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藏族僧人获释但狱中受虐身残

四川藏族僧人获释但狱中受虐身残

据自由亚洲报道:四川甘孜州炉霍县炉霍寺经师次旺南杰曾因政治罪名获刑六年,近期刑满出狱返家,但因在狱中受虐严重,双腿致残,无法自行站立行走。

四川省甘孜州炉霍县经师格西(佛学博士)次旺南杰和同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等共5名僧人曾被中国当局指控涉嫌参与和带头“2012年1月23号‘中国农历新年初一’示威活动” 、“向境外泄露消息”等罪名被判处五至七年有期徒刑。

根据本台最新获得的消息,获刑六年的炉霍寺经师次旺南杰上月24号刑满出狱返家,但是因在狱中服刑期间受到酷刑折磨,双腿致残,无法自行站立行走,只能靠助行器和他人帮扶。

由于受到中国当局的威胁,当地藏人目前不敢透露关于经师次旺南杰的任何消息,而居住境外的炉霍籍僧俗藏人为避免经师次旺南杰及其家人和亲友受牵连获罪,也不敢透露相关消息。

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研究员、媒体发言人赤松多吉星期三就此接受本台采访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藏人政治犯和前政治犯的非法迫害。

“中国政府对狱中政治犯实施的酷刑虐待,与‘国际人权准则’背道而驰。许多遭捕时健健康康的政治犯被释放出来以后,已经是身患各种疾病,有的长期卧床不起,有的没过多久就去世。像格西次旺南杰就因为他是从印度返回家乡,在当地发生示威活动时,就成为当局首要打压的对象,现在他的健康状况实在令人担忧。因此,我们中心呼吁中国当局尊重藏人的基本人权,停止对政治犯与前政治犯非法及惨无人道的迫害,履行其作为‘联合国人权公约’签署国应尽的责任。”

藏人行政中央驻欧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三也向本台表示,中国当局对人采取的肉体与精神上折磨和摧残,是为了达到其不择手段的目的。

“最近被释放回家的炉霍县格西次旺南杰这样的情况在中共的统治下层出不穷。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共产党在监狱里实施虐待,其实比满清时期的统治者还要恶劣。共产党所采取的措施是,不仅在肉体,也在精神上进行摧毁。中国现在所谓的共产党,虽然处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时代,这个政权一直维持到现在,但是他们所采取对人的这种肉体与精神上的折磨和摧残,完全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就是达到他们不择手段的目的,这种做法从文革时期开始做得更为恶劣,比如像现在藏区里,被释放出来的这些政治犯,他们曾经是什么状态、现在是什么状态,从精神面貌就可以看出来。”

本台早前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四川省甘孜州炉霍县数百名藏人在2012年1月23号“中国农历新年初一”展开示威活动,抗议中国当局的高压政策,遭到军警的开枪镇压和任意拘捕。数天后,炉霍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格西次旺南杰、扎拉和赤列在成都的一家网吧被当局带走,自此失踪长达十个月,后以带头示威等罪名被判五至七年徒刑。当地数十名藏人也因参与这起示威活动被判刑,其中12人被监禁在雅安监狱,并获刑十至十三年不等有期徒刑。而炉霍寺另两名僧人和当地三名藏人也受到同样的控罪,于2013年1月26号被当局判处重刑,其中僧人扎西达杰和僧人南杰顿珠被判十四年徒刑,两人是于2012年3月被捕;另外村民赤列及两名不知名的村民被判十至十一年徒刑。他们均在狱中遭受多种体罚殴打、强制劳役等折磨。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曾指出,2012年1月23号在炉霍县发生的示威活动遭到军警开枪镇压后,造成6名示威者被射杀,43人严重受伤。自这起示威事件发生后,截至2012年11月份,当地共有36名藏人被判一年零八个月徒刑至终身监禁,另有数人被捕后完全失踪。

据消息人士介绍,格西次旺南杰,现年48岁,曾于1987年流亡印度,在南部西藏哲蚌寺洛色林经学院学习佛法和英语,1994年进入达兰萨拉辩经学院深造,2011年返回甘孜州炉霍县后,一直担任炉霍寺经师。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