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日记

拘留所日记

编者按:宗教信仰自由本是公民该享有的合法权益,也是人的基本人权,然而在中国,自中共1949年执政以来,中国大陆的基督教、天主教就遭到中共政府的全面镇压与迫害。中共为控制基督教、天主教家庭教会,强迫其加入官方管控的“三自教会”,并把所有不为中共控制的非官方宗教团体都定性为邪教,把《圣经》定为邪教书籍,许多家庭教会被强行取缔,不计其数的基督徒遭到中共的抓捕监禁、酷刑折磨、判刑劳改,至少上万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以下是现流亡法国的中国基督徒范海霞向本协会的投稿,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她在2012年12月因宗教信仰遭到中共的非法抓捕,被强制拘禁14天的非人生活……——

 

我叫范海霞,中国四川人,是一名基督徒。2012年,我因宗教信仰而遭到中共的非法抓捕,强制拘禁14天,释放后仍然被中共控制,被迫逃亡到法国。这篇日记记录了我在拘留所度过的14天非人的生活……

2012年12月14日

非法被捕 惨遭酷刑

今天是我被关进拘留所的第一天,此刻已是午夜,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白天发生的一切如梦魇般折磨得我难以成眠,牢房寒气沁骨,我裹紧了又薄又臭的破棉被。

今天早上,我和弟兄姊妹传福音时被眼线举报,警察把我们抓到了大邑县蔡场镇派出所。下了警车,警察将我带到一个房间,将我的手机没收,还神话书籍扔在地上,勒令我指著这些资料给我拍照,说这就是我的“罪证”。我义愤填膺:“什么罪证?信神天经地义,我没犯罪。”一个矮个警察一脚把我踹倒在地:“妈的,老子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跟共产党作对的下场”。他边骂边抓住我的衣领左右开弓扇我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

紧接着,他们让一个女警扒光我的衣服,把我从头到脚仔细搜了一遍。之后把我拉到审讯室,三个警察(其中一人叫范丁)冲过来,一个用文件夹猛砸我的头,另外两个用警棍使劲儿打我我被打得头晕脑胀。

这时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走进来坐下,假装慈悲地对我说:“你还是赶紧交代你的上级是谁?谁给你传的?你们的聚会点在哪?有多少人?你如果交代得好,我们不但放你,还给你立功的机会,怎么样?”“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回答。当官的立刻换了一副凶狠的面孔:“不老实交代,我们把所有罪名都加你头上,把你吊起来打死!”他话音刚落,个警察一脚踹在我的后膝盖窝,我被迫跪到了当官的面前,当官的又喝令其他警察“给她打背铐!”两个警察死死按住我,矮个警察将我双手从后背铐在一起,咬牙切齿地说:“我看你的骨头有多硬,杀人犯在我手里都被制得跪地求饶,何况是你!”说着抓住我的手铐使劲往上提,往我后背塞了一个茶叶筒,我感到剧烈疼痛,张大嘴却叫不出声,我肩胛骨、手臂像断了似的,痛得快窒息了。

当官的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他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没多久,进来一个面容猥琐的男人,他色迷迷地对我说:“我可不是警察,什么事都敢做,你再不交代,我把你强奸了,吊到外面示众。”说完几个男人猖狂大笑……我一阵恶心,又羞又怒:什么人民警察?简直是一伙流氓,卑鄙,下流,老百姓说得不错,真是警匪一家。酷刑持续了约3个小时,他们要吃午饭了才把我铐在老虎凳上出去了。一整天滴水未沾,我气若游丝,双手紫黑肿胀,手腕都渗出了鲜血。

(图片来源:网络)

