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基督教家庭教会—全能神教会信徒受逼迫死亡者18人案例

【关注】基督教家庭教会—全能神教会信徒受逼迫死亡者18人案例

据中国政治犯关注网报道:

【编者按】基督教派别“全能神教会”信徒遭受中共当局的残酷镇压,一直没有引起国际社会足够重视。在世界人权日来临之际,本网以专题报告形式披露以下18起死亡案例,让国际社会看到这些被忽视领域里的人们是如何被中共当局进行人权戕害的,以期引起世界各国及各个人权团体、组织和人权爱好者的极大关注与呼吁。

基督教派别“全能神教会”信徒遭受中共当局的残酷镇压,一直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足够重视,本报告以专门章节披露的这18起死亡案例,就是让国际社会看到这些被忽视的领域的人权戕害是何等的触目惊心。

全能神教会的建立与迅速发展让中共非常震惊和恐慌,中共多次召开会议,发布了许多秘密文件,采取了各种手段镇压迫害基督徒,妄图取缔全能神教会。据来自全能神信众的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至2013年短短两年间,被中共政府扣以“颠覆国家政权”、“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抓捕、监禁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就多达38万零380人。其中11万1千740人被非法罚款或勒索,金额累计约达2亿4千361万3千余元;3万5千330人被抄家,至少10亿人民币(包括教会钱财和私人财产)在抄家过程中被公安机关及下属单位强行没收或被中共员警中饱私囊,43,640人被私设公堂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如:灌辣椒水、电警棍电击、老虎凳、长时间剥夺睡眠及拒不提供食物等等)。

随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镇压、迫害不断升级,2014年,中共一手炮制了“ 5.28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栽赃全能神教会,并以此为借口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专项整治全能神教会的“百日会战”行动,调集武警与正规部队疯狂抓捕基督徒。仅中共媒体报导的资料显示,“百日会战”期间的头两个月,就有近千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无辜被抓,有些遭受酷刑致伤致残,有些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数十万基督徒被迫逃亡,流离失所。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流亡海外。

到目前为止,有据可查的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达44人,以下即是他们提供的其中18个被迫害致死者的案例简述。

全能神教会信徒受逼迫死亡者名单

号码 姓名 死亡说明
1 高翠芹 被残害致死
2 刘金花 被秘密暗杀
3 姜桂枝 被迫害致死
4 沈秀荣 被抓捕迫害坠楼身亡
5 何成荣 被残害致死
6 蒋春娣 被残害致死
7 王凤田 被残害致死
8 马锁萍 被残害致死
9 王名迟 被残害致死
10 吴海燕 被抓捕迫害坠楼身亡
11 郑秀芬 被迫害致死
12 谢永江 被残害致死
13 叶爱中 被残害致死
14 叶建 被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终死亡
15 张红涛 被残害致死
16 张焕福 被残害致死
17 张来姑 被迫害致死
18 张照奇 被残害致死
共18人

1. 高翠芹

高翠芹,女,死于2014年7月16日,时年53岁,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索镇镇刘茅村人,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是她被中共当局残害致死的过程。

2014 年7月15日清晨6点30分左右,高女士正在家中做饭,以山东桓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巩曰兵为首的6名便衣员警(4男、2女)乘坐两辆白色私家轿车来到高翠芹家门口,当时高女士的婆婆(80岁)与叔伯妯娌正在门口站着,员警闯进去,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便把高女士强行带到了桓台县索镇派出所,在派出所登记按手印之后,便将高女士押到桓台县看守所。当日,与高女士一起被抓捕的还有本村的两名基督徒李敏(化名,女,67岁)和吴涛(化名,男,50岁)。在高女士被抓的当天(15日)中午,员警到高女士家跟其婆婆索要高女士被抓捕后的生活费,高的婆婆没有给他们。高家人没有想到,高女士被抓捕第二天早晨(7月16日)就被员警活活打死。

高翠芹被迫害致死,引发群众愤慨,当局严密封锁消息,并以各种方式恐吓控制所有相关人员。中共政府给受害者的家属、乡亲施加压力、威胁控制,严防它的罪恶行径败露,致使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惨遭迫害致死的内幕实情被封锁至今。

2. 刘金花

刘金花,女,1987年6月18日出生,死于2015年2月12日。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荣桓乡人,全能神教会成员。以下是刘金花被中共当局残忍杀害的过程。

2015 年2月11日,女基督徒陈卉(化名)来到衡东县城关镇衡岳南路61号阳光大厦隔壁刘金花租住的民房里。当天两人一起谈到很晚,陈卉就在刘金花家住下了。12 日清早6点零5分,刘金花起床去外面上厕所,被早已守候在刘住处周围的衡阳市衡东县城关镇派出所的员警何建衡、汤竟、颜桥等人狠下毒手,致使刘金花当场身亡。上午8点零5分,陈卉出门正要去厕所,看见刘金花仰面朝天两手摊开成“大”字型躺在地上死了,左眼角下有一小块紫黑色淤血,左侧鼻孔上有血迹,陈卉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吓得尖叫起来:“怎么会变成这样!”陈卉的话音刚落,城关镇派出所的汤竟、颜桥等4名男警立即冲过来,将陈卉抓捕并拘留。

当局为掩盖真相,不惜栽赃诬陷,制造假相逃脱罪责。2015年3月18日,刘金花在衡东县火葬厂火化,当日下葬,葬在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荣桓乡骑山。

3. 姜桂枝

姜桂枝,女,死于2013年2月12日,时年46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人,全能神教会带领(即教会的一种神职人员)。以下即是她被中共当局残害致死的经过。

