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推运动式“舆论监督” 传媒沦为当权者打手

官方推运动式“舆论监督” 传媒沦为当权者打手

来源:© Eric Drooker (www.drooker.com)

中国各地掀起一场由官方主导的舆论监督风暴,如果发现官员有问题或面对舆论不作为,要坚决换人。凡习近平的讲话,地方官员要迅速跟进;不过,国内行家发现,监督不过针对县处级、不能逾越意识形态和维稳的红线,“奉旨监督”的背后,稍多点自由的媒体,难逃当权者打压。(黄小山/程文 报道)

因高层权力表态称要进行舆论监督,中国各地近日正掀起一场舆论监督运动,试图以官方可控的舆论监督,对基层官员进行整肃。

据媒体人透露,此次各地的舆论监督运动、最初始于上月23日的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刘称山东省级新闻媒体要加大舆论监督力度,对贯彻落实党中央部署、省委要求不积极、不到位,对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不闻不问、不担当不作为甚至违法乱纪的,坚决予以曝光。

而当地媒体圈传出的说法是,如果发现地方官员问题,或面对舆论不作为,则坚决换人。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山东日报、山东电视台两大体系,在当地一把手的讲话后,迅速成立了专门的舆论监督版面或栏目,对当地基层的官方机构和官员的言行进行“监督”。

此外,在山东方面开始动作之后,海南省长沈晓明也成了继山东方面迅疾表态的地方大员,称要以舆论监督促进中央和省政府各项决策落地。

此外,浙江、北京、四川等地官媒在本月初也纷纷表态,强调舆论监督的作用,并要求地方政府对舆论监督给予相应的重视。

据要求匿名的资深媒体人称,此次各地开始的舆论监督运动,始于习近平近期的讲话。而地方官员迅速跟进,只是表示恭顺的意思,并不意味著媒体有真正独立监督的许可权。

他认为,迄今为止,监督不过县处级、意识形态和维稳的红线,不但没有任何松动,相反依然在继续加强。此外,宗教、高校、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以及重大疫情资讯,都依然是媒体不可批评的红线。

来自山东的媒体人陆先生也证实,尽管“舆论监督运动”从山东率先开始,其中,疫苗事件被指系导火索。但目前的红线并无任何松动,并且当地媒体人在报导前也会先对选题进行自我审查。

陆先生说:说是山东地区带的头,就是当时疫苗事件的时候,山东是说了一个这么样的话。说要鼓励当地的媒体来进行监督嘛。我怀疑是有这么一个背景在里面,以山东的媒体情况来说,各报纸啊电视啊都开了监督的版面,栏目。但是这个你看基本的红线还在嘛,媒体之前收到的各种禁令也很多了嘛,有些东西自觉的也就不会去碰了。你说完全自由那是不可能的,政府要求媒体加大监督,媒体监督还要听政府的,这本来就是个笑话嘛。

山东卫视一位正在受命进行“监督报导”的记者刘小姐称,目前他们的监督,主要针对基层办事窗口,并且也开了很多热线接受举报,并且官方以严厉的方式处置可能被媒体报导的底层的官员。但仅此而已,敏感一点的事情,他们都会请示。并且目前山东当地媒体也没有报导过基层机构之外的权力部门。

刘小姐说:现在主要是为了窗口那方面的,你比方说有需要户口要迁移的啥的,以前可能挺费劲啊啥的,还有一些窗口服务行业做的不好啦,现在都在监督治理。昨天的时候我们这也播了一个火车站那边整治的不好的,比方那个堵车啊,还有黑车的现象啊,你看那政府部门工作态度不好,现在都可以举报,现在开了很多的这个热线举报,如果不作为的话,那就直接就换人。

刘小姐还透露,舆论监督运动开始20多天以来,他们开始关注的最大官员,是一个县的副县级官员。但目前也仅仅是在了解的状态,是否会公开报导,还属未知。

就在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官媒开始鼓吹“舆论监督”之际,中国官方再度开始对网路言论的整肃。

近日,多个媒体人关注群和资讯交流群频繁遭封杀。而涉及到政治敏感话题的被指具有自由派倾向的群,更是处于被严厉管控的状态。

自由派人士瞿明学认为,官方高调要求“加强舆论监督”的说法,本身就不可信。而从他自己网路言论遭限制的情况看,言论空间没有变宽松的可能。

瞿明学说:他们是说一套做一套你能相信吗,老百姓是不会相信的。敏感肯定是遮罩嘛,以前我的名字百度的时候,我所有的文章都能看到,现在要加甘肃两个字,而且好多的文章都被删除了,我们的群分分秒秒就可以被封杀。

本台记者实际验证也显示,一旦涉及批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等人的资讯,在中国的网路上依然不能发布。即便是在官方报导下跟帖,也会因敏感词而被封。而微博和微信涉敏感词的内容,也同样无法发布。

资深媒体高管陈先生在回应本台记者采访时指出,近来的所谓“舆论监督运动”和言论自由没有任何关系,而只是官方利用被完全掌控的媒体,参照纪委模式、对其体制内的人士进行家奴式的管理。

陈先生说:他这个所谓的舆论监督跟我们理解的不是一个概念,舆监的自由更没有关系,这在中国实际上是没有非官方媒体,全都是他们的,就是党报监督自己的党员干部,顶多就是这种概念。就是向外部做出一种他们有监督这么一种架势。这跟他们纪检监督是一种概念。

陈先生还强调,现在官方主导下的“舆论监督”,不但和西方的新闻自由概念不相同,甚至也根本无法达到10年前市场化媒体所一度拥有的言论空间。

陈先生说:因为十年以前他认为还有很多市场化的媒体和没有纳入党监控下的媒体。他借用的也是这个名字,但实质上和真正的舆论界的新闻自由,以及西方意义上权力制衡都不相干的,所以对这个东西我觉得不能高看。

本台记者致电中宣部和网信办,但两机构都没有接听电话。而上海网信办举报中心则以他们无法回答政策性问题为由,也拒绝就此置评。

自2013年以来,中国官方连续发起多次针对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人的整肃运动,并导致上百名媒体人和网友被关押。另一方面,习近平上台后高调而严厉的反腐,亦无法遏制腐败的蔓延。而体制内的怠工现象亦加剧。为扭转局面,中共高层近期重提舆论监督,试图以官媒舆论参与对基层官员的管束。

新闻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s://www.rfa.org。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