下午,他们强行给我录了指纹,以“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我拘禁14天。

晚上7点多,两名警察押着我去拘留所,上了车我看到了同样被抓的曹姊妹,她眼睛和脸肿得很大,脸上有淤青,嘴角有血迹,也遭了酷刑。

9点多,警车驶进了大邑县拘留所。监管抢走了我的金项链、耳环、一百多元现金,挂上牌子给我们拍了照,随后把我们投入进了监室。狭小恶臭的监室里挤了十多个人。我和曹姊妹意外地看到了一个认识的老姊妹,老姊妹说“每次听到门响我就怕又看到弟兄姊妹,加上你们俩,这个监室共关了8个弟兄姊妹,整个拘留所关押了30多个弟兄姊妹。”想到这,我一阵心酸和愤慨,在中共无神论政党掌权的中国,丝毫没有自由,信神走人生正道,随时都有牢狱之苦,甚至还有丧命的危险。

想到这些我心里悲愤不已。听说这次中共对基督徒实行了全国统一大抓捕,不知又有多少弟兄姊妹要遭受折磨了。

 

2012年12月15日

悲惨遭遇,呆傻的李姊妹

天刚濛濛亮,起床铃响了,大家陆续起床,叠好被子,挤去洗漱。昨晚没睡好,脑袋晕沉沉的,洗漱时被刺骨的冷水一激,清醒了一些。

回来后,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犯,呆呆傻傻地靠墙坐着,脸和嘴都是肿的,脖子上有些地方破了皮,流脓。老姊妹对我们说:“这是李姊妹,被提审了多次,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身上被电棍打了很多泡,头上全是包,轻轻一碰就疼。刚被提审回来还能说话,后来被恶警灌了什么药物就傻了。现在嘴烂了,不能说话、吃东西,我们只能凑点钱花高价给她买牛奶,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这伙畜生根本不把人当人待啊!其他犯人摇著头说:“这些警察心狠手辣,落到他们手里没好啊。”

没多久吃早饭了,清得见底的稀粥,每人一杓。中午和晚上是一小碗陈米干饭和一碗漂著几片烂菜叶的白水汤,没有油盐,难以下咽。

 

2012年12月16日

威胁迫害 株连九族

今天,曹姊妹当警察的侄儿来见她。我们为她祷告,希望她能被保释出去,没想到她眼睛红红地回来了。原来她的侄儿不是来保释她的,是受上级指示来给她作思想工作的,要她好好“改造”,如果她还要坚持信神,她女儿的前途就别想要了。我知道曹姊妹家境贫寒,砸锅卖铁地供养女儿上大学很不易,中共居然用这样的手段逼迫曹姊妹,真是阴险卑鄙。

 

2012年12月17日

被奴役中渴望自由

昨晚下霜了,地上白茫茫的一片。监管一大早就把我和老姊妹叫了出去,命令我们从今天开始干活。包括打扫整个拘留所的厕所、办公室,帮狱厨煮饭,给监管洗衣服。我和老姊妹先帮厨师洗菜择菜,刺骨的冷水冻得我们手指生疼。监管穿着厚厚的棉衣、烤着火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打扫办公室时,看见一个屋子里摆着十几台电脑,原来每个监室24小时都被监控,我们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连上厕所都被看得清清楚楚,犯人没有一点人格、尊严、自由。

打扫走廊时闻到了鱼肉的香味,那是监管们的午餐。囚犯们只能享用洗锅水煮烂菜叶,同样是人,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吃完饭我扒著窗户的铁栏杆,看到空中有几只鸟儿飞过,真羡慕它们,能自由自在地飞翔,而我只能被关在笼子一般的监舍,没有自由。

 

2012年12月19日

强行洗脑,乱扣罪名

一大早,监管通知大扫除。每次只有大人物来检查之前才搞这些面子活应付检查,难道有什么大人物要来?突然,喇叭里传出刺耳的叫声:“信神的人都出来”。我心里一惊,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30多个弟兄姊妹都出来了,监管带着我们来到一间屋子,喝令道:“赶紧打扫出来,摆好桌子板凳,下午大邑县刑警队大队长要来给你们上课。”原来是要给我们集体洗脑。

下午,大队长来了,给我们放无神论宣传片,鼓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信共产党才有饭吃,宗教信仰是美国渗透进中国的帝国主义文化,信神就是与共产党作对,不但要抓,还要取消社保、低保、工作,父母取消退休金,子女不能上大学、参军、考公务员……”中共对待基督徒竟然实行连坐,诛连三代。

