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关注“长沙富能案”和黄雪琴被拘案

美国政府关注“长沙富能案”和黄雪琴被拘案

中国民间公益机构“长沙富能”的联合创办人杨占青(杨占青推特截图)

10月28日,受美国白宫官员邀请,中国民间公益机构“长沙富能”的联合创办人杨占青等人走访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以及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会见了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部主任苏珊·奥沙利文(Susan William O’Sullivan)、国会议员史泰佛斯(Jonathan Stivers)等人。他们主要讨论了 “长沙富能”员工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以及女权人士、独立记者黄雪琴的被刑拘案。本台记者薛小山于周二采访了杨占青。

  • 长沙公益组织3成员颠覆罪被批捕
  • 长沙NGO被捕者家属控国安滥权 检方称无法处理
  • 女权人士、媒体人黄雪琴遭广州公安拘留
  • 记者:您昨天会见了哪些美国政府官员?主要讨论了什么?

    杨占青:昨天先是见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官员,接着去国务院,后来又去国会的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他们主要讨论长沙程渊三人被刑拘案,以及广州女权(记者) 黄雪琴被刑拘案这两个案件的具体情况。

    程渊这个长沙的案子,律师一直不让会见。黄雪琴被刑拘后,律师见了一次之后也是不让会见。另外,在国内媒体也不敢报道,我们自己在自媒体,比如微信微博上发声,也是被删被屏蔽,包括我的微博帐号永久被销了,在国内的确是没有办法为他们发声、援助。另外,应该是中国政府的水军在脸书、推特还有很多海外论坛上发文章,说程渊是拿了美国的钱,是反华、颠覆国家政权。所以我们考虑到既然说他是美国反华势力,这个事情应该向美国政府反映。 当然美国政府也是很关注,邀请我们去谈这两个案子。

    中国民间公益组织“长沙富能”的工作人员程渊(左)与刘永泽(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RFA

    记者:这个是美国政府主动邀请您的?是什么部门、在什么时间、以什么形式发出邀请的?

    杨占青:白宫官员说不方便(说)。当时问他说能不能通报媒体,或者在推特上发,他说可以发,但是他的身份,还有一些具体的细节可能不方便说。

    记者:可否向我们介绍一下“长沙富能”案件的最新进展?以及黄雪琴被拘留您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什么?

    杨占青:上一周,长沙市公安局通知程渊、刘永泽和小吴三个人的侦查期延长一个月,延长到11月22日。按照中国法律规定,侦查期期间不让律师会见,至少在一个月之内律师也会见不了当事人、也看不见这个案子的任何资料。

    上星期,长沙市的检察官专门跑到长沙和程渊妻子见面。之前程渊的妻子投诉长沙市公安局的非法行为,比如戴黑头套,冻结银行帐号。检察官表面上是说回复投诉结果,但是见面之后基本上是在威胁她,说她违反《监视居住条例》,威胁说再离开家门的话就要逮捕,并且还对程渊的妻子说,让她把我的推特内容删除,他们不愿意把案情公开。

    黄雪琴是律师同意会见,但是见了一次之后,后来就不允许会见,现在最新的情况也就不了解。

    中国NGO组织“长沙富能”成员程渊、吴葛健雄(小吴)和刘永泽。(推特截图)

    记者:美国政府有没有透露可能会采取哪些措施?以及您希望美国以及国际社会如何行动?

    杨占青:其中有一个就是要把黄雪琴被刑拘的遭遇通报联合国妇女署。另外(美国政府)愿意和中国对口的部门和官员去提这两个案子,督促他们去关注。我是希望他们能够发一个正式的函,尽量是公开的给中国政府发函,如果内部的说,那我觉得中国政府可能不在意。

    记者:“长沙富能”员工以及女权记者黄雪琴被拘留,这两个事件有什么标志性意义?

    杨占青:这个真的是标志着对公民社会或者说民间这些社会工作者的打压升级到一个新阶段。因为以前对NGO的打压,都是以商业罪名,比如“非法经营罪”,“偷税漏税罪”,或者说扣上“寻衅滋事”这方面的帽子。但是这次程渊他们三个人直接就说是“颠覆国家政权”,这个比当年打压709律师的罪名还重,因为当时很多律师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前可能是对个人的异议人士,但是对公益机构的人还从来没有定这么重的罪。对民间这种人权工作者的打压,过去是回避政治罪名,现在是直接用政治罪名打压。

    黄雪琴通过自己站出来去鼓励很多人加入#MeToo运动,她本来就是受害者,但是现在又对她进行打压,中国政府是越来越没有底线了。

    长期关注中国女权的独立媒体人黄雪琴遭广州公安扣押。(黄雪琴推特)

    记者:中国NGO现在的生存状况如何?面临哪些挑战?

    杨占青:打压是一直在升级,就没有缓和的迹象,当然这个NGO主要是做人权工作的NGO,并且是民间独立的NGO,不包括官方的一些NGO。打压下去的结果,就我目前所知道的,在中国大陆,基本上没有一个机构有公开的办公室。除了以个人的名义去做一些维权方面的倡导之外,基本上没有可能以机构的名义再开展工作。

    记者:您现在还能回国吗?

    杨占青:我还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没打算回去,因为我想如果我回去肯定要比程渊他们的罪名更重。

    记者:那您在国内的家人都还好吗?

    杨占青:国内基本上没有家人,所以我才敢发声,要不我真的就是在美国也不敢这样公开发声。

    记者:谢谢您。

    杨占青:好,谢谢。

    记者:薛小山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