2013 年元月4日,姜桂枝来到河南省新密市城区青屏广场东南角一接待家庭聚会,刚吃完晚饭,突然停电了,屋里一片漆黑,随后被冲进人员抓捕。姜桂枝等三人被带到新密市公安局。从进家抓捕、搜查到把三人送至公安局期间,中共员警始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第二天员警又开车回到接待家将屋内所有物品洗劫一空,将整个家查抄了。

当晚9点左右,员警把姜桂枝等三人带到了公安局,并二十四小时轮班审讯。半夜,一同被抓的另一基督徒张莉(化名)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不时地听到隔壁审讯室里传出姜桂枝的阵阵惨叫声。

2013年1月6日,姜桂枝和张莉被新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于红超及沈可、王磊、白双峰等人秘密押到新密市西苑宾馆继续审讯,此后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如今姜桂枝已死去,她受刑的细节无法获知,但与她同一时期被抓捕的基督徒们,回忆起那段暗无天日的经历,仍感觉如同噩梦一般。据张莉说,秘密审讯期间,十多名男警轮流对她刑讯逼供,他们最惯用的手段就是猛扇脸直至流血,她的脸被打得又红又肿,甚至牙齿松动、眩晕耳鸣。只要她不回答,员警就想着法地折磨她。员警对她拳打脚踢,并用皮带乱抽并强迫其跪在棍上,一次,员警将她双手从腿弯下铐住,再用一根管串到两臂和两腿之间像抬轿子一样将她吊起来,还有员警不停的踢她的头,折磨得她头发胀,眼珠都像要掉出来,感觉像要死了。中共员警竟丧心病狂地用筷子使劲夹她的脚趾头,使张莉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员警还把她按到地上脱掉其裤子。

据另一与姜一同被捕遭受于红超等中共员警酷刑的基督徒王芳介绍,员警在审讯她时,夜里不让她睡觉,只要一合眼就拳打脚踢,极度的困倦与惊恐让王芳意识混沌、精神恍惚。员警强行剥光王芳的衣服,用极其下流污秽的话侮辱她,更为残忍的是,他们不让她上厕所,迫使她小便失禁并逼着她用舌头去舔地上的尿液。据这些基督徒描述,那段时间就像在地狱中一样,她们天天被员警拷问教会带领和教会钱财的资讯,不仅要承受各种酷刑折磨,还要忍受员警的污辱,被摧残得几近崩溃……从一同被捕的基督徒们讲述的中共员警迫害人所采用的种种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手段中,就不难想像出姜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与摧残。

秘密审讯21天后,新密警方未曾从姜口中得到任何有关教会的资讯,元月25日,警方将姜送进郑州市第二看守所,2月12日姜死在看守所里。据新密公安局内部人员透露,姜是被活活打死的。

后来,郑州警方为了掩盖罪证、尽快结案,几次到平舆县与姜家人协商此事,又将当地县委、县政府的有关人员召集在一起给其家人施加压力,最后,姜家人在胁迫下只能妥协,不敢再追究此事。2013年3月5日(正月二十四),姜桂枝的遗体在郑州市被火化,正月二十八她的骨灰被带回老家平舆县下葬,葬在火葬场东边白庙的一块墓地上。

4. 沈秀荣

沈秀荣,死于2008年3月6日,时年42岁。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王庙镇人,全能神教会一名带领。以下即是她被迫害致死的过程。

2008 年3月6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司机陈光开一辆黑色轿车载着两名便衣员警,还有在平原县前曹镇抓捕的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鄢某(男,60岁)一起来到基督徒沈秀荣家。当时沈秀荣刚刚赶集回家。两名便衣突然闯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在沈秀荣家到处乱翻,但搜查无果。两名便衣员警便将沈的力桑牌CD播放机及里面的朗诵光碟没收,将沈秀荣强行押上车带至平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沈秀荣被抓的那天,她丈夫因去挖树坑,所以中午12点多回家时才得知妻子被抓的消息。下午4点左右,他突然接到沈秀荣在平原县法院工作的大舅的通知,说沈秀荣在公安局坠楼身亡,现停放在火葬场的冷冻室内。得知妻子突然去世的噩耗,沈的丈夫悲痛万分,立即与其弟弟、姑父、三姐赶往火葬场。据了解,当时沈秀荣是从三楼厕所的窗户坠落,头朝下,扎到地面上的一个垃圾桶里致死的。平原县公安局的员警对沈的家人解释说沈秀荣是跳楼自杀,沈秀荣的丈夫非常了解妻子的性格,悲愤地说:“肯定是你们给逼死的!”但警方矢口否认,只是咬住沈是自杀身亡。之后,沈的丈夫为妻子换衣服时,发现沈秀荣身上没有受刑的痕迹,但手背上有一个明显的针眼。然而沈秀荣已经死亡,中共员警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对其进行审讯和她坠楼的原因已经无法获知。

3 月10日,沈秀荣的遗体火化,5天之后埋葬。事后,经沈秀荣的大舅说情,平原县公安局赔偿沈的家人22万元人民币将此事私了。平原县王庙镇派出所将钱转交沈秀荣的丈夫时警告、威胁说:“把钱给你,这个事就算完了,以后别再找了,否则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5. 何成荣

何成荣,女,死于2013年1月8日,时年44岁,家住新疆阿克苏市盛苑一区,全能神教会新疆区阿克苏教会带领人员。以下是她被中共当局秘密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据多方了解:2012年12月21日下午13时左右,阿克苏教会带领何成荣被警方电话定位跟踪,何在去看望教会的途中没能甩掉员警的围追堵截,遭到抓捕。