 

2012年12月20日

狱中的花季少年

中午监管不在,狱厨让我帮着推送饭车到其它监室。在男监室,我看到了昨天一起被洗脑的小弟兄,他面容憔悴,穿着单薄。听老姊妹说他才19岁,正是读高中的年纪,却因信神被中共关进了这里。警察不让信神的人探监,钱和衣服都送不进来。我很想给他多舀一杓饭,但我却做不到。

 

2012年12月22日

冰冷的监舍 无情的监管

晚上又冷又饿,躺在水泥地上辗转反侧。长期吃不饱、不沾油盐,我身体越来越差,常常冒虚汗。饿得发慌,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睡着了就好了。突然传来吵闹声,旁边四个女犯为争一床破被打了起来。监管提着警棍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二话不说冲着新来的女犯就是劈头盖脸一阵猛揍,边揍边骂。女犯护着头左躲右闪,监管又狠狠踢了她几脚。歇斯底里地发泄了一通,他出去了,大家重新躺下。挨打的女犯抱着手臂躺在地上,瑟瑟发抖,我把自己的破被让给她,和曹姊妹挤在一起。天气很冷,监管更冷。

 

2012年12月25日

久违的笑容

今天终于出太阳了,阳光虽然透过小窗户照进监室,但我还是感觉很阴冷。虽然监管不许我们互相说话,但我们时常小声吟唱诗歌或是背诵神话给李姊妹听。在她要释放的前两天,我轻轻地给她辫好辫子,她木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早饭时,她居然能喝点稀粥了,只要能吃东西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啊!那一刻我们都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心里由衷的向神发出了感谢与赞美。

 

2012年12月26日

可怜呀,女犯

今天有两个女犯出狱了。临走时把卫生巾留给了刘姊妹。刘姊妹没有钱买生活用品,来例假大出血也没法处理。在拘留所里,女性没有丝毫尊严。她们走了,又有新的犯人进来了。

 

2012年12月28日

出狱时的惆怅

这是我在拘留所的最后一天。警察又给我们洗脑,告诉我们必须让家人或村干部来接人,还要写悔过书,保证不再信神,回家不能乱跑,随时接受调查,每个月必须到街道办事处报到,否则就重新抓回去判刑。想到回去后要面临的监视和压力,我没有半点喜悦,只有惆怅万千。

 

后记

我虽然被释放了,但受到的迫害没有停止。在中共制造的强大社会舆论与实施的高压政策下,我的亲人被蒙蔽欺骗,从我信神以来就远离弃绝我,甚至逼迫我放弃信仰。我不想亲人因为我的信仰而受到政策上的牵连,所以释放后我不敢回家。

那天晚上,我站在府南河畔,看着整个城市。它是那么灯火辉煌,但我感到凄凉。 我只想坚持我的信仰,只想做一个有尊严,有人性的真正的人。为什么在中国,连基本的人权都不能得到保护?感谢神的爱,弟兄姊妹冒着危险接待了我。后来因着环境恶劣,我不断地搬家,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2011年至2013年期间,中国大陆被中共抓捕的基督徒多达38万380人,他们有的被注射药物,致使精神分裂;有的被酷刑致残,生活不能自理;有的被劳教监禁,刑满释放后仍被监控;有的被捕后失去了消息,生死不明。

2014年,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再次升级了。“5.28”山东招远事件发生后,中共利用媒体大肆制造舆论,栽赃陷害我们教会,在全国内对地下教会进行疯狂迫害,要把所有以前被抓过的基督徒重新抓回去判刑,我们被迫冒着被抓判刑的危险逃往世界各地。

几经辗转,2015年5月6日,我终于踏上了法国的土地,不用再东躲西藏、担惊受怕了。但在中国,中共迫害基督徒的罪恶还在继续,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信徒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随时都有被捕入狱甚至丧命的危险。

责任编辑:蔚然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