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疫苗威胁生命 北京严控舆论

假疫苗威胁生命 北京严控舆论

假疫苗威胁生命 北京严控舆论
Pearson0612 / CC BY-SA 4.0

“吓得要死”通常是一种夸张说法。但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这种说法对数以亿计的中国公众来说却是可怕的事实陈述。

他们这几天连忙翻查自己的孩子的疫苗接种记录,以便弄清楚自己的是否接种了疫苗生产造假的厂家生产的疫苗。然而,中国共产党当局对有关消息的控制和封锁使他们无法得到确切的信息。

中共宣传部门对涉及千百万人生命安危的疫苗造假问题的报道严加控制,禁止独立调查报道,并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管控和封杀网络信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闭账号的措施,使中国公众的不安和恐慌进一步加深,走投无路的绝望感弥漫。

中国国内外的许多观察家多年来反复指出,自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当局每次面对涉及公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危机都有一个始终一贯的应对方式,这就是,封锁消息,编造消息,再配合动用国家暴力惩罚传播当局不喜欢的消息的人,最终度过危机,转危为安;然后,再一次危机,再一次如法炮制,继续稳坐钓鱼台。

眼下来自中国的各种迹象令许多普通的中国人和中国国内外观察家认为,这一次疫苗危机也不会成为例外,中共当局不会因为这一次危机而变得开始珍惜中国普通百姓的生命。

这一次危机的导火索是,7月11日,中国疫苗生产巨头企业长春市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一名员工实名举报该公司疫苗生产存在造假。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随后在7月15日对长生生物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狂犬病生产疫苗存在记录造假。

这样的消息本来就已经使成千万上亿的中国人胆战心惊,但接下来的一系列发展使众多的中国人进入了吓得要死的状态。那些令人忧心如焚的发展包括:

——时至今日,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造假究竟是怎样的造假依然是中国的国家机密,中国公众不得与闻;中共当局控制的媒体不报道,中共当局也不准许中国公民个人、公民组织、或专业团体进行独立的调查;

——去年11月,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接到报告,得知长生生物生产的一批百白破疫苗效不符合标准规定,接种后可能会影响接种儿童的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的免疫效果;那批疫苗25万支全部销往山东省;

——在问题疫苗销往山东的丑闻有限曝光之后,中国一个主谈育儿经验的社交媒体微信公众号《口袋育儿》旋即发表文章试图就公众介绍有关的知识,但文章迅速被中国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责令立即删除;《口袋育儿》就此发表声明称,“口袋育儿坚持科学育儿,一贯保持专业性和严谨性。我们爱惜自己的羽毛,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建立品牌的声誉。故特此声明:不是我们文章有问题,是有关部门不让说了。”

——中国中央政府和山东当局在过去9个月里对山东公众和全国公众保密,中国公众至今不知道长生生物生产的那批百白破问题疫苗究竟怎样不符合标准;中国官方的澎湃新闻7月22日报道说,“山东省食药监局另一相关处室主要负责人表示,…涉事疫苗由企业召回,山东省食药监局负责监督召回。据她了解,2017年已开始这一召回工作。涉事疫苗还剩多少,召回了多少,这些疫苗分发到了山东省哪些县市,各接种点的接种的人群的数量等,该局并不清楚。”

——中国一位笔名为“兽爷”的媒体人7月21日发表题为“疫苗之王”调查报道,展示了问题企业长生生物几位控股股东的不同寻常的能力,其中包括如何通过低价收购国有资产和生产厂家,迅速占领了中国利润率高达80%的疫苗生产市场的半壁江山;其大股东原本都是月薪几千的普通人,其中的高俊芳当初以4000万元资金入股,但公开资料显示她当时的月薪只有6000元,没有人知道她从里筹措的资金;这批能力惊人的股东操控的疫苗生产企业在过去的10年里屡屡出现丑闻,包括疫苗造成儿童死亡的丑闻,但其企业屡屡可以化险为夷,发展壮大。

——中国当局虽然看似多年来对造成儿童死亡的问题企业心慈手软,屡屡予以放行,使之可以继续顺利生产问题产品,使它们可以相当安全地威胁中国当局所称的“祖国的花朵”的生命,但中国当局会对胆敢违抗当局旨意报道有关消息的记者、编辑和报社予以迅速的严厉惩罚,对公众寻求信息的行为毫不留情,迅速采取果断措施;7月22日有微信用户报告说:“邻居微信群讨论了一下疫苗,群就被 ‘限制使用’了,发消息别人看不到,还有个邻居转发了‘疫苗之王’,被限制登录了。”