何成荣的丈夫得知妻子被关进看守所后就开始给公安局的人请客送礼疏通关系,并向员警交了三、四万元赎金,员警答应四、五天后就释放何成荣。不承想,2013年1月9日中午12时左右,阿克苏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三名男警突然前来通知,说何成荣于8日晚因心肌梗塞被送进阿克苏农一师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无奈,何成荣的家属直等到1月10日下午16时才见到何的遗体,眼前的惨状让家属目瞪口呆:何成荣的遗体遍体鳞伤,双耳后有2厘米宽的乌紫痕迹,脖子两侧也有手指宽的竖道,背上是一道道青紫色的伤痕,整个背部全是伤,连巴掌大的正常肤色都看不到,双臂也有条条道道的青紫色,下身全部浮肿,双腿肿得像面包,竟然比正常人的腿粗一倍(不知道中共警方究竟使用了何种刑具)。

何成荣平时只有胃病,根本没有心脏病、心肌梗塞之类的疾病,如果有这类疾病,就是被押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也不会收,这是起码的常识,加之警方根本无法出具何在医院被抢救的诊断书,这些足以证明何是被警方严刑拷打致死的。在证据前当局百般抵赖,威逼利诱欲要大事化小。自1月10日何家人见到何成荣的遗体后,警方怕何家人发现更多证据,便再不允许其家人见遗体。并强迫何成荣的丈夫签字承认何是病死的,但何的丈夫仍拒不签字。2013年2月5日,阿克苏警方在西大桥火葬场将何成荣的遗体强行火化。

6. 蒋春娣

蒋春娣,女,死于2012年12月17日,时年63岁,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永平村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以下是她被中共警方抓捕及秘密杀害的过程。

据知情人反映,蒋春娣老人是一个安分守已的农村妇女,和女儿张群(40岁)相依为命,忙完自家的农活后常常到附近村庄去传福音。2012年12月13日下午2点左右,蒋春娣、张群母女与同村的几个基督徒在本村的老年活动室传完福音出来,被警方抓捕,蒋春娣、张群母女等一同被押至新坝派出所。

在新坝派出所,蒋春娣等人被分开审讯。另据知情人透露,那天蒋春娣老人同样被审讯到次日凌晨。员警对老人威胁、恐吓后,强行押着老人回去抄家,12月17日,蒋春娣的邻居无意中发现屋后门前的河里漂着一具死尸,背朝上,就急忙报了警,经确认死者竟是蒋春娣老人。蒋春娣老人已离开了人世,她被捕后究竟是怎样被中共员警摧残杀害的,具体细节人们不得而知,但知道的是当时蒋春娣老人是被中共员警抓捕并在其严密控制之下,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根本不可能也没法挣脱警方的控制自己跑到河塘里自杀,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中共警方给出的说辞实在太荒唐,无法服众。

  7. 王凤田(尚无照片)

王凤田,女,死于2009年3月,时年42岁,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岞山镇人,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是她被中共警方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2009 年1月16日晚7点左右,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岞山街道派出所的几名员警闯进基督徒王凤田家中将其抓捕到岞山街道派出所。

在岞山街道派出所,王凤田遭刑讯逼供,受到残酷殴打。据同时被捕的基督徒海鸥(化名)回忆:在看守所里,王凤田一直要求取保候审,但警方不答应。王凤田在看守所一共被提审了四次,在王被提审时,海鸥曾听到她的哭声,还看见王被戴上了非常沉重的脚镣,致使其无法站立,走路也直不起腰。2月16日是王凤田等人被拘押满一个月的时间,因警方拿不出定罪证据,看守所让王等人在写有“无罪释放”的纸上签了字,准备释放。当时,岞山街道派出所的十多个员警就在旁边站着,海鸥、王凤田,还有与她关在同一监室的明慧(化名)刚签完字,员警就一拥而上把她们三人反铐起来,蒙上黑头套像押死刑犯一样押上了车,连看守所的一名员警都惊得目瞪口呆,说:“这是怎么了?不是无罪释放了吗?”

警方将王凤田等三人秘密押送到了一家宾馆(后得知是景芝“水云天宾馆”)里非法拘禁。期间,海鸥听到隔壁房间传出员警的吼叫声、打砸东西声和王的惨叫声,并听到一韩姓员警说:“王凤田不招供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成猪头了!”海鸥听后暗暗哭泣。虽然警方私设公堂严刑逼供王凤田等人,但没得到任何口供。半个月后,也就是三月初,王凤田被警方用酷刑活活地折磨死!

当时是由岞山街道派出所、王家庄子派出所、景芝派出所、昌邑派出所的员警联合审案,参与审讯的人有:抓捕组长朱冠卿(男,40多岁,祖籍河南,退役军人,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岞山街道派出所员警,职务不详);岞山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兼书记尹高峰(男,50多岁,瘦高个,山东省昌邑地区人);邵长磊(男,30多岁,家住岞山街道驻地,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王家庄子派出所员警,好像是某科的科长)以及多名辅导员、科长及警员。在这半个月中,王遭受了怎样的酷刑我们无从得知,但从她被残害致死的事实足以证明,中共对基督徒刑讯逼供的迫害手段极其残忍!

