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教会正面临寒冬

在中国,教会正面临寒冬

2017年11月26日上午,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火车站,何林波(音)因被指控为一被禁宗教组织的一名带领而被捕。随后他被押送到火车站警岗并遭到搜身和殴打。

当天中午,何林波被关押到石河子市看守所。在监狱里,狱头(由监狱指定负责监督其他犯人的囚犯)命令他拖地、打扫厕所。狱头逼他脱光衣服在厕所里蹲马步,并让他两手抱头,然后从他头上一盆一盆地浇冷水。当时正值严冬,何被冻得瑟瑟发抖并出现严重的头痛。狱头不停地泼他冷水,还让他大声说水一点也不凉,直到何就范才罢休。

11月27日,何被押送到五家渠市光明路派出所接受审讯。审讯期间,警察把他铐在老虎凳上,连续几天不让他睡觉,并安排了四人看着他。国保大队队长将一根电线折成手指粗细,和包括刑警队队长在内的三人轮流鞭打何的后背、胸部和腿部。后来他又用一根细一点的铜线抽打何。被铐在老虎凳上的何无法躲闪,遭到残忍地殴打。过后,这四人又抽打他的双手并脱掉他的鞋抽他的脚面和脚底。何痛得失声惨叫,手脚都被打肿。

由于何没有交代任何信息,国保大队队长将他转交给四名稍微年轻的警察。警察把他从老虎凳上拉下来,给他灌芥末油,还让他半蹲20分钟,然后停10分钟后继续蹲20分钟,这样一共做了三次,何累得满脸是汗,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过后,警察又把他铐在老虎凳上。

第二天,警察将何押送至五家渠市农六师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次脱衣搜身检查时,他看到自己的后背伤痕累累,双腿瘀青,两脚肿得穿不上鞋。 12月11日,何林波又被转到五家渠市的一家宾馆接受秘密审讯,这种审讯在中国屡见不鲜。在宾馆期间,警察将他铐在老虎凳上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他一睡着,警察就会开窗冻他,用冷水浸过的毛巾猛搓他的头、脸和脖子。当时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棉T恤和一条裤子,冻得他浑身发抖。

12月18日凌晨,趁看守警察熟睡之际,何成功逃离宾馆。截至目前撰稿时,何仍逃亡在外。

2018年11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将会对中国进行一次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简称UPR),在此之前有许多附有宣誓书的文件递交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作为评估参考。何林波的遭遇是此类文件中的其中一个案例。 “普遍定期审议”是联合国每五年对各成员国的人权状况进行的评估。一些非政府组织借中国2018年普遍定期审议这个机会将中国严峻的人权状况以文件形式递交给联合国。众所周知,要想证明极权政权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是非常困难的。极权政权统治者当然不可能向受害者提供证明证实他们的确遭受酷刑。但在为“普遍定期审议”做准备期间,越来越多的宣誓书以及其他文件在累增,被禁宗派成员遭受酷刑和法外杀害的证据库正在逐渐成形。

何林波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信徒,该教会在中国被列为“邪教”。 《新兴宗教研究中心期刊》(The Journal of CESNUR)近期刊发了被中共列为邪教的宗派名单,其中包括呼喊派、全能神教会、全范围教会等基督教家庭教会。中国官方文件将“邪教”一词译为“evil cults”,然而这个译法是错误的。中国政府之所以采用这种译法是为了赢取西方反对cults人士对中国镇压这些派别的支持。“邪教” 指的是异端,这个说法从明朝时期就开始使用,统治者将那些对社会秩序及政府构成威胁的团体列为“邪教”。“邪教”名单往往是基于政治和教派教义的原因而拟定的。中国现在的统治者,即中国共产党,也沿袭了这个传统。

政府对“邪教” 的迫害异常残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0条把仅仅参加“邪教”的活动就定为犯罪,可判处监禁三到七年的处罚“或更严重的处罚”。尽管中国法律禁用酷刑,但是下级警察经常对“邪教” 成员实施酷刑,而上级警察也采取纵容的态度。大多数扣在包括全能神教会在内的“邪教”组织头上的罪名是中国制造的假新闻,不幸地是,这些假新闻被卖给一些信誉卓越的西方媒体,这些媒体并没有仔细确认中国政府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便随帮唱柳。

然而在中国,一些在“邪教” 名单以外的团体也是政府宗教迫害的对象。正如社会学家杨凤岗在2006年时提到,在中国,“邪教”属于宗教里的“黑市”,与“红市”不同,“红市”是指政府批准的五个宗教组织,即佛教、道教、受政府领导的穆斯林组织、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以及天主教爱国会。 “红市”组织的首领皆由中共指定。

在“红市”和“邪教”所属的“黑市” 之间还有一个庞大的中间地带,杨凤岗称其为“灰市”。“灰市”包括忠于罗马的天主教地下教会以及许多新教家庭教会。它们没有被政府定为 不属于“邪教”。不过,它们被排除在合法的“红市”之外,也被贴上了非法的标签,并且随时会受到迫害。确实如此,从2018年2月1日开始生效的新宗教法开始实施以后,这些教会的处境日益艰难。

因着中国情报人员极其善于传播假新闻,和被中共定为“邪教”的宗教团体的处境一样,这些“非中国化”的教会和宗派(这个标签不是指他们的带领不是中国人,而是他们的带领不是由中共指定任命的)常常遭受失实的报道。

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们一些学者和宗教自由活动人士创办了《寒冬》杂志,旨在客观地报道中国宗教自由的冬天。我们将每月发布社论以及文章,并且每周更新两次新闻,揭秘中国并还原假新闻。虽然我们认为《寒冬》不能改变中国的现状并为此遗憾,但或许它能有助于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宗教状况的认知。这也关乎到中国信徒逃到海外在其他国家递交的宗教难民申请。如果我们报道的这些中国新闻能对他们现在在海外的处境有所帮助,那我们的努力也算没有白付。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

新闻来源:寒冬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