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韦秀云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

基督徒韦秀云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

被害人韦秀云,女,生于1952年6月8日,家住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店埠镇龙西村。2014年11月17日,韦秀云因信全能神被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公安局抓捕,被捕后第二天,韦秀云就被折磨成了一个重度昏迷的植物人。持续昏迷了6个月后,韦秀云于2015年5月18日去世,时年63岁。韦秀云死后,肥东县公安局为掩盖罪证,出动五六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医院并抢走尸体,并且不准亲属探视。直到半年后,肥东县公安局逼韦的家属签订了不上诉协议后,才将遗体交给其家人火化。

以下是韦秀云被中共警察抓捕迫害致死的经过。

警察强闯民宅,抄家抓捕基督徒

2014年11月17日下午4点,韦秀云和儿媳在家做家务。肥东县店埠镇龙西村村委书记韦邦发带着肥东县公安局的两名警察突然闯进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将韦秀云抓捕控制起来。随后,肥东县政法委副书记刘超及十几名警察陆续赶到韦家。

此后,韦秀云的丈夫和孙子从学校回到家,也都被控制起来。

警察在韦秀云家抄家两个小时,搜出一台复印机、两箱A4纸及油墨等复印工具、4台MP5机子、两台老年听戏机、6张TF卡等。

随后,警察把韦秀云及其丈夫、儿媳、孙子强行押到肥东县公安局。

基督徒重度昏迷,警察严密监控

当晚7点,韦秀云和丈夫被押到肥东县招待所,在不同房间秘密审讯。

第二天(11月18日)下午6点左右,韦秀云被转送到合肥市第二看守所。这期间警察对韦秀云施行了怎样的迫害,家属并不知情。

据韦秀云的儿子说,11月18日晚上9点,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的警察打来电话说他母亲病了,已被送到安徽省立医院救治。10点左右,韦的儿子赶到医院,看到母亲脸色苍白、略带浮肿,处于昏迷状态,衣服上有呕吐残留物。从医生处得知,韦秀云昏迷是脑干出血造成的。

据韦家人说,当时韦秀云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植物人状态,脸和手浮肿,身上连接着心电监护仪,需要靠呼吸机、鼻饲管、营养液来维持生命。

两个月后的一天,韦秀云的女儿在给母亲梳头发时,发现其右耳上方有一处长3公分的伤疤,伤疤上没有头发。其女儿便向医生询问伤疤是不是被打的,医生哄骗说:“那个伤疤不是打的,是睡的。”

最终,韦秀云在安徽省立医院持续昏迷了整整6个月,于2015年5月18日救治无效死亡。安徽省立医院出具的病例单显示:韦秀云是脑干出血导致内脏衰竭而死亡。

警方抢夺尸体,逼家属签订不上诉协议

2015年5月19日凌晨1点,韦秀云死后,韦的亲属准备把韦的遗体送往医院的太平间时,合肥市看守所所长高远枝突然说:“韦秀云是非正常死亡,家属不能把遗体带走,得交给我们处理!”话音刚落,五六名便衣警察立即伸手抢夺运送韦秀云遗体的移动担架床。韦秀云的女儿见状,气愤地哭喊:“你们谁要是敢动我母亲,我就跟他拼命,她活着你们不放过她,死了还不让她安宁!”警察听后让韦的亲属把遗体送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当韦的家属刚离开太平间走到医院大厅,就先后接到合肥市看守所政委唐某和医院太平间管理人员打来的电话,说尸体已经被肥东县公安局带走,送往肥东县殡仪馆。

此时,韦秀云的丈夫才想到刚刚在医院门口,看到约有五六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走动,原来警察是有备而来的。

更让人感到愤慨的是,韦秀云死后,肥东县公安局不准其家属去殡仪馆探视遗体。

2015年12月10日,为了尽快结案,肥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黄滔和找到龙西村村委书记韦邦发与韦秀云的家属协议火化尸体。

据韦秀云的家人说,当时,由村委书记韦邦发执笔起草了一份协议书,大致内容是:韦秀云因信全能神被肥东县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拘留期间发病,后因抢救治疗无效死亡。肥东县公安局补偿韦的家人15万元人民币,条件是日后不准上诉,若同意,尸体可交由韦家人火化。

韦秀云的家人迫于中共政府的压力,勉强同意签字,后将韦的遗体带回火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