王凤田被毒打致死后,警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其家属,而是隐瞒死讯,有意拖延,给其掩盖罪行留出时间。王凤田的妹妹去认尸时,看到其姐姐背部一片青紫,明显看出死者生前曾遭受过惨无人道的折磨和虐待!但迫于当地警方的压力,他们不敢继续追究此事。

8. 马锁萍

马锁萍,女,死于2009年7月22日,时年40岁。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双鹤乡双凤淹大队樊村人,全能神教会主要带领。以下是她被残害致死的过程。

2009 年7月17日下午2点左右,马锁萍与其他四名基督徒被抓捕,他们被带至唐山市军分区招待所单独审讯。

据知情人透露,警方早已得知马锁萍是全能神教会的主要带领并将其定为“国家领导级别的人物”,2008 年7月就已在公安网上通缉,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曾多次搜捕都没抓到人。2009年,警方利用手机监控、跟踪等手段确定了马锁萍在唐山的位置后,随即展开秘密抓捕。

事后了解到,警方曾用酷刑逼问与马锁萍一起被捕的两个基督徒,让她们交代马锁萍到底管理教会多少奉献款及具体存放地点等。她们回答不知道,员警就连续逼供三天三夜,期间不让两人睡觉、吃饭,不停地踢踹她俩,还把她们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多次猛烈提拉,致使铐齿扎进手腕的肉里。之后员警又用鞋底扇脸、牙签扎手指甲、摁住脑袋往地上撞等手段虐待、摧残二人,直至她们都昏死过去,其中一基督徒难以忍受酷刑折磨,撞墙轻生,头上血流不止,但仍有河南籍员警继续逼供,直到旁边陪审的一男警说“她们这个级别的人不知道钱的事”,这些员警才停止暴行。

7 月22日,马锁萍被中共警方残害致死,但警方向其家属隐瞒了这一消息,而是开始采取种种措施,为防止日后马的家人追究他们的责任做好准备。马锁萍的丈夫宋××是马锁萍被害事件的知情人,但迫于中共警方及当地政府的压力,他们一直回避此事,且与警方统一口径对外谎称马锁萍确属心脏病猝死。马锁萍被害事件过去几年后,与其一同被捕的基督徒还处于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中,至今他们提起这桩惨案仍心有余悸。

9. 王名迟

王名迟,男,死于2006年12月24日,时年45岁,山东省聊城市莘县燕店镇麻寨村人,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是他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2006 年5月的一天,王名迟去阳谷县城传福音,被人举报,当时王名迟正走在路上,被一直盯梢的几名员警(聊城市阳谷县国保大队的员警)拦住去路并实施了抓捕,随即被带到阳谷县公安局。

王名迟被阳谷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了半年时间,受到警方数百次严刑拷打,并多次被毒打折磨得昏死过去,即便这样,警方也没有放松对其的酷刑折磨,在数十种刑具中,只剩下一样“抱火龙”没给王用过!面对死一般的酷刑,王仍没吐露一点儿关于教会的资讯。最后,阳谷警方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破坏治安、倒卖书籍”的荒唐罪名判处王名迟劳动教养三年,随即押往山东省淄博市劳教所。

因着阳谷警方对王名迟半年的非法关押与酷刑毒打,王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已伤痕累累,身体已经特别虚弱,再加上在淄博市劳教所承受着出苦力的折磨,没过多长时间,王便体力不支、一病不起。淄博市劳教所怕花钱,又怕王死在里面承担责任,便于2006年12月15日通知阳谷县公安局,让王的家人赶快来接人,但又以刑期未满为由,逼王的家人交20000元人民币,可王家十分贫穷,王名迟的亲戚东拼西借也没有凑齐这笔钱。

12 月16日,淄博市劳教所见王名迟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就又打电话说,不用拿钱了,赶紧把人领走。12月17日,王名迟本村的大队书记和王的两个弟弟及侄子一行四人急忙赶到淄博,当他们在劳教所见到王名迟时都惊呆了,没想到短短半年多时间,身高1米8的王名迟就由一个体重180 多斤,面容白胖、体格健壮的山东大汉,变成一个体重不到100斤,瘦到皮包骨头,面色黑黄,两眼发呆的孱弱病人。

2006 年12月24日晚上9点多,也就是王名迟回到家后的第八天,因伤势过重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基督徒王名迟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农民,他心地善良,不善言语,一生都没有做过任何违反法律的事,但就这样一个人却被中共警方无故抓捕、非法关押、肆意酷刑、折磨致死!

  10. 吴海燕(尚无照片)

吴海燕,女,死于2014年7月20日,时年57岁,山西省运城地区河津市清涧镇杜家沟村人,全能神教会事工人员。以下是她被害的经过。

2013 年3月初,员警得知吴海燕是全能神教会小区级的事工人员后,便连续对她实施了三次抓捕,均未成功。在外逃亡了九个月后,吴海燕回到家中,2014年7月7日晚6点左右,河津市国保大队员警闻讯闯入她家将其强行抓捕,并把她关在河津市纪检委法律培训中心二楼的一个房间内。

7月17日,员警又抓捕了全能神教会的另一女基督徒李慧(化名),将她与吴海燕关押在一起。7月19日中午,国保大队长程飞在关押李女士的隔壁房间审讯吴海燕,李慧听到程飞逼吴海燕说出教会资讯。当日晚8点多,一员警再次给吴海燕和李慧作思想工作,诱劝二人放弃信仰出卖教会和其他基督徒,二人坚决不从。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吴海燕、李慧二人被员警安排打扫卫生。等二人扫干净一个院子后,吴海燕被安排去楼上擦玻璃,李慧去扫厕所。仅十几分钟时间,李慧就听有人喊:“吴海燕跳楼啦!”由于事发突然,李慧惊恐不已,瘫坐在地流泪痛哭。吴出事后,看门的人跟李慧说:“给你家打电话了,你的家人马上就来。”当天,李慧被亲戚接走。虽然警方对吴海燕的死亡原因解释为她本人跳楼自杀的,但李慧觉得此事太蹊跷,一是事发前吴海燕没有任何要自杀的倾向,二是如果吴真是自杀的话,员警为什么再三威胁恐吓她,不让她说出此事,至今还对她实施跟踪、监控!

