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人揭中共渗透著作发表受阻引公愤

澳人揭中共渗透著作发表受阻引公愤

澳洲著名学者、查尔斯史都华大学教授哈密尔顿(Clive Hamilton)的著作:《无声的入侵:中共如何将澳洲变成木偶国》(“Silent Invasion: 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原定将于2018年4月出版,总部在悉尼的出版社艾伦&昂恩(Allen & Unwin)11月2日突然对哈密尔顿表示,由于法律方面的考虑,该出版社准备推迟此书的出版。此消息一传出在澳洲引发轩然大波,批判者认为这是中共对言论自由的打压,是对澳洲基本价值观的毁坏, 也凸显了在经济上日益依赖中共的澳洲媒体界对中共淫威的恐惧。

据纽约时报报道, 哈密尔顿先生的这部著作《无声的入侵:中共如何将澳洲变成木偶国》讲诉的是中共在澳大利亚发起的、用“软实力”影响媒体导向和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共批评声音的渗透行为, 其中一个章节介绍了中共为了改变澳洲的高级记者对中共的看法而带他们去中国“访问”,这些高级记者返澳后就变得热衷于向澳洲社会展示中国大陆的“积极的一面”。 在另外一个章节中讲诉了澳洲科学家与中共军校研究人员之间的联系,并指出这种关系令澳洲学术界的很多学术成果“不知不觉中”就落到了中共军方的手中。 虽然这本书尚未出版,就被视为是对中共对澳洲政界和媒体界高层渗透行为的爆炸性曝光。

虽然哈密尔顿先生早就向艾伦&昂恩出版社提交了著作手稿, 而且艾伦&昂恩出版社原定于2018年4月份出版此书,但是该出版社于11月2日对哈密尔顿先生表示将推迟此书的出版, 这是继欧洲知名的学术出版社由于畏惧中共而从中共境内的网络上撤回“对中共不利”的论文以来此类事件的最新发展,也被澳洲学术界视为是中共对澳洲言论自由的威胁。

哈密尔顿先生在20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的著作详细地介绍了中共对澳洲的渗透, 表明其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他说:“我想我揭露的一些事情对于我们的情报机构而言都是令人震惊的。 ”哈密尔顿先生曾经于2009年获得澳洲勋章, 这是澳洲人的最高荣誉之一。

他还表示艾伦&昂恩出版社做出暂停出版此书的决定是出于对中共淫威的恐惧, 也显示了中共在澳洲本土限制澳洲人获取的信息的“能力”, 这正是他在书中提到的中共的渗透作用。

他说:“这可能是西方主要的出版商在自己本国为了中共而自我审查的第一例, 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是对澳洲基本价值观的毁坏, 令很多人非常愤怒。 ”

他还出示了出版社的首席行政官戈尔曼(Robert Gorman)于11月8日给他发的一份电邮。 电邮中写道:“于2018年4月发表这本书太快了, 我们将无法为应对中共对这本书和我们公司构成的潜在威胁做充分的准备…… 我们的律师指出了中共代理人对澳洲主流媒体机构进行的法律打击。”

哈密尔顿先生表示,艾伦&昂恩出版社指的中共对澳洲媒体的打击行为可能是目前被中共人员诉上法庭的两家澳洲媒体公司,其中包括澳洲广播公司(ABC)和费尔法克斯媒体的案子。

在澳洲广播公司的案子中, 中共在澳洲的御用商人周泽荣以澳洲广播公司的一个新闻报道有损于其个人和职业声誉为由起诉了澳洲广播公司,因为周泽荣一直在澳洲的政界进行大量投资,而澳洲广播公司在其电台的一个非常受人欢迎的时事节目中表示, 澳洲安全情报机构曾警告澳洲各政党, 在接受包括周泽荣在内的中共人员的捐赠时要当心,因为这些人与中共有关系。澳洲广播公司的这个报道在澳洲引发了激烈的辩论,也令澳洲人意识到中共渗透对澳洲的民主政策体系的影响。

报道表示,最近发生了多起海外出版社迫于中共淫威而不得不自我审查,下架文章的事例。 例如今年8月份剑桥大学出版社从其中国境内的网站上的“中国季刊”中下架了300多篇涉及到类似于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题材的文章; 上个月,全球最大的科学刊物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公司由于屈从于中共的要求, 在其中国大陆的网站上下架了数百篇与类似于台湾、西藏和中国政治等被“敏感话题”有关的文章,这些出版社的行为都遭到国际社会的批评。然而艾伦&昂恩公司更近了一步,其影响的是中国境外的读者阅读由澳洲作者撰写的书籍。

墨尔本拉筹伯大学( La Trobe University)的亚洲研究和政治教授James Leibold表示,艾伦&昂恩出版社要求推迟由如此知名的作家、哈密尔顿写的著作的决定本身就凸显了中共对出版商以及其他媒体公司施压的严重程度。澳洲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麦德卡尔夫(Rory Medcalf)认为艾伦&昂恩出版社做出的、停止此书出版的决定就证明了中共的审查制度对澳大利亚的不正当影响。

麦德卡尔夫说:“澳洲在这个问题上是领头羊,如果异议的声音在澳洲可以被中共噤声,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噤声这种声音。 ”

哈密尔顿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已经要求艾伦&昂恩出版社归还版权, 并拒绝再让艾伦&昂恩出版这本书,他表示他在为这本书寻找新的出版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