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捍卫者姜家文返京,揭看守所内践踏基本人权的罪行

人权捍卫者姜家文返京,揭看守所内践踏基本人权的罪行

图片来源:维权网

2018年7月13日,本网获悉:因“六四”维稳需要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一个月、后被北京公安以无担保人、低保金取保候审的人权捍卫者姜家文,于2018年6月9日重返北京,先是到办案的西城区分局长安派出所索要被扣押的手机,未果,今又到看守所。他讲述了看守所内基本人权遭践踏的遭遇。

姜家文先生说:虽然二十九年过去,但生活在这个充满不公不义的社会环境中的人们,还是难忘那一场令当局如坐针毡的政治风暴,“敏感期”稳定压倒一切大旗下,异议人士和同情“六四”的访民相继遭到抓捕,仅北京市西城看守所就关押了几十人。

我于5月末接到丹东市七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杜刚电话:给你5千元钱你主动回丹东,企图监金黄,被我当场拒绝。6月3日,我在北京暂住地房山区闫村镇大董村,被辖区派出所高姓民警带领丹东市驻京办三人(还有房东夫妻二人)控制在屋内,对接后带到驻京办马家堡路龙湖宫镔馆关押。到次日上午九时许,我接到知名维权人士何斌妻子徐彩虹的电话,说其夫妻二人与安微知名维权人士朱小平同时被天安门广场安检口遭查扣,正在送往相关办案机关。我便写帖文配上图片在互联网上通报。到晚22时许,我在驻京办马家堡龙湖宫镔馆再次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带领西长安派出所五名警员抓捕,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抢夺了我的手机,并对我的物品进行搜查。

当我被送到西城区分局西长安派出所时,何斌、徐彩虹夫妻与朱小平已提前被关押在此。我拒绝做笔录1小时后,被押送至西城公安分局办案管理中心带上定位装置和脚镣。在被关押的近40小时中,每顿饭仅两个小馒头与不到二两的一纸杯水,因水是看守人员给倒的,疑是在此时被下药投毒不敢喝,血糖立即降低饥饿难耐。到6月6日下午,被带上头套、脚镣、棉帽,与何斌、徐彩虹、朱小平同车送至西城看守所,我们四人的罪名均为涉嫌寻衅滋事罪。

我被关押在看守所的2区209监室,进室看到先前因5月28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为大集访拍照被抓捕的內蒙知名维权访民陈文超,可能是大家相识的缘故,陈文超隔天就被调离210监室。进看守所时,医务人员检测血压高至180汞柱,血糖低至3.2及更低,在我有冠心病、脑梗、腰椎骨质增生、低血糖等病重情况下,酷吏还强制带上刑具(手脚相连的手铐脚镣),迫使我高喊打倒共产党来缓解痛苦,一直喊到进监室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这种刑具(俗称狗链)带上后直不起腰,睡不了觉,空调开至低温,不给被盖,冻的感冒发烧,关机(不允许监室里人与我讲话)并不允许同监室人帮助照顾,但我还是得到有良知同监室人的同情与照顾,夜里为我盖被为我解提裤,给我添菜和馒头,四天后因两只手肿的象馒头皮肤磨破才给解除。在押期间,还听说今年3月在小号关押至死一各嫌疑人,被西城看守所掩盖,真相无人知晓。在押30天看守所没有任何人理你,办案单位不提审。这说明所谓的“涉嫌寻衅滋事”完全是出于构陷。

因为我这一次是初进西看,原以为北京是首善之都,中心城区的看守所应该比较规范,应该具有起码的人性化,可事实证明天下乌鸦是一个比一个更黑。

进所安检,自带的药品、硬币及其他物品一律被扔掉,外边市场卖的黄瓜2元钱1斤,看守所里三根就要11元,香蕉4根10.5元,50克左右的鸭蛋卖3元一枚……等等,等于公开抢劫在押人员财物。可笑的是,看守所公示牌上明文规定,在押人员购买生活物品不得超过市场价。

重病缠身,看守所不允许我花一分钱,情愿被抢劫挨宰都不允许,营养极度贫乏,血压高、血糖低始终处于半晕迷状态,感觉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制我于死地。

看守所里公示牌上明文规定在押人员的权利与义务,但没有一项权利能落实,而义务是必须兑现。公示牌上载明生活规范,规定每天室外活动不得低于两小时,可每周只有两天的放风时间,且每次仅十分钟左右,约见住所检察官百般刁难,约见所长没人理你,剝夺了在押人员的一切权利。

看守所里牢头狱霸改称信息员,企图掩盖真相期骗世人,在押人员挤在一起立板睡觉几人一床褥子、被子,而信息员单人占多人面积,被褥按等级(信息员另叫头板、二板、三板)使用,头板六床以此类推,普通在押人员怎么能有正常的被褥呢?分菜和馒头信息员挑剩了才分给其他人,一星期一顿荤菜一盒里仅5~6块肉丁,信息员把每人一个菜盒的肉挑出来,几个信息员吃,看守所为了低成本管理,每顿饭给信息员一盒回民菜,每天可以抽烟,监室里可以自由活动,随意骂人,监室墙壁公示牌清楚写着打击牢头狱霸七种行为,而新时代的信息员(旧时代称牢头狱霸)及乎占全。用犯罪嫌疑人管理犯罪嫌疑人,说白了就是依黑治国,人权状况糟糕程度可想而知。

到7月5日,办案机关说取保候审一年,通知书不签字不给本人,按程序应当归还的扣押的手机拒不归还,被西长安派出所扣押。出了看守所大门,地方丹东市七道派出所所长于壮、元宝区公安分局驻京办刘作新等五人,早已在看守所等候对接。押解回丹在七道派出所等候领导指示十几小时后宣读取保候审相关规章,主题是不允许我离丹返京维权。

我前期北京办案刑拘逮捕取保4次,都是在北京执行,这次为什么交地方执行?隨有相关条文但我己在京常住十几年,过去北京公安一直不给我办暂住证,而在今年四月才允许我办了暂住证,所以异地执行取保候审违法违规,被我当场拒绝。我17年血泪上访,早已家破人残,妻离子散无住所,无退休金,无低保,属于纯粹的“三无”人员,你们让我在丹怎么生存?派出所所长崔晓强无法回答,言尽词穷后说什么这是上级指令。

“新时代”自上而下都在讲什么中国是法治国家,可法又在哪?司法不独立上级就是法律,权钱就是法律。法律就是统治阶级镇压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三权不分立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无奈之下只有擦干血泪坚定信心返京维权。

2018年6月9日回京第一件事,就是到西长安派出所找办案队长高钧要求依法归还手机。高队派下面打下手的警察来接待。我质问:我在网上发帖违法吗?你们违法关押,释放后还继续扣押手机合法吗?警察答:你不但发帖还在推特上反对共产党。我答:我反党是有理由和依据的,因为党代表一切,你们所有的违法行为都应该有这个党来承担责任。警察理屈词穷说:要反就到国外去反去。笑话,共党核心在中国,我到国外反有意义吗?再说外国又没有对我进行迫害。最后,该警察后说分局不让归还,我们就不能归还你,取保一年到期你再来取吧,说完扭头走了。

姜家文:18801207670。
2018.7.12
新闻来源:维权网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