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煽颠寻滋” 民间团体义工遭刑拘

被控“煽颠寻滋” 民间团体义工遭刑拘

被控“煽颠寻滋” 民间团体义工遭刑拘
帮助中国良心犯和维权人士家属的“全国旅游群”管理员郭庆军。(public domain)

中国政治犯家属援助团体“全国旅游微信群”遭取缔事件余波未了。近日,该团体又有两名义工被当局刑事拘留,其中深圳公务员钟晓霖还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据了解,钟晓霖早在今年4月已被捕,其后转为指定监视居住,直到最近传出他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另一名被刑拘的义工孙文科来自重庆,罪名是“寻衅滋事”。

知情人士张先生相信,2人是由于响应群组号召,为良心犯家属提供经济援助而卷入漩涡。

张先生:通过群聊反映一些实际情况,提供金钱以慰问这些良心犯(的家属)。互助是中国人的传统,使得当局很紧张。我们也感到奇怪。当局怕无法控制,干脆就一刀切。

至于援助良心犯家属何以构成“煽颠罪”,张先生认为不必深究。

张先生:我们对口袋罪已习以为常了,现在是“口袋罪”可以任意扩大,任意向横向纵向发展,都是有可能的。

连同早前被羁押的郭庆军,目前“全国旅游群”有最少3名义工被刑拘。

在深圳定居的维权网民黄美娟认为,“全国旅游群”解散前后有多人被抓,大多数人都已获释。这3人被关押至今涉及多种因素,包括是否愿意承认犯错。

黄美娟:悔过书上要写上我攻击了政府,攻击了党,攻击了领袖。我说,我以后不攻击了。被控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就是国保录口供的取证过程中,你懂不懂让他的证据什么不完善。

黄美娟表示,“全国旅游群”受到当局严厉打击与其运作模式有关。

黄美娟:这个“旅游群”最关键的地方是它的组织架构很好,有一个完善的监督制和审核制,资金的监督也很完善,不会出现贪污的现象。给谁送多少,大家都有明确的目标。

关注事件的武汉公民李勇相信,遭受连串打击后,这个据称有几千名公民参与的群组,要卷土重来并不容易。

李勇:核心的活跃人士被打压的话,这个群组可能会被失散掉。当局对于这个状况肯定还是比较警惕的。人员的流失造成的损失肯定很大的,现在基本上是各自为政。

本台记者周二尝试致电深圳市公安局,希望了解钟晓霖最新情况,但电话未能接通。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洪伟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