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家属剃发明志:“我们可以无发,你们不能无法!”

709案家属剃发明志:“我们可以无发,你们不能无法!”

12月17日,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削发抗议并到最高法院控告天津二中院对王全璋案严重超出办理期限问题,以及709律师李和平、谢燕益和709公民翟岩民早前“被酷刑”问题。
12月17日,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削发抗议并到最高法院控告天津二中院对王全璋案严重超出办理期限问题,以及709律师李和平、谢燕益和709公民翟岩民早前“被酷刑”问题。 (2018年12月17日吴亦桐提供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

作为“709律师抓捕案”中唯一一位仍未受审的律师,自王全璋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起诉以来,这个案件已有二十个月没有任何进展。包括他妻子李文足在内的四名“709案”家属周一集体剃发,抗议主审法官非法办案。

李文足、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和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周一上午公开剃光了长发,以表达她们对王全璋案主审法官人为设置障碍的不满。图片显示,有不少北京当地媒体目睹了这场剃发抗议行动。

下午两点,四位剃了光头的“709案”当事人家属来到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室递交《督促函》,要求最高法履行监督职责,纠正王全璋案被天津二中院“严重超出规定办案期限”的行为。她们还在接待室门外对两位天津主审法官喊话,引发众多市民围观。

“我们可以无发,你们不能无法!”

原珊珊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说,李文足第一个剃发。刚开始,她一脸轻松但没有说话。很快,她的眼圈开始泛红,然后说:“王全璋案子已经(过去)3年多了。。。”话还没完,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李文足周一接受本台粤语部记者采访时表示,王全璋案的各级司法部门和主审法官全然无视法律规定,自编自导办案流程。

“他的主审法官林崑和周虹一直在赤裸裸地违法,导致王全璋案严重超出了规定办理期限。虽然有官方批准的律师会见了他,但是没有会见的详细消息,(两位法官)已经打算照着他们的剧本演下去了。”

王峭岭则表示,她们以剃发的方式诠释了爱和勇气。

“如果今天你是王全璋,你看到你的妻子为你坚持3年半的呼吁,当你看到她那么爱美的一个人打破了东方人的传统观念,进入了一个无发的状态,你会觉得她是美还是丑呢?法律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中国又提倡依法治国,所以我们就有一个‘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的行动。”

案发前,现年42岁的王全璋常年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他也是最早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中国律师之一。他在2015年7月10日失踪,并在去年2月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起诉,但此案迄今仍未开庭。

现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说,他一方面受到了剃发行动的鼓舞,另一方面还是对她们的遭遇深感同情。

“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抗议行动和策划,但我还是替她们感到难过。她们为了她们的丈夫连自己的一头秀发都剃掉了,但是能不能有什么效果现在也完全不知道。”

王全璋的处境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上周一世界人权日当天,全球十余家律师组织向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递送了联名公开信,要求当局立即释放王全璋、停止骚扰妻子李文足和她们年幼的儿子、确保所有的人权律师今后不受类似威胁和报复。

“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对本台记者表示,王全璋案三年半来没有一点儿眉目。李文足想诉诸法律为丈夫讨公道,但发现困难重重,于是她们只好通过剃发的方式对政府说“不”。

今年7月,王全璋被秘密羁押三年后首次见到了代理律师刘卫国。李文足当时表示,律师透露王全璋在狱中被迫服用“高血压药”,而且在会见中表现得非常惶恐。

据悉,刘卫国近期已再次会见过王全璋,但他拒绝向家属透露具体情况,只表示将会通知家属开庭时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