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小区普及监控更严数据直传公安 基督徒进出难如住监狱

智慧小区普及监控更严数据直传公安 基督徒进出难如住监狱

智慧小区在全国快速普及,国家通过大数据、面部识别和侵入性监视以监控居民的一举一动,致使他们的隐私及自由被剥夺。

“智能安防小区”是中共正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的项目,不仅是社区门禁系统的升级,它还是一套与大数据管控相结合的数字化立体监控计划,达到对居民人、车、房信息的立体管理,还可对人员、社会关系、行为倾向等进行多种分析,形成情报资讯,与物管、公安、网格员形成立体管理模式。

“智能门禁系统实时采集人脸图像、居民进出节点等数据;小区进出口、主干道重点布建人脸识别、车辆抓拍、Wi-Fi探侦,掌握小区人车出行轨迹和各类移动数据。 ”这是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王茹珺对江西九江市陶洼小区安全升级的介绍。

浙江省嘉善县一智能安防小区引入车辆和人脸识别技术的集成系统
浙江省嘉善县一智能安防小区引入车辆和人脸识别技术的集成系统(网络图片)

据大陆网站报道,作为智能安防小区的试点,陶洼小区于2018年5月在当地率先“升级”。陶洼小区已通过各种高科技设施采集实有房屋信息7.6万余条,居民进出信息200多万条,这些信息数据会被传送至公安部门的大数据平台。

巧合的是,就在当月早些时候,4名居住在该小区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先后被捕,10万元人民币(约14,000美元)被抄走。由于严密监控,他们获释后至今未能参加聚会。

截至今年8月,仅九江市在建的智能安防小区(包括旧小区改造和新小区建设)已达143个。与雪亮工程等监控工程一样,官方大力推广“智慧小区”的理由是“维护社会安全”。

其实,早在2013年,民政部、公安部等部门就联合出台了《关于推进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积极构建“智慧社区”,并在全国各地大量出现。

上海长宁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监控画面
上海长宁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监控画面(网络图片)

2017年5月到2018年8月,浙江省温州市一年多内就打造了109个智慧安防小区,浙江湖州市已建成453个智慧小区。2019年,武汉市计划打造400个智慧平安小区。各种监控项目也不断推陈出新,比如智能门锁、出租屋内安装摄像头等。

贵州省铜仁市小区监控室的大屏幕上,滚动着监控摄像头传来的实时画面,当疑似政府“黑名单”上的人出现时,屏幕上会立即弹出警示标记通知安保人员。

对此,有的住户觉得更安全,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他们感觉像是住在一个巨型监狱

贵州铜仁市一智能平安小区监控室
贵州铜仁市一智能平安小区监控室,小区设有60多个监控摄像头(网络图片)

杭州市西湖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住户个人信息及小区整体数据信息
杭州市西湖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住户个人信息及小区整体数据信息(网络图片)

“门外有摄像头、门里也有摄像头,你进出多少次、出行习惯、与什么人接触,政府都知道。”一位智慧小区的居民告诉《寒冬》,他认为如此严密的监视侵犯了自己的隐私。

对基督徒来说,多数家庭教会都选择将聚会点设在出租屋或基督徒家中,面对层层高科技监控,聚会等信仰活动变得更困难,也更危险。

“自从小区全面覆盖监控后,教会的人就不方便来找我了。”一位曾经被抓捕过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说。

杭州市西湖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人脸识别门禁系统
杭州市西湖区一智能安防小区的人脸识别门禁系统(网络图片)

另一位年轻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讲述了她有关智慧小区的经历。

为躲避中共的抓捕,她不得不借住在教友家。这是一个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小区,前不久才安装了“智慧门禁人脸识别系统”。

由于曾因传福音被捕,这位基督徒不得不乔装打扮,与家主一起进出小区,以此躲避面部识别。

躲避抓捕期间,她几乎不出门。但不久她就遇到了麻烦——牙疼。

“小区不仅有人脸识别的门禁,家门口还有红外线摄像头,24小时监控住户出入情况。”这位基督徒说,“我一步也不敢出门,只能靠姊妹买回来的止痛药维持。”

后来,她牙疼得越来越厉害,止痛药已经不起作用了,她只好冒险出外就医。没想到仅一次单独出门,面部识别系统就检测到了她,并通知安保人员。很快,便衣警察先后数次上门盘问家主,并四处观察。

“智慧小区”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个无形监狱,她只好尽快逃离了那里。

来源:寒冬/王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