——就在中国公众甚至中国官方媒体都在质疑中国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失职之际,中国网民有发现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是十分残忍的笑话,这就是,在2008年造成中国官方所说的几十名儿童死亡、近30万受害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发生后被免职的官员、当时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在中共新党魁习近平上台之后的2014年6月获得提升,被任命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安全总监”,2015年7月升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

许多观察家不约而同的指出,中共当局喜欢提拔任用轻贱中国公民权利乃至公民生命的官员,因为中共当局相信,官员敢于大胆轻贱公民权利和生命意味着对中共政权绝对信任、绝对忠诚;习近平当局将提拔孙咸泽显示了这个思路,习近平当局放纵和保护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以防火安全为理由在隆冬季节的黑夜里把成千上万的移民工和妻子幼儿驱赶到大街上也是同一种思路。

提起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许多中国公众还记得,当初中国媒体早就发现了毒奶粉导致儿童患病和死亡的不详信息,但当时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当局严令禁止中国媒体进行任何报道,以避免败坏即将到来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喜庆气氛。只是在北京奥运会过后,中共当局才准许中国的媒体有控制地曝光毒奶粉丑闻。

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毒害中国儿童的丑闻暴发之前,三聚氰胺已经造成国际丑闻——美国有关当局报告说,来自中国的宠物食品掺有三聚氰胺,导致美国几千只宠物猫狗死亡。中国当局对美国当局的说法提出愤怒的抗议和严厉的谴责,声言美国当局是污蔑中国,污蔑中国产品。

在三聚氰胺进入中国国产奶粉导致大批中国孩子死亡或导致会大大缩短受害者寿命的终生残疾之后,中国政府以及为中国政府辩护的人才彻底停止谴责美国对中国的污蔑。与此同时,中国当局也采取有力的措施,积极抓捕那些坚持通过法律途径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人。

在2008年毒奶粉事件导致大丑闻之前,中国已经发生多次危害儿童健康的问题奶粉丑闻,其中最著名的包括所谓的“大头娃娃”的丑闻——奶粉掺假营养成分严重不足,导致食用问题奶粉的婴儿身体发育不良,显得头颅格外大。那些丑闻的一个共同特色是有关企业和个人在政府的保护下安然过关,后来的丑闻规模逐步升级。

2008年毒奶粉事件规模到底有多大?造成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受害?现在依然是中国的国家机密。

中国官方媒体普遍报道说,三聚氰胺毒奶粉导致将近30个儿童死亡,将近30万儿童受害。但是,中国当时的总理温家宝提供的数字则是3000万人受害,是中国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受害数字的100倍。截至目前,中国当局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100倍的差距,也没有说明究竟是温家宝总理提供的数字还是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数字更为接近真实。

温家宝当时说的话是,“一个(掺有有毒的三聚氰胺)三鹿奶粉(事件),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网民们大概不知道。我们普查了受到奶粉影响的儿童达到3000万,国家花了20亿”。

许多中国民众对温家宝的这番话表示强烈不满。有网民说,“20亿,折合给3000万儿童每人66块6毛6,(按照2008年的价格)相当于肯德鸡的一个全家桶,广州的一盘白斩鸡——伤害了一个孩子一辈子的健康和生存权,用66块6毛6就打发了,就这还心疼得直嘬牙花子:‘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温家宝在中国有一个外号“影帝”。批评者说他喜欢逢场作戏,喜欢播洒鳄鱼的眼泪。

在最新的疫苗丑闻发生后,批评者发现,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情况可能更不妙,因为没有了对他们动辄假装同情的影帝,他们连一盘白斩鸡一样的可怜的赔偿也不会得到。

眼下绝望的中国公众相互安慰的话是:尽量找外国疫苗来打吧;假如找不到,就听天由命吧,能活到今天已经是奇迹了。

在另外一方面,对于中国公众图谋寻求外国疫苗来避险和自救的举动,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有力的防范措施。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眼下正在大力宣传:“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我国已经建立覆盖疫苗全生命周期的监管体系。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日前报道说,年过六旬、在中国开私家诊所的美籍华人医生郭桥“因决定采购、销售和接种”中国断档3年的疫苗给急需接种的儿童接种,被以贩卖假药的罪名判刑7年,罚款200万元,尽管郭桥声言他购买和接种的疫苗是绝对正牌产品,是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需要,尽管新生儿舍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合法途径获得接种,尽管他接种的婴儿无一有不良反应,尽管许多婴儿家长感谢他。

此外,中共当局为应对眼下的疫苗丑闻和危机而采取的措施还包括,大力删除中国网民贴出的因2008年毒奶粉事件被免职的孙咸泽获得提升、荣任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安全总监”的消息和评论。

新闻来源:VOA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