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 会议发言(二)

“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 会议发言(二)

编者按:2017年8月16日,“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联合会”(都希仑代表)在Korea Press Center (首尔新闻中心)举办了“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由都希仑代表、树人边明燮律师、蒙古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员金正民、脱北作家金正爱,前中国律师王琳达(全能神教会难民负责人)发表主题演讲。此次研讨会针对中共对宗教信仰的镇压迫害、以及保护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方案作了讨论。以下是实际在研讨会上的发言,讲述了她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方抓捕,并遭到中共酷刑摧残的真实经历——

实际在“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上发言(图片来源:全能神教会提供)

 

感谢神!感谢主办方给我这次发言的机会。
此刻,我的心情很激动,也很沉重。刚才视频里的那些弟兄姊妹已经被中共迫害死了,他们没有机会来到这里讲述自己受迫害的遭遇。所以我今天在这里,不仅是为了讲述我自己受迫害的经历,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政府迫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事实真相。

我从小跟随父母信耶稣,16岁成为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遭受中共的迫害,被迫隐姓埋名、东躲西藏地聚会、传道,有好几次警察来抓捕,我都惊险逃脱。1999年,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我读了很多全能神的话,确定全能神的话都是真理,全能神就是我一直盼望的主耶稣回来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开始传扬全能神的国度福音。然而,我经历了中共政府更加残酷的迫害。

2009年4月4日晚上八点左右,我和姊妹聚完会,正走在路上,几名便衣警察突然从背后扑上来强行将我们抓捕,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告诉我们任何理由。在审讯室,警察把我铐在铁椅子上,逼我交代教会所有的信息和奉献款的下落,我拒绝交代,一个警察就拿着铁棍猛敲铁椅,冲我大吼“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公安局就是中国的暴力机构!你不老实交代,老子有的是办法整你!”他们轮番打我的耳光,还把书卷成筒使劲打我的头,我的脸被打肿了,头也胀得生疼。我质问他们:“宪法上明明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只是信神,什么坏事都没做,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你们还讲不讲法?”但他们却说:“信仰自由那是给外国人看的,在中国共产党就是法,就是天,共产党坐江山,你就得信共产党,信神就是犯法!”我看跟他们是讲不通理的,就不再说话。他们又给我上了一种“荡秋千”的酷刑,用两副手铐把我的双手吊在铁窗上,又拿一根军用包裹带捆住我的双腿,绑在铁椅子上,两个警察就往前拖铁椅,把我抻成斜一字型,手铐卡在手腕上,一会儿我的手就变成乌黑色,疼得我死死地咬住嘴唇,我不想叫出声,不想向他们屈服,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事。警察又踩住我的小腿,左右摇晃我的身体,我实在忍不住叫出了声,警察就在一边哈哈大笑。吊了二十分钟,我的胳膊已经麻木了,这时警察突然把铁椅踹回来,我的身体就顺势吊在了窗下,只能脚尖撑地。这时血一下子回流,胳膊特别胀,心脏也胀得生疼。警察又继续追问我,拿一瓶矿泉水打我的肋骨。十几分钟后警察又把我抻成一字型吊起来。手铐在手腕划上划下,卡在肉里,那个疼痛真的没法形容。他们就这样把我吊起来,又放下。我就这样被足足吊了十二个小时,铐齿扎破手背流出血,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头也胀得像要裂开,嘴里干得想咽口唾沫都不行。警察还威胁我:“你不说,打死你我们就地挖坑埋了,你一个外地人,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当时我就感觉意识在一点点模糊,我可能要死了,很害怕也很软弱,我只能祷告神,祷告中想起了神的话:“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应该为真理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为了得着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我们是接替前人未走完的路程的人,我们是神拣选的走末了一段路程的人……”这时我的眼前浮现出历代圣徒的经历(但以理、三圣者、彼得、雅各)……神的话给了我安慰和信心,想着自己因为信神被中共折磨死,能像历代圣徒一样为神殉道,这也是荣耀的事啊。我就不再那么害怕了,身体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警察才将我放下,当时我的双腿和双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连自理的能力都没有,而在整个审讯过程中,我没有见过一个女警,就连上厕所都是几个男警架着我去,他们还围在旁边侮辱我……我当时真想从楼上跳下去一死了之,只是我的双腿不能挪动……

后来,我体力透支倒在审讯室里。几个警察却说我是在装病,就狠劲地踢我,直到我的身子开始僵硬,全身冰冷,左腿、左胸不停地往一块抽,两个男警抻都抻不直,他们才停止对我的殴打,把我铐在铁椅上。两天后,警察见我瘫在铁椅已经奄奄一息了,才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看到我的身体不停地抽搐,胳膊肿得很粗,双手肿得像包子,里面全是黄脓,针扎到血管上就鼓起一个包往外流血,就对警察说:“这手绝对不能再带手铐了,她的情况很危险,得赶紧转送市医院。”但警察说:“死不了就行!”就又把我带回了审讯室。我被酷刑折磨了五天六夜,没吃没喝。最后,警察编造了一份审讯记录让我签字认罪,我拒绝,他们就拽着我的手按了手印,把我送到看守所。

看守所的人看见我的状况危险,害怕我死在那里,拒绝收押我。国保支队长去跟所长交涉了近一个小时,承诺我死在那里与看守所无关,这才把我收押。即使我这样了,警察还驻扎在看守所,连续审问我三天,每天审讯大约十八个小时左右。

在看守所,我几乎每天躺在炕板上,生活不能自理,吃饭都同监房的人喂我,半年后,我的双手才慢慢可以活动,至今左手还时常麻木、发抖。

我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十五个月里,警察禁止我与家人联系,也不允许我请律师。最后,在没有没有律师辩护的情况下,法院强行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给我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出狱后我才得知,我被抓后,警察曾两次到我家大肆搜查,迫使我年迈的父母离家逃亡了两年。警察还在我的家乡造谣诬陷我是诈骗犯、政治犯,而且还派人监视我们家。2013年1月初,中共开始抓捕那些曾经被抓、释放后还坚持信神的人,重并判重刑,之后就有不少弟兄姊妹遭到了抓捕。我不得不再次离家逃亡。临行的那天晚上,我的父亲、母亲抱着我痛哭,父亲说:“孩子,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只要你好好活着就行……”从那儿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的父母。

我们信神只是聚会、读神的话、传福音,却遭到中共政府疯狂地镇压、迫害,我只是中国无数受迫害基督徒中的一员,现在在中国,还有很多基督徒正在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我希望我们的遭遇能得到更多的人关注,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基督徒能够像民主国家的人一样自由地信神。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蔚然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