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疑似动用激光武器对付访民

公安疑似动用激光武器对付访民

公安疑似动用激光武器对付访民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在法庭外接受安检时受伤,后被送往福州第一医院救治。(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上周在福州市中级法院旁听林炳兴等访民“寻衅滋事罪”一案庭审,接受法庭安检时,受到三米外不明物体袭击,顿感头部、胸部、脊柱及全身剧痛,颈部不能侧转。她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范燕琼稍后在网上查到,攻击她的可能是“远程电击防爆器”或“激光枪”。

公安疑似动用激光武器对付访民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在法庭外接受安检时受伤,后被送往福州第一医院救治。(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维权人士范燕琼在福州市中级法院遭激光武器暗算,现在正住在福州的医院救治。范燕琼在病床上以微弱的声音录制了一段两分钟长的视频中称,7月30日下午,她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旁听林炳兴等访民“寻衅滋事罪”一案的二审庭审,在安检时受阻,访民在跟负责安检的法警理论之际,范燕琼用手机拍视频,其间她隐约感觉到距离她三米之处,有人向她投射不明物体,瞬间,她倒在旁边的坐椅上,头部、胸部剧痛难忍,伴有呕吐症状,颈部不能转侧,脊柱及全身剧痛。
她说:“7月30日下午4点40左右,我在安检室内遭遇不明武器的袭击。突然倒在旁边的沙发上。这个不明武器是什么呢,我们在网上查了一下,它就叫“远程电击防爆器”,这种武器能在五米内将人击倒,击中要害,三秒内致人死亡”。
范燕琼的女儿林静怡本周二(7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前一天,她母亲刚做了开颅手术,手术顺利,但有十天危险期。医院又指范燕琼患血管瘤:“叫什么血管瘤,但是那一天发生这个事情时监控也看不到,法院那边也没有提供。我母亲当时说,感觉有五个人拿着什么东西对她照了一下,就非常难受。她现在不能讲话”。
林静怡说,当时在场的有一名孩子,当晚回家也出现头痛头晕等症状。记者无法确认范燕琼所受到的袭击究竟是什么因素所致。但所谓的激光枪确实存在,并已装备中国反恐武装部队。
自由亚洲电台7月6日曾报道,四川成都的一家公司制造出警用激光步枪,射程800米,并可连续发射激光1000 次。该枪射出的激光据称可远程烧毁横幅,如果被攻击者身着易燃布料,可能全身都会被点燃。生产该款激光步枪的是成都恒安警用装备制造公司。开发者披露,激光步枪主要用于特殊情况,例如用激光引燃抗议活动中的“非法横幅”,或者灼伤抗议者的头发或衣服。由于其激光的发射过程肉眼看不到,也不产生任何声音。被攻击者很难察觉攻击来自何处,看似意外受伤。
多年来,范燕琼致力于关注社会底层民众。2009年,范燕琼在网上发表《闽清“严晓玲”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的文章,引发了轰动海内外的“福建三网民案”。事件中,范燕琼、游精佑和吴华英因为帮助当地上访人士林秀英(严晓玲的母亲)书写“状子”并录下视频发布在网络,而后被捕入狱及判刑。案中的范燕琼被判刑两年。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责编:瑞哲)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