首页 » 欧洲 » 欧洲焦点观察 » 《寒冬》,令谁胆颤?

《寒冬》,令谁胆颤?

发表日期:2018年5月26日

全能神教会 天主教 基督徒 家庭教会
阿拉拉特天主教修道院。建于1890年,现为当地天主教学院的一部分。
Photo credit: denisbin on Visual hunt / CC BY-ND

《寒冬》一经问世便受到不少媒体的关注,北至法国南至澳大利亚,一些人权学术博客和网站对《寒冬》表示支持并进行了报道。除此之外,我们也很清楚肯定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一天,谷歌提示《寒冬》的编辑,某「外国政府」一直尝试攻击他的私人邮箱。不仅如此,就在我们向订阅者发出第一则新闻简讯时,迈克菲(McAfee) 和其他一些反垃圾邮件软件不断发出警报,提示我们一些「独立用户」举报我们发送垃圾邮件。这些小伎俩不足挂齿,幕后黑手显而易见。我曾与俄罗斯的黑客交手过,他们的手段比较专业。相比之下,我不得不说,这次的对手只能算是业余水平。

更有意思的是意大利《新闻报》(La Stampa)宗教副刊 《梵蒂冈内部通讯社》(Vatican Insider)刊发了一篇詹尼·瓦伦特(Gianni Valente)的文章。我想先申明一下:我认为《梵蒂冈内部通讯社》在报道全球天主教新闻方面是数一数二的。在《寒冬》刚发行时,《梵蒂冈内部通讯社》也表示支持并报道了此事,但​​瓦伦特的这篇文章却与之唱起了反调。

瓦伦特是名跨领域记者,在这个行业里德高望重,除此之外,他和现任教皇私交甚好。不过,作为一名新兴宗教研究专家,我认为他对中国的新兴宗教不算太了解。 2013年,维托·德普雷蒂(Vito Del Prete)神父在梵蒂冈信仰通讯社(Fides)发表了一篇文章,瓦伦特将这篇短文誉为是对中国最大的新兴基督教宗教团体——全能神教会的「深入研究」。德普雷蒂的文章没有参考任何学术文献,而是直接从中西方的新闻报道中提取总结信息,甚至还盲目地参考了一篇由中共学者执笔的文章。事实上,他的这篇文章所提及的内容严重有悖事实。文章里称全能神教会是1989年在黑龙江省建立的,而事实上是1991年在河南省建立。他认为全能神教会认定为基督的这位女性姓邓,而事实并非如此,只有中国政府的反邪教宣传与他的说法一致。他还认定全能神教会的成员大部分是无知的农民(学者们采访过不少全能神教会的成员,已证实这个说法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而且「许多」信徒是从天主教改宗过来的(事实上,大部分是从基督教家庭教会改宗的)。文章还认为赵维山是该教会的唯一「创建者」,这个观点正好暴露了中国宣传中存在的对女性的歧视,政府不承认这个发展迅猛的庞大宗教组织是由一位女性建立的。但实际上,被认定为全能神的这位女性才是全能神教会的「创始人」。

更糟糕的是,德普雷蒂还听信了政府的反面宣传:如果哪个成员想退出「这个邪教」,就会被全能神教会的其他成员杀害。这是中国政府为迫害全能神教会而散布的最严重的假新闻之一。 2017年,中国反邪教协会曾两次邀请我到中国参加反对全能神教会的会议。负责打击全能神教会的警方高官出席了会议,一些官媒也对这两次会议进行了报道。当我向警方索要这些所谓的教会对想要或已经退出教会人员实施的包括杀人罪在内的暴力行为的证据时,他们说,没有确凿证据,只是「听说」。

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瓦伦特今年写的这篇文章还是在重复他2013年那篇文章的观点,而且也提到德普雷蒂,似乎在过去的五年里,学者并没有提供足够的关于全能神教会的文献来攻破这些根本就不成立的观点。

不过,瓦伦特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不是要诽谤全能神教会,但他能如此中伤全能神教会也不足为奇。其实,他真正想抨击的是那些由中国当地的匿名爆料者不断提供的报道,这些报道都是关于警方和中共对河南省天主教信徒的骚扰。虽然瓦伦特没有将矛头明指《寒冬》,但我们是为数不多的几家揭露中共迫害河南省天主教的报刊之一(还有对华援助协会、亚洲新闻)。这些新闻是匿名报道的,目击者勇敢地将事件经过告诉我们,我们公布的照片也都是他们拍摄的。之所以采用匿名报道是因为他们的真实身分一旦被政府锁定就会面临监禁甚至有更恶劣的后果。

