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陈俊被中共政府劳教摧残致死

基督徒陈俊被中共政府劳教摧残致死

1991年3月27日,河南省基督徒陈俊等14人一同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参加聚会,归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遣回河南省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陈俊被警察残酷折磨以致身患重病,但警方不准医治。出狱后陈俊又两度被抓,病情日趋恶化。1996年9月,年仅46岁的陈俊被中共摧残致死。

被害人陈俊,男,河南省永城市芒山镇人,1987年信主耶稣,原恢复流派同工,199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以下是陈俊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的经过。

因信神被定罪反革命,遭抓捕酷刑游街示众

1991年3月27日,陈俊和十三名基督徒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永源镇参加了为期一周的聚会。返回时,陈俊携带了约200本信神书籍,在当地火车站被警察抓捕,押送到当地看守所。

当时黑龙江气温只有四五度,警察给陈俊穿上高筒水靴,用马牙手铐把他反铐在水泥柱上,不断地往他头上、身上和鞋里灌冷水,连续33天强行让他盘腿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不许动,稍一动,警察便对其拳打脚踢,警察还指使犯人殴打他,致使陈俊脚踝骨处的皮生生地被磨没了。

1991年4月8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永源镇政府以“反党、反革命、反人类、反政府、推翻政权”的罪名,给陈俊等十四名基督徒挂上牌子拉到大街上游街示众。游街后,陈俊等人被继续拘留。33天后,陈俊被转押到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其余十三名基督徒被分别遣回本地关押。

1991年6月底,公安局的人勒索陈家人以7000元人民币赎陈俊,但陈家的生活实在困难,拿不出钱。

1991年7月6日,永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两名警察把陈俊带回家,陈妻看到丈夫脸色苍白、面容憔悴,连走路都没有力气。警察趁机勒索陈妻350元人民币,并对陈妻说:“你们要再信神,你们的后代都要遭殃,以后你们的小孩不许当兵、考大学!”陈妻只好把两个孩子交学费的钱和全部的生活费都拿给了警察(无收据),不料警察拿到钱后又把陈俊带回永城市公安局。

劳教两年,受尽折磨

1991年7月7日,河南省永城市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反革命、反党、反政府、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陈俊劳教两年,并用拉煤车偷偷地把陈俊送到河南省商丘市劳动教养管理所服刑,陈家人对此并不知情。直到8月底,陈俊的妻子才得知。

在劳教所,狱警经常教唆犯人对陈俊拳打脚踢,抢他的饭吃,陈俊饥饿难耐,只能从垃圾桶里捡些别人吃剩的馒头勉强充饥。不仅如此,陈俊每天还要被迫扛水泥做苦力,长期超负荷的体力劳动让陈的身体极度虚弱。

1992年8月的一天,陈妻去探望陈俊时,见陈俊脸色发黄,眼睛都黄了,脸和全身浮肿。陈俊告诉妻子,因为得了肠炎,他扛不了水泥,警察强迫他天天剥大蒜皮,完不成定量不许吃饭睡觉,陈的手指头被磨掉一层层皮,只能忍着疼痛继续干活……

1993年8月下旬,陈俊刑满释放。经检查,陈俊患上了黄疸型肝炎。因在狱中病没有及时得到治疗,回家后全身严重浮肿,没有力气,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警察还要求陈俊每月到芒山镇镇政府报到一次,并接受强制洗脑。期间,陈俊的病情愈加严重,家人为了给其治病卖光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欠下8000多元外债,生活极其困难。

屡屡被抓,迫害致死

1994年3月的一天深夜12点多,芒山镇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忽然来到陈家,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大肆搜查,搜寻无果,便以有人举报陈俊信神传福音为由再次将陈抓走,押往当地拘留所拘留。拘留期间,警察向陈家人勒索了100多元,关押了17天后见陈病情严重怕担责任,才将其释放。

1995年3月的一天深夜12点多,芒山镇派出所的两名警察翻墙跳进陈家大院,强行把身体极其虚弱的陈俊押到芒山镇派出所。次日早上,警察见陈俊病入膏肓,随时有丧命的危险,才同意把陈放回,并警告陈不许再信神。

1995年年底,陈俊因中共无尽无休的迫害一病不起,于1996年9月19日病逝,年仅46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