吴海燕死后,本村村民表示强烈愤慨,很多人质问中共司法机关:“你们带走的是一个好端端的人,送回来的却是一具尸首。”“这么实在的一个人,就因着信神被逼死了。”

11. 郑秀芬(尚无照片)

郑秀芬,女,死于2003年5月,时年37岁,原是浙江省温州市文成县人,后迁居到浙江省里安市海安镇栅溪水库安阳安居点,基督教家庭教会全能神教会信徒。

以下是与郑秀芬关押在同一个牢房的目击证人和琴(浙江省温州市瓯北镇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现已逃亡美国)对郑秀芬在莫干山劳教所过劳猝死的全过程陈述:

2002 年9月26日,因丈夫举报,郑秀芬被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瓯海区分局局长沉强(男,40岁)、民警骨干建明等四名员警强行抓捕。之后,警方以“参加邪教组织,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判处

郑秀芬劳教1年,刑满日期为2003年9月26日。2002年11月份,郑秀芬被中共员警转押到浙江省湖州市武康镇莫干山劳教所服刑,后被分配到二大队一中队的裁缝组强制劳动。当时我因信全能神被抓捕,也在莫干山劳教所服刑,和郑秀芬分在同一裁缝组。

在劳教所里,每个信全能神的基督徒胸前都挂着一个黄卡,上面写着“特别严管”四个字,这是中共政府给信神的人做的特别标记,我们因此也就有了“特殊待遇”。我们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洗漱,早餐吃馒头,馒头很小,喝的白粥都是用过夜剩饭煮的,稀得几乎看不到米粒,根本就吃不饱。再加上我们这个裁缝组的工作强度很大,消耗体力也就特别大,我们经常饿得头晕、浑身无力。特别是郑秀芬所在的小组经常要赶工,多数时候都赶不上吃饭时间,时间长了饭菜都凉了,她经常吃凉透的饭菜,有时甚至连饭都吃不上,不仅如此,每次赶工后,还要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到劳教所的大厅里学习“洗脑”条例,学不好还要受到相应的处罚。因着被中共政府带上“特别严管”的头衔,基督徒在监狱里受到狱警们的虐待、歧视、打压,过着猪狗不如的地狱生活。

2003 年5月的一天,郑秀芬赶完工到后拖着沉重的双腿急匆匆赶往劳教所的大厅里学习。大约晚上8点多,她回到宿舍,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恶心、浑身不舒服,直想呕吐。我看到她满脸通红,脖子都涨得粗起来了,蹲在地上拼命喘气,赶紧把她扶起来坐到外面的值班室门口。郑秀芬非常难受,瘫坐在椅子上,她全身都开始冒冷汗,手冰冷冷的。等医生不紧不慢地来到劳教所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离郑发病快3个小时了。队长让两个犯人把郑架出去,郑秀芬的双脚已经失去了知觉,是被两个犯人拖出去的。后来听值班劳教说,他们拖着郑只走了一会儿,后来连拖着都拖不动了,只能背着她去医务室。值班劳教还偷偷地对其他犯人说,当时郑出现了严重的虚脱,冒出的冷汗浸透了衣服,甚至都能挤出水来,人已经不行了,错过抢救时间了,没有救了。年仅37岁的基督徒郑秀芬在没有任何亲人的陪伴下,就这样孤零零地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12. 谢永江

谢永江,男,死于1997年5月2日,时年43岁,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五沟镇大陈村谢圩庄人,基督教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是谢永江被中共警方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1997 年4月30日凌晨2点,谢永江与女婿高××(时年24岁)及高父(时年54岁,现已病故)办理完教会事务骑自行车回家,行至五沟镇附近时,被正在巡逻的五沟镇派出所的员警拦截。谢永江曾因信神被抓捕过两次,当地的员警都认识他,所以巡逻员警一看到谢永江不由分说就将他们三人强行抓捕,押至五沟镇派出所。5月2日,谢永江的家人被告知谢永江在派出所自缢身亡。5月10日,谢的亲属在濉溪县百善火葬厂看到谢永江的遗体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谢被员警残害至死的事在当地引起轰动,迫于舆论压力,濉溪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了承认对谢永江刑讯逼供的五沟镇派出所协警王民(五沟镇孟集村王家庄人),后在濉溪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判处王民有期徒刑三年,赔偿原告家属经济损失及经济补偿计四万一千元。但后来得知,王民被监外执行,判刑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近期获悉,据当年在五沟镇派出所上班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协警说:当年所长马正山想把刑讯逼供的罪名让他承担,并对他承诺关几天走个形式就把他弄出来,让他只承担罪名,不承担后果。这位协警回家与其父亲、哥哥商量,遭到家人强烈反对,才拒绝了马正山的要求。

这起惨案距今已有二十年了,冤情仍未昭雪,当年谢永江到底是如何被残害致死的,具体细节我们不得而知,但从被害人全身所留下的累累伤痕,以及其喉结以下的一圈令人匪夷所思的勒痕来看,不难想像当年谢永江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与摧残!

13. 叶爱中

叶爱中,男,死于2012年3月29日,时年42岁,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悦来镇人,全能神教会讲道人。以下是叶爱中被中共警方跟踪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据知情人透露:叶爱中是个热心肠,爱帮助人,平时经常帮其他基督徒购买、退换听诗歌、讲道用的MP5 机子。因叶爱中频繁出入电脑城引起了中共警方的注意,他的行踪很快被警方严密监视。

2012 年3 月26 日上午8 点多,叶爱中与本镇的一冯姓基督徒(男,40 岁)到沭阳县电脑城准备帮几个基督徒购买MP5 机子,被员警抓捕并被带至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叶爱中和冯姓基督徒被捕后,中共警方为了获取全能神教会内部情况及奉献款的资讯,两天两夜没给叶冯二人吃一口饭、喝一口水。28 日,员警又把二人带到沭阳县刑警大队二楼分开审讯。据冯姓基督徒透露,那天,共有六个员警对其刑讯,为首的是一个40 岁左右的胖圆脸员警。他们逼冯坐在电椅上,将其手脚全部紧绑在椅子上,冯一动不能动。两个年轻的员警用电棍朝冯的腰部、前胸、腿部、胳膊等处疯狂电击,被戳之处又麻又痛,像被蜜蜂叮咬一样难受,最后浑身麻木失去了知觉。就这样,六个员警分成三组轮番上阵对其电击,直到电棍的电耗尽,他们仍不罢手,因没得到口供,他们让人再拿来电棍,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摧残。因没有找到电棍他们才被迫停止电击,把冯从电椅上放了下来。

