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后最严重迫害 教会为自保各出奇招

文革后最严重迫害 教会为自保各出奇招

权益组织:去年22万中国基督徒受迫害,宗教政策回归毛时代
图:网络图片

文革时期,所有宗教活动都变得隐秘而艰难,如今大陆正在发生的教难被认为是文革后最严重的宗教逼迫,并且迫害力度有增无减,信徒们以各自的方式保护他们仅有的信仰空间。

隐藏的十字架

去年2月开始,全国各地十字架被大量拆除,不管是官方教堂还是信徒家中挂的十字架装饰,都遭到政府洗劫。

对于信徒来说,守护十字架无异于一场战争。一些教堂反复立起十字架,又被拆除。但政府方面,偷着拆、骗着拆、明着强拆、暴打抗拆信徒——消灭所有十字架似乎势在必行。无奈之下,河北省一处官方天主教堂的神父只好以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心中的信仰。

这位神父在教堂顶部的钟楼留出了一个掏空的十字架形状,再在另一处地方放上一块横板。这样太阳照射时,会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十字架。
“这个隐形的十字架代表着教会受迫害的记号。”这名神父说。

特殊的主日学

2018年12月23日,浙江省台州市的一些孩子正在排练圣诞节目。一位五十多岁的信徒坐在玻璃窗边,背对着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
当被问及在看什么,这位信徒说:“放哨!镇里的人连续四次来检查有没有办主日学,只有上个星期天没有来。”

果然,半个小时后,一辆有“公务”字样的轿车驶入院子,放哨的信徒马上让孩子们停止了排练。孩子们熟练地各自玩起游戏。

5个男人逐一检查房间时,孩子们主动说:“我们这里没有老师。”

另一间房里,主日学老师们在谈论新买的化妆品,就这样勉强应付了一次检查。

滨州市一家庭教会负责人介绍说,“现在省里、区里、镇上、村里实行层层监督落实取缔主日学。为了让孩子们能聚上会,主日学老师献计献策,买小人书、看图识字书应付检查,有的让孩子背着书包说是来做作业的。老师都开着手机,一来人,看守的人就打电话通知,马上换上课内容,以免被发现。平时不上课的时候也要锁好门,防止统战部人员闯进来乱翻。”

不一样的奉献箱

一些地方的基层政府人员被要求签订责任书,保证彻底清除家庭教会。而清除教会的指标之一,就是消灭十字架、奉献箱、讲台等宗教标志。许多教会遭取缔时,奉献款遭到掠夺

江西省九江市一蒙头派聚会点,除了一张桌子、一个奶粉桶和凳子以外,几乎没什么也没有。

聚会点负责人介绍,聚会点如此简陋是有原因的。2018年11月,该教会专门购买的聚会场所被警方取缔。信徒们只好分散聚会,为了保护来之不易地新聚会场所,室内没有摆放任何宗教标志物,完全看不出是聚会点。信徒们十分谨慎。窗户用厚厚的帘子盖着,桌上的奶粉桶其实是奉献箱。

“把奉献箱换成奶粉桶,就是为了防备政府,一旦被发现聚会,也许还有机会保护奉献款。”一信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