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曾景牧主教:疑遭暗杀

纪念曾景牧主教:疑遭暗杀

江西余江地下主教曾景牧蹊跷死亡 疑遭中共下药致死(图)
曾景牧主教 (网络图片)

2016年地下天主教会一位颇受景仰的主教去世,其死亡的真正原因现遭到质疑。

曾景牧(多瑪斯)是地下天主教会的一名主教。与所谓的爱国天主教会不同,地下天主教会忠于梵蒂冈教廷,拒绝接受政府的控制。曾景牧主教于2016年4月2日逝世,在整个天主教被荣尊为圣主教,堪称典范。然而,现在人们对其是否属于正常死亡表示怀疑。

曾景牧出生于1920年,1949年在梵蒂冈被任命为神父,1990年晋牧,2012年荣休,成为荣休神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曾景牧因不肯加入由中共统战部控制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导致多次被捕入狱,被拘押长达三十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曾三次被人在饭里下毒,后被迫劳动改造。最后一次被抓获释后,他回到家乡居住,期间一直受到中共严密监控。2016年4月4日,媒体纷纷报导曾景牧于4月2日晚离世,并称其是因摔倒伤及后脑而死亡。然而,近日《寒冬》得到消息称,曾景牧的死亡十分蹊跷,怀疑背后另有隐情。

2016年3月26日凌晨3时许,曾主教上完厕所返回卧室,途中不小心被门槛绊倒,轻微地摔到后脑勺。上午8点左右,曾主教被严密监控他的政府人员和自己的侄子送往江西省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以下事件的目击证人指出三方面蹊跷之处。

蹊跷一:曾主教住院一周身体已恢复正常,4月1日却突然被安排到重症病房

消息人士称,3月31日,曾主教住院近一星期后,经检查身体各方面都恢复正常了。当天他还在照料他的亲属,在信徒面前唱赞美主的歌。4月1日,在亲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曾主教被强制送到重症病房,并且由公安、国保大队、宗教局的人把守在重症房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出,禁止探望。

当时一照料曾主教的亲属在病房没见到他,要求见他遭到拒绝。经强烈抗议后,中共政府人员不得已才让该亲属进入重症病房。据称,当时曾主教的嘴里插着五六根管子,已经不会说话。该亲属见状,挨到曾主教的耳边问他:“你是想回家还是留在医院?你想回家,就用手抓一下,要是不想回家,你就不要动。”曾主教用手抓了几下,示意该亲属带他回家。该亲属见曾主教意识尚清醒,明确示意自己要回家,就跟在场的政府人员表示要带曾主教回家。但是在场的政府人员不答应,说曾主教死了之后要火葬,并威吓要把照料曾主教的这个亲属抓去坐牢。该亲属没有妥协,坚持把曾主教送回了家。

蹊跷二:曾主教回家后,口鼻流了一天一夜血水

曾主教从医院回家后,口鼻一直流血水,这事当时很多信徒都知道。4月2日晚上10点30分左右,曾主教去世。

据消息人士称,4月1日下午,曾主教所住医院的一名医生把一位称作专家的医生带到重症病房里,给曾主教打了一针,很快曾主教的身体状态急转直下,与打针前判若两人。在场的一个小修士惊讶地说:“公公刚才都好好的,就打这一针完了。”有人就凶巴巴地威胁小修士:“你嘴巴别乱说话,别乱说出去!”另据一名知情人透露:药水是由一名上海和一名北京的专家配的,这名医生是奉上级命令行事,曾主教的病情突然恶化很可能与注射的药水有关系。

蹊跷三:中共多方拦阻信徒和神职人员参加葬礼并施以恐吓

曾主教去世后,本教区的信徒们闻讯准备去送葬。但有的在去探望的路上遭到政府人员拦截,有的乡所有信徒均被大队书记致电恐吓不准去送葬。曾主教葬礼前后几天,公安局、派出所出动了大批特警堵住航埠镇各个路口,除航埠本镇的车子可出入外,禁止其他车辆进村。其他教区的一些神职人员也受到当局警告,不能到江西出席曾主教的葬礼。

由于当地道路被封锁,当时有很多人用手机拍照。中共警察看见后就抢夺手机将其砸坏,并强行收缴保管了部分进村人员的手机。曾主教的安葬地也被政府官员围住,他们将建墓地的水泥、磁板砖等材料用车全部拉走。之后,他们还在曾主教的坟墓旁装上摄像头。

中共政府多年来一直在镇压、迫害地下天主教会及其神职人员。曾主教曾说“中梵建交没有希望”,“没有妥协的余地”。他也曾引用中共1958年出版的一本小册子中的话,其中说道,“梵蒂冈是中国人民的死敌”。

江西余江地下主教曾景牧蹊跷死亡 疑遭中共下药致死(图)
曾景牧主教的墓地 (唐哲/寒冬 摄于2018年6月底)
江西余江地下主教曾景牧蹊跷死亡 疑遭中共下药致死(图)
曾景牧主教墓地旁的摄像头 (唐哲/寒冬 摄于2018年6月底)

来源:寒冬/唐哲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