此时已是深夜12 点左右,员警们又把电椅搬到隔壁关押叶爱中的屋里。随后就传来叶爱中撕心裂肺的惨叫,惨叫声在寂静的深夜持续了一小时左右,之后惨叫声越来越小,直到凌晨4 点左右就再也没有听到声音了。

员警虽然把冯从电椅上放下来,却没有停止对他的刑讯。他们命冯坐在地上两腿并拢伸直,一员警死死地踩住冯的两个脚踝,使其动弹不得;另一员警把没电的电棍横放在冯的两条腿上,然后踩在电棍上来回使劲地搓弄了足足半小时,冯两条腿上的皮硬生生地被搓掉并渗出血来。之后他们又找来一根带电的电棍,不由分说朝冯的后脑勺一个劲地电击,直至其昏死过去。当冯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后脑勺被电击得肿起一个硬块(三个月后还没有完全消肿),他感到浑身瘫软无力,整个头昏沉难耐抬不起来。

用完刑后,员警把冯锁在椅子上一直不让其合眼。次日天刚亮(3月29日),他们就带冯出去。当路过关押叶爱中的房门口时,冯看到叶爱中坐在电椅上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就喊了他两声,但叶爱中却没有任何反应。员警对冯说:“他都不理你了,走吧!”3 月29 日,警方以“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将冯姓基督徒押到沭阳县拘留所关押了15天。

2012年3 月29 日,叶爱中被中共警方酷刑折磨而死。3 月30 日,沭阳县刑警大队的员警通知叶的家人说叶爱中死了。听此噩耗,叶爱中的家人无法承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叶的二弟强忍悲痛与员警理论,问他哥哥信神又不犯法,为什么被抓还被打死?一个30 多岁的员警竟荒谬地撂出一句:“不是打死的!是生病,体检抽血化验而死!”当叶的家人向他们要医院的诊断证明时,这些员警却支支吾吾拿不出来。这让叶的家人更加怀疑叶爱中是被员警毒打折磨致死的,因为他们知道叶爱中的身体一直很好,伤风感冒都很少。一个身体健壮活生生的人,在被捕三天后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而且还是“生病,体检抽血化验而死!”这样的说辞让叶的家人无法接受,因此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最后迫于中共警方的淫威,叶爱中的家人只好含泪签字。直至4 月5 日,叶的家人才获准见叶爱中的遗体。

14. 叶建

叶建,男,死于2012年2月,时年63岁。其被迫害时50岁,家住山东省龙口市龙口经济开发区龙口市玻璃厂职工,基督教家庭教会全能神教会传道人。以下是叶建被迫害致精神分裂,最终死亡的过程。

叶建老实本分,热心事奉,喜欢传福音,经常到山东省蓬莱市、烟台市一带传福音。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在一次外出传福音时他被中共当局抓捕,惨遭酷刑折磨,致其精神分裂,十三年后含冤离世。

据叶建之妻菊花(化名)回忆:1999年5月的一天,一辆计程车突然停在她家门外,是外出十多天的丈夫叶建回来了,他目光呆滞身无分文,菊花为其代付车费后将其领回家中。菊花看到丈夫十几天没见突然暴瘦到皮包骨头,且精神有些恍惚,赶紧询问缘由,得知叶建在传福音时被员警抓捕,受到酷刑折磨。叶建还说,员警将其强行抓捕之后,把他绑在铁椅子上,左右开弓猛扇其耳光,他记不清打了多少下了,直到他的耳朵被打聋员警才罢手。在刑讯逼供期间,员警曾5天不给其吃饭、喝水。

菊花得知此事,心痛不已,忙为其做饭。吃饭时,叶建端起饭碗只吃了两口,便一点一点地将碗中的饭倒掉,直至倒完,然后突然撒手将碗摔碎。还没等菊花反应过来,叶建突然起身向菊花打过来,此时菊花才发现叶建已经精神失常。叶的家人将其送往山东省龙口市黄山精神病医院,诊断结果为:精神分裂症(诊断书在2012年叶建去世时已经烧掉)。之后,叶建因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被其工作单位龙口市玻璃厂辞退。

叶建虽已精神失常,但酷刑折磨给其心灵留下的烙印和冤屈难以磨灭,自叶建被警方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精神失常后,一直遭受世人的歧视、冷漠。2012年2月,叶建含冤去世,时年63岁。

 15. 张红涛(尚无照片)

张红涛,女,死于2012年12月6 日,时年55 岁,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石佛镇董河村人,基督教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就是张红涛被中共当局抓捕至残忍杀害的过程。

2012年12月6 日上午9 点多,张红涛和几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甘肃省陇南市成县小川镇传福音时被抓。12 月7 日凌晨2 点多,小川镇派出所的员警突然开车到徽县张红涛的姐姐家,连夜叫他们夫妻二人去成县公安局辨认尸体,当时只有张的姐夫一人去了。当掀开盖尸布时,只见张红涛满脸乌青、面目全非,其姐夫被吓得当场心脏病发作,后夫妻二人为此病倒。