瓦伦特指出,这些报道有可能是真实的,不过河南省的特殊情况也不容忽视,他认为当地有许多家庭教会以及全能神教会企图颠覆共产党政权。瓦伦特还认为,这些教会是由美国情报局(CIA)直接赞助甚至建立的,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是美国新保守派。促进中国民主化是值得支持的,如果事实真如瓦伦特所说,我们应该赞赏美国情报局的这一举动。虽然美国基督教福音派(American Evangelicals)(它显然跟美国情报局没有丝毫关系)支持一部分中国福音派教会,这是事实,也很正常,但说是美国的机构赞助全能神教会,这纯属是无稽之谈。中国大型的家庭教会其实都是中国人创立的。

瓦伦特此举是将「洛克菲勒理论」( Rockefeller theory)运用在中国。在20世纪,这个理论在拉美地区盛行,但后来备受质疑。一些拉美国家的天主教会在政治上是自由的,有一部分自由派神学家甚至公开承认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许多天主教徒对此表示坚决反对,转而加入发展迅速的五旬节派。自由派神学家却称五旬节派之所以能够蓬勃发展是因为接受了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以及其他美帝国主义的掩护组织的赞助。这一理论一直被研究拉美五旬节派的学者嘲笑。终于在20世纪末,就连自由神学阵营都承认当年的分析有误,承认拉美地区一些成功的五旬节派别是在本土建立的,它们并没有美国机构的赞助,而且其中一些派别还是反对美国的。

如今,瓦伦特让「洛克菲勒理论」死灰复燃,把它搬到了中国身上,而且还结合了诡异的阴谋论。瓦伦特是位聪明的记者,他能作出此事绝非偶然。前段时间,研究中国的著名天主教专家贝尔纳多·切尔韦莱拉(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接受了《寒冬》的采访,采访内容可能让瓦伦特感到不满。当时切尔韦莱拉神父曾提到过,天主教有一个派别一直主张尽快和中共达成协议,这个派别提前散播了一些关于即将签署协议的假新闻,一方面是为了对中共施压,另一方面是想消除来自共产党内部的阻力。中共特别在乎其国际形象,其试图收买学者支持它迫害家庭教会和「邪教」,但这一计划以失败告终。现在,瓦伦特告诉北京方面,一旦签订了协议,公共关系问题可能就会迎刃而解。梵蒂冈方面的记者可能已经做好准备要为迫害行为诡辩,谎称遭受迫害的组织其实是美帝国主义的机构。这明显有悖于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的决议以及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的观点:宗教自由是不可分割的,无论是自身还是他人的宗教自由受到威胁时,天主教徒都应站起来维护。几年前,教皇为巴黎主持过一场弥撒,这是比较有意义的。但是,北京抓捕、折磨、屠杀了上百万基督徒,这是无法饶恕的。

我曾说过,我不赞同强硬的保守派利用和中国签订协议来攻击教皇方济各。他们忘记了,最早是前任教皇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开始提出谈判的。我不认为天主教堂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任何谈判都是错误的或有悖道德的。圣座(Holy See)是一个政治及宗教实体,善于洽谈,不论对象是谁,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洽谈的内容。同北京洽谈那就如同与魔鬼就餐。你可以和它同桌就餐,但你需要一把很长的勺子。 〔1〕中共反对其他宗教的宣传就好比一碗毒汤,如果天主教把勺子伸到这碗毒汤里,这无异于将自己置身于无比艰难的困境之中。

脚注:
〔1〕出自西方谚语「同魔鬼一块吃饭就得有一把长汤匙」 (He who sups with the devil should have a long spoon.),比喻跟恶人打交道得有一手。 ——译者注

新闻来源:寒冬/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相关新闻

One Reply to “《寒冬》,令谁胆颤?”

  1. 完全赞成这篇文章,因为说的全是事实。请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人到中国大陆暗访全能神教会,我不说暗访了,你们可以看看中国大局政府颁发的定罪的【邪教名单】中共凭什么来证明哪个是邪教,哪个是正教,请问西方的所谓的学者和专家,知道中国共产党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他们有资格来定罪宗教信仰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