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 会议发言(三)

“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 会议发言(三)

编者按:2017年8月16日,“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联合会”(都希仑代表)在Korea Press Center (首尔新闻中心)举办了“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由都希仑代表、树人边明燮律师、蒙古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员金正民、脱北作家金正爱,前中国律师王琳达(全能神教会难民负责人)发表主题演讲。此次研讨会针对中共对宗教信仰的镇压迫害、以及保护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方案作了讨论。以下是传颂在研讨会上的发言,讲述了2005年6月1日,在传福音回家的途中,她被中共警方非法抓捕,并遭到惨绝人寰的酷刑摧残……——

传颂在“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上发言(图片来源:全能神教会提供)

大家好!我叫传颂,我是来自中国的基督徒。今天能站在这里讲述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我心里很激动。

在中国信神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面临被抓捕的危险,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政权的迫害,看到我身边有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捕,我很害怕,也很恐惧,但是中共的抓捕还是临到了我。

那是2005年6月1日,我在传福音回家的路上被三个中共警察抓捕。第二天,他们把我押送到珲春市公安局,开始刑讯逼供。一个50多岁的警察问我教会带领是谁,我不说,他就用鞭子抽打我。另一个警察看我喊叫,就用胳膊肘使劲撞我的胸口,当时我感觉快要窒息了。警察一边打一边说:“你信神政府就抓你,像你们这样的人打死也是白死!”我被打得生活都没法自理,连上厕所都是犯人架着去。

我被拘留期间,他们又提审我,让我在电脑上指认弟兄姊妹的照片,我说都不认识,警察就用脚踢我的腰,把我踢倒在地。

两个年轻的警察给我铐上马牙手铐,让我两手平举蹲马步。然后用烟头烫我的手腕,在我的左、右手腕上都烫出了一个圆圈儿,一边烫还一边笑着说:“好玩啊,像烤肉似的吱吱响……”他们看我还是不说,就用皮鞋的后跟狠劲地跺我的脚趾,导致我的左脚二脚趾和三脚趾被跺骨折。看到他们以折磨人为乐,我很气愤,也感到很寒心,心想:难道你就没有母亲吗?怎么对信神的人这么残忍!

两个警察打累了,就躺到床上喝饮料。一个警察又问我带领是谁,我说不知道。另一个警察说:“不说,我还有绝招,伤骨头不伤皮,把你整残废了别人也看不出来!”警察就用膝盖猛撞我左侧的股骨头和大腿外侧骨头,我疼得大叫起来,我的左腿立刻就肿起来了,股骨头塌陷,当时我的左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能站立也不能走路了。

警察看我一直不交代,就说:“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治你,给你打一针你就什么都说了。”我一听这话心里很害怕,如果给我打针,我的大脑失控,就会说出教会的情况,就会连累其他弟兄姊妹,我就想咬断舌头,只要舌头断了说不出话了,打针也就不起作用了。我就使劲咬舌头,血一下子喷到嘴里,我的舌头开始肿大变厚,厚到顶住了上颚,嘴张不开了。警察看我说不出话了才没给我打针。

想起刑警队长说要审我六天,我心里就痛苦,两天的酷刑,我已经被折磨成了一个残废,绝望中我想到了自杀。到了晚上,两个看守我的刑警都睡着了,我就想打开前面的窗户跳下去,可是我试了几次,根本站不起来,别说走路,我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想死都死不了,这让我感到更加痛苦无助。这时,我心里想起了全能神的话:“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再艰难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应走到底……”,是全能神的话加给了我信心,我才有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

到了第三天,刑警队长看我不交代就恶狠狠地说:“告诉你,我们刑警队打死人不犯法!”说完,他在我坐的方凳后面绑了一根木头,准备把我的双手反吊在木头上。他在我身后提着我的胳膊使劲往上举的时候,就听到“嘎巴”一声,我左胳膊的肘关节被硬生生地掰断了,疼得我不停地喊叫。然后他用一个黑色塑料袋套住我的头,顿时我感到呼吸困难,感觉快要憋死了,心里不禁感到悲伤,我就不住地向神祷告,(我想到神话说:“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我又想起了为神的工作殉道的历代圣徒,心里很得安慰)……这时,我感到有一个硬物不停地猛打我的头……没过一会儿,我就感觉热乎乎的东西从头上流下来,我的脸上、嘴里全是血,我的身体支撑不住了,不自觉地往一边倾倒,我就失去了知觉,听不到声音了。刑警队长把我拖到床边时,我才苏醒过来,看到我躺在血泊中,头发、身上都是血,地上也流了一大片……

刑警队长丧气地说:“我当警察18年,当刑警队长8年,我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在我手里没有一个敢说‘不’字的,今天竟败在你的手下!”听到中共警察的话,我的心里在流泪,是喜悦的泪,但我的眼睛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神啊,你得胜了,他不是败在我的手里,他是败在神的脚下;我流了那么多的血还没有死去,我真实地看到神的全能和主宰;当我经历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时,我的心是软弱的,甚至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是神加给我力量,才使我能承受住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

后来我被判了一年劳教,在珲春市看守所呆了80多天。因我的病情严重监外执行9个月。9个月以后,因我要继续我的信仰,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我又开始了四处逃亡的生活。

12年来,我在中国没有找到可以陈述我受迫害事实的地方,今天能在民主自由的韩国讲述自己的经历,我很感谢主办方给我这次机会。谢谢!

责任编辑:蔚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