12 月7 日,成县公安局的员警找到张红涛的丈夫董某,告知其“张红涛在成县传教被抓,因脑出血死亡”,当日董某便随公安局的员警去成县辨认尸体。在成县公安局,董某看见妻子张红涛全身赤裸,平躺在一间小屋内,而且头盖骨已被打开做过尸检,头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脸部、颈部、肩部、背部及腿上有多处青肿,看上去是被人打的。董某惊栗而站,还没缓过神就被员警带出去签字。董某悲痛欲绝,质问警方为何人成了这样,派出所的员警推脱说“张红涛是突发脑出血死亡的,尸体解剖是为了证实死因”,其余情况再没透露。董某看到妻子尸体上的伤痕怀疑妻子是被员警打死的,次日便联系家人及村里人一同前往成县公安局讨要说法,因不知道此事该找谁解决,张红涛的家人东碰西撞先后找过县公安局领导、县政法委的领导以及信访办,但各部门都以“领导出差”为由回避,上访无果。后张的家人愤怒返回成县公安局要求解决问题,但得到的回答却是:“12月6日,张红涛在成县大街上和一名同党宣传全能神教,10 点多,张红涛被带到公安局问话,什么都不肯说,之后便死亡。死者属于正常死亡,经尸检判定是脑出血,公安局不负任何责任。”

张红涛的家人四处控告,但状告无门,有理无处说,最终,此事不了了之。成县警方怕张红涛尸体上的伤痕暴露其罪行便匆匆将尸体火化,掩埋在成县的一处地方。

  16. 张焕福(尚无照片)

张焕福,女,死于2009 年4 月,时年50 岁,重庆市江津区朱杨镇桥坪村人,基督教家庭教会全能神教会信徒。以下是张焕福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至残害致死的过程。

张焕福、曹本贤夫妇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夫妻二人接受信仰后,经常与附近基督徒一起听道聚会。但好景不长,张焕福家成为聚会点的事被人举报。

2007 年8 月18 日上午10 点左右,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的一辆警车停到了张焕福家门口,几名员警将张焕福抓捕,带至永川区公安局。

2009 年4 月的一天,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女子劳教所打电话给曹本贤,说:“你妻子得了重病,你来看看。”当日上午10 点左右,劳教所派两个年轻员警开车到桥坪村接曹本贤。到了劳教所,曹很奇怪地问:“你们说我妻子得重病了,你们该把我拉到医院去,怎么拉到关她的监狱来了?”一员警厉声说:“你少废话,拉你到哪就到哪!”进了监狱,员警带曹去了一个地方,指着地上用一床又黑又脏的烂被子盖着的人,说:“那里,那个就是你妻子,她自己上吊死了。”随后,警方便将张焕福的尸体强行拉火葬场火化。

据当年与张焕福同期服刑的全能神教会信徒杨某回忆:“我和张焕福都在石马河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服刑时,她住我隔壁,但不在同一个班干活。她的死整个劳教所里的人都知道,但都是敢怒不敢言。劳教所有个规矩,凡是刚来的犯人第一个月,每天早晨五点钟起床,洗漱完毕就开始背二十三条监规,背不过的要受到相应的体罚。张焕福因记忆力差,第一次背不过,被罚站一小时;第二次背不过,体罚下蹲半小时;第三次背不过,在操场上跑二十圈;第四次背不过,不许吃饭;第五次背不过,不许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张焕福因背不过监规,常常挨饿,有时被饿得晕过去,队长却说她是装疯卖傻,对她一顿拳打脚踢。有一次,一个犯人看到张焕福实在可怜,就掏钱给她买了一份菜,被刘队长发现了,当时体罚那个犯人三百个下蹲。

2009 年4 月的一天,值班人员(大队长在犯人中选的组长)睡着了,大约凌晨两点钟,交接班时发现张焕福把被套撕成布条吊死在铁门窗上了。天不亮狱警就通知张焕福所在牢房的人员开紧急会议,不许任何人走露风声,也不许离开牢房半步,还威胁、恐吓说:’谁若透露真情半句,立马死定!’”

回家后,曹本贤打电话给亲戚告知了张焕福离世的消息。亲戚们又悲痛又气愤:张焕福一直都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没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中共政府凭什么把她抓捕随便整死?还让挖个坑悄悄埋了!为讨个说法,张焕福的亲属一行16人到石马河女子劳教所评理,张焕福的小女儿头上包着孝布,胸前挂着写有“还我妈的命来”字样的牌子,抱着骨灰盒,走在最前面。石马河女子劳教所的员警见状,竟如临大敌般端着枪将十六人包围起来,威胁说:“你们弄成这样也没用,弄死人是经常的事,前两天还弄死一个,丢在外面管都没人管,尸体都不知道是被谁捡去了。”张焕福的亲属一直在劳教所门口坚持抗议了一个月零两天。最后,威胁之下,此事也就此了结。

  17. 张来姑(尚无照片)

张来姑,女,时年35岁,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人,全能神教会传福音人员。以下是张来姑被中共当局抓捕至迫害致死的事实经过。

2012年12月12日晚8时许,张来姑在上海市奉贤区奉城镇一社区传福音时被人举报。随后奉城镇派出所的七、八个便衣员警赶到将张来姑抓捕,押送到奉贤区奉城派出所,当晚员警便把张来姑转移至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关押。

据当年与张来姑一同被关押的李姓基督徒回忆:当时,我被关押在38号监室,张来姑关押在我隔壁的36号监室。因张来姑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看守所里的人都喊她无名氏。她进来第五天,我听到36号监室传来争吵声,牢头向管教报告说:“无名氏跟我们吵。”张来姑委屈地说:“我没有跟她们吵,是她们不让我喝热水。”我听出是牢头又在欺负张来姑了。又听到牢头蛮横地说:“你是信邪教的,你就不该要热水。”管教说:“以后不要给她热水,她连名字都没有,凭什么给她热水!”自那以后,她们就再没给过张来姑热水。

