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冰柜藏尸案系列报道之三:看中共的纳粹式宣传机构

深圳冰柜藏尸案系列报道之三:看中共的纳粹式宣传机构

中共制造假新闻镇压异议人士、宗教信徒,中共文宣机构堪比纳粹宣传机构,已成杀人机器。

深圳冰柜藏尸案死者(网络图片)

中共宣传机器全速开动

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某娱乐场所内发生一起事件,一位言语表示支持香港争取民主游行的大陆人被踹倒在地殴打。

施暴者声称:“新闻、网上都说对港独分子绝不手软,我看警察就是这样打港独分子的,还不用负法律责任。”

一个能够操控13亿人的宣传机器无疑是可怕的,它可以将一切镇压合理化,可以把民众变成政府的推手与其施行镇压的工具。这也是中共不断地制造假新闻镇压异议人士、团体和宗教团体的原因。

假新闻是杀人工具

正如《寒冬》在本系列报道之一和之二中提到,中共官媒10月广泛报道一则针对全能神教会的假新闻,将5个月前的一起一家四人诡异死亡、深圳冰柜藏尸案栽赃于全能神教会。与中共以往制造的一些假新闻一样,这则假新闻很快被《寒冬》揭穿。

虽然这样的弥天大谎在海外没有什么市场,但是中国大陆的民众依然处于信息封闭的状态。《寒冬》采访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他们讲述了假新闻是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的。

“因为这些荒唐的假新闻,家人开始极力反对我信神。聚会越来越危险,因为邻居、保安,甚至家人都会举报我们,谁要是协助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政府还给予奖励。”一位大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说,“中共制造的这些抹黑宗教团体的假新闻通常都特别血腥、暴力、荒唐,标题足够吓人,但没有人关心这些新闻是不是真的。”

在中共宣传机构的描述中,香港争取民主的示威者是“暴徒”,是对现实充满愤怒的“废青”,是背叛祖国的忘恩负义的“分裂分子”;不被政府许可的宗教团体则常常被指与血腥、诡异的刑事案件有关;维吾尔人被视作随时会毁了人们美好生活的“恐怖分子”……因着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抓捕他们、监禁他们、惩罚他们,甚至处死他们都被塑造成了光荣的事,于是有了悬赏举报,有了转化营,有了酷刑,有了理所当然的暴力镇压。

与德国纳粹比肩,令人担忧

德国纳粹时期,受控于时任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1897-1945年)的政府喉舌把对犹太人的镇压宣传成正义事业。有评论人士把中共的文宣机构与纳粹时期的宣传部对比,并指出,前者的手段几乎毫不亚于后者。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粮食亩产万斤的谣言充斥全国,直接导致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三千万中国人;镇压六四学生运动、藏民、法轮功的行动中,中共如法炮制,利用宣传工具制造、散布假新闻,导致成千上万名莘莘学子倒在血泊中,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几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或判处重刑;针对全能神教会制造的一系列假新闻,试图为已导致上百名该教会信徒于监禁期间死亡或被酷刑致死的迫害找借口。仅2018年,该教会就有1万多名信徒被捕。显然,中共文宣机构已经成了一部杀人机器。

中国学校教科书中的反“邪教”内容

纳粹恐怖统治时期,戈培尔领导的宣传部将反犹情绪融入到各种形式的宣传之中。宣传纳粹政策的宣传单​​和海报被策略性地张贴在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尤其是广场、地铁站、公交站、学校等人流量大的地区,强行侵入人们的视线范围;反犹儿童读物、强制收听广播、臭名昭著的反犹主义电影等无处不在的宣传手段为屠杀犹太人奠定了基础。纳粹的宣传计划包括:系统性地散布谎言,控制镇压一切批评言论,搞对纳粹魁首的个人崇拜,对德国人民强行灌输,异常残酷的整肃手段。

中共的文宣机构似乎从纳粹那里学到了精髓。

在小小的浙江省仙居县,随处可见反“邪教”宣传,多在菜市场、车站、学校门口等人流量多的地区(图源:寒冬)
在小小的浙江省仙居县,随处可见反“邪教”宣传,多在菜市场、车站、学校门口等人流量多的地区(图源:寒冬)
在小小的浙江省仙居县,随处可见反“邪教”宣传,多在菜市场、车站、学校门口等人流量多的地区(图源:寒冬)

反宣无处不在

走在中国的大街上,随处可见抵制全能神教会与其他被列为“邪教”遭到镇压的团体的宣传栏、宣传标语,画着各种血腥、恐怖的图画和惊悚的标题。反全能神教会的内容还被印刷在手提袋、扇子上广泛散发。商户推广自己产品和服务的LED应政府强制要求全天滚动播出反全能神教会的内容,甚至出现了反邪教路、反邪教公园、反邪教话剧。

当然,中共并不是什么维护信仰纯洁的虔诚信徒。事实上,被中共定为“邪教”镇压的,往往是不受其管控的,迅速发展、信众数量庞大的宗教团体,这些团体的存在令中共感到威胁与不安。

中共甚至设置了反邪教公园,图为仙居县的反邪教公园(图源:寒冬)
公园内还设有反邪教长廊(图源:寒冬)

“中共很可能利用此案为进一步镇压所有宗教信仰铺路。”对于深圳冰柜藏尸案,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家庭教会讲道人告诉《寒冬》,“这次官媒报道不只针对全能神教会,还很默契地突出了钱序德混乱的信仰状况,是‘自从他离开了三自教会’开始的,强调他加入‘私设点’走错了路。事实上,政府很多次在会议、宣传中称‘家庭教会不受中共管控,容易被渗透、侵入’,并以此为由大量取缔家庭教会。”

他建议,受迫害的各个宗教团体不应独善其身。他说,在此案中是全能神教会被栽赃,品德高尚的基督徒应该放下教义的分歧,揭穿针对所有受迫害宗教团体的假新闻。

来源: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