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街头流落妇女 非政府组织呼吁正视无家可归问题

关注街头流落妇女 非政府组织呼吁正视无家可归问题

游行活动参与者在卡亚俄广场(Callao)集合(图片:ADHRRF)

【本站讯】10月24日,第27届“无家可归者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此次活动特别关注流落街头的妇女。

随着气温逐渐下降,欧洲即将迎来寒冷的冬季,但仍有不少无家可归者流落街头。据一份调查资料显示,西班牙大约有40000人无家可归,仅马德里就有3000人,至少700至800人露宿街头,其中约15-16%是女性。

10月24日,正值“无家可归者日”之际,马德里明爱(Cáritas Madrid)等几家非政府组织在哈辛托·贝纳文特广场(Jacinto Benavente Square)的圣巴勃罗书店(San Pablo Bookstore)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敦促整个社会“关注无家可归的人”,正视这个现实社会最血腥真实的一面。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活动尤其关注流浪街头的妇女。三位无家可归的妇女讲述了她们的经历。

印玛(Inma)是西班牙人。出生于一个总是需要政府提供社会服务的家庭。当她的父母去世后,她无依无靠,并因此患上了抑郁症。因无力支付房租,一天,她回家时,发现家中已住进其他人。从那时起,她无家可归,一直在街头流浪,有时寄宿。现在她住在市政厅提供的一个寄宿公寓里,但这只是暂时的。她渴望拥有固定的居所。

19年前从摩洛哥抵达西班牙的米娜(Mina)说:“我唯一想要的就是能有一份工作。我在大街上待过,也曾受到侮辱并且没有人愿意雇用我。我一生都在努力并且我很想争取。仅仅是为了能有一个工作的机会。”

一名流落街头的妇女在新闻发布会讲述自己的经历(图片:ADHRRF)

安娜·卢西亚(Ana Lucia)是由于危地马拉(Guatemala)境內发生了广泛的暴力事件,被迫离开她的国家。与其他流落街头的妇女不同,安娜有工作经验,她一直在等待一个工作机会。她说:“我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了多年,许多人不了解,其实移民(我们)只想工作并为社会做贡献。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成为政府的负担的。”

大约一年前,安娜到达西班牙,在等待获得难民身份期间,她只能住在明爱组织提供的临时庇护公寓里,以照顾老人为生,但是她的收入非常有限。她无奈地说:“当我们有工作时也不够支付住房。为了租一个房间,需要缴纳2到3个月的租金。但是收入在500到600欧元之间的人,您将如何为一个房间支付500欧元?”

“每天约有18,000人使用住宿和赡养服务,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10%,其中包括妇女。”明爱组织(Cáritas Española)的代表说。面对这一现象,协会联盟和边际者援助中心(FACIAM)主席罗莎莉娅·波特拉(Rosalía Portela)表示担忧,“尽管大多数无家可归的人不是妇女,但这是一个日益增长的现实。不要忘了他们是在街头环境中受害最多,最容易遭受任何形式暴力的人。实际上,一半以上的无家可归妇女都遭受了这种痛苦。”

游行活动参与者举牌要求政府关注无家可归者1(图片:ADHRRF)
游行活动参与者举牌要求政府关注无家可归者2(图片:ADHRRF)

尽管该活动已连续举办27年,取得了不可否认的成就,但就像“无家可归者”宣言中所说:“(对无家可归者的关注)就像夏日里的一场暴雨,雨停后就会被人遗忘,人们再次回归习以为常的日子。”

为了真正解决无家可归者的生存现状。西班牙明爱组织,无家可归运动的代表恩里克·多米格斯(Enrique Domínguez)强烈反对“将人们拒之门外的社会经济模式”。特别是正遭受这一弊病伤害的40,000人,无论是流落街头,还是在庇护所,或者收容所,他们很难忘记失去家园的痛苦和在贫民窟的艰难生活。他特别提到,三个行政部门(市政,地区和中央政府)应该提供切实可行的方案,首先是推动一项社会租赁计划,以使更多人受益,因为“西班牙是整个欧洲社会覆盖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发布会后,许多在场的人与无家可归者一起参加游行活动,从卡亚俄广场(Callao)到太阳门广场。

当天,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也加入其中,他们呼吁政府与社会关注无家可归者的尊严和权力,希望更多的人来关心、帮助无家可归者,他们也表示会通过做义工来实际地帮助无家可归的人。

据了解,活动当天约30个城市共同开展了游行活动,成千上万的人同时走上西班牙的街道和广场,呼吁人们关注无家可归者,并要求政府实施捍卫无家可归者权利的社会政策。

本次活动由协会联盟和边际者援助中心(FACIAM)主办,马德里明爱(Cáritas Madrid),西班牙天主教移民委员会协会(ACCEM),全能神教会,保护宗教与信仰自由协会等多个组织机构支持参与,并得到马德里市议会和马德里社区的资助支持。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与活动参与者合影(图片:ADHR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