有一次,我又听到管教骂张来姑,还说了一些亵渎全能神的话。在看守所,我最后一次见张来姑的那一幕至今清晰地印在我的脑子里。当时我听到喇叭里喊了声“36号无名氏出来!”不一会儿,张来姑从我的监室前经过。身上穿的黄色羽绒服因被员警剪掉了拉链,敞开着,她不敢扭过头看我,只能斜着眼看过来。我向张来姑挤挤眼、点点头,意思是为她打气加油,这是我们唯一的交流方式。但她这次没有回应我。我看到她的表情很凝重,脸蜡黄蜡黄的,眼皮耷拉着,很无奈,眼神很凄凉,感觉她受了很大的委屈,让人看了很揪心。我不明白张来姑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从那天起,我一直在监室门口等张来姑的消息,上厕所时我告诉监狱里的其他姐妹也留心着关于张来姑的消息,也注意听喇叭里有没有喊无名氏,监室里是否有争吵声。奇怪的是那几天36号监室异常安静,也没再听到管教骂人,一直等到我被释放也没有张来姑的消息。直到出狱后,我才得知张来姑在被关押期间已经被员警迫害死了。张来姑的娘家人说员警告诉他们,张是把裤子撕成条拧成绳子在厕所上吊自杀的,但张家人看到张来姑的脖子上有一圈深深的勒痕,一看就是被勒死的。听到这话,我很气愤,因为我很清楚员警在撒谎,当时我和张来姑被关押的那个看守所里面的厕所都是蹲坑,灯是嵌在墙里面的,墙壁上都贴着光滑的瓷砖,成弧形斜坡状,没有任何棱角和凸起,而且墙壁大约有4米高,没有任何可以挂东西的地方,在里面根本无法上吊自杀。

张来姑去世后,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通知其家属说她在看守所自杀了,张的家人都惊呆了。因他们了解张是个性格开朗、坚强的人,根本不可能自杀。张家人感到气愤,二三十名亲属一同到闵行区看守所讨公道,要求见张来姑的尸体。当张的家人见到张来姑的尸体,看到她脖子上深深的勒痕时,更加确定张来姑是被人勒死后,又做出她上吊自杀的假像。张来姑的侄子拿出手机给张的尸体拍照,警方见状,立即上前强行制止。家属气愤不已,就与警方争执,警方见势,便恐吓说:“谁若闹事就抓谁!”紧接着,警方就把二三十名家属控制在看守所的一间大厅里,并一个个盘问其与张来姑是什么关系。期间,不允许他们出大门。

2013年1月12日,张来姑的尸体在闵行区火葬场火化了。张的家人悲痛万分,把张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

张来姑死后,上海市公安局与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公安局派出五、六辆警车,几十名员警来到张来姑的娘家,扬言要把整个村庄上信神的聚会点全部捣毁。员警跑到张来姑的嫂子家调查,其嫂子说:“为什么我家张来姑只是信神你们就把她给活活打死了呢?”员警不正面回答,反而转移话题怒斥道:“还有哪个是信神的?你说!”旁边的村民说:“哪敢给你讲,给你讲了你们就把人打死。”之后,员警到村上调查了一圈,没有人搭理他们,不到半小时他们就走了。

18. 张照奇

张照奇,男,死于2005年9月9日,时年50 岁,山西省长治市沁县城关镇坡头村人,全能神教会传福音人员。以下是他被捕及被残害致死的事实经过。

2005 年9 月8 日晚9 点多,张照奇正在沁源县交口镇尚义大队中李村的一赵姓基督徒家聚会时遭抓捕,随后被押到沁源县交口镇派出所。

据公安局内部人员透露:9 月9 日下午1 点多,张照奇被转押到沁源县公安局办公室,由李杰、赵伟、李燕兵、胡海龙四名男警同时对张进行审讯,四人在审讯过程中对张实施殴打,但审讯无果。当晚6 点多,警方将张照奇押至沁源县看守所审讯,主审人员换成了沁源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史建业,审讯仍无进展。沁源县看守所所长郝明珠(男,当年50 岁左右)被同事打电话召回参与审讯,郝明珠见张照奇仍不肯说出教会任何资讯,恼羞成怒拿起一根木棍对张的全身上下狠劲抽打,整整打了一个小时,张被打得遍体鳞伤,五脏全被打坏了,于当晚9时许惨死在沁源县看守所。

据悉,张照奇死亡后的第二天,山西省长治市检察院的人来到看守所,看到张的尸体全身伤痕累累,明显为刑讯致死,但就在这样的事实证据面前,中共两级司法机关竟然沆瀣一气掩盖罪证。他们把郝明珠象征性地关进了沁县看守所,而沁源县公安局局长贾文静在全局大会上却公开为郝开脱罪责,责怪当时无人劝阻郝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沁源县公安局局长贾文静见无法找到定罪张的罪名,又害怕事情败露丢了乌纱帽,便焚尸灭迹,消除罪证。接着警方指派沁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张树伟出面将张照奇的大哥、二哥叫到派出所处理此事,张树伟告知张家兄弟张照奇的尸体由警方负责火化,张家负责安葬。张家兄弟虽然知道弟弟是被警方迫害致死,但苦于求告无门,又害怕警方及当地政府部门加害他们,只好被迫同意。警方迅速将尸体火化,毁尸灭迹。10月底,张树伟才带着两名男警将张照奇的骨灰转交张家下葬。张照奇所有的亲属自始至终均未见到张的遗体。

事后,张照奇的侄儿觉得张死得太冤,不接受沁源县公安局的处理结果,他将张的冤案上告到山西省公安厅,然而在中共掌权的官府,没有主持公道的地方,案件根本无人过问。

新闻来源:中国政治犯关注网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迫害的—2017年年度报告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