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中共酷刑折磨致残

两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中共酷刑折磨致残

每年的6月26日是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明确规定绝对禁止酷刑。但在中国,因信神被抓捕遭受酷刑折磨的案例却频频发生。日前,《寒冬》就收到了两份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非法抓捕,遭受酷刑折磨致残的案例。

案例一:

廖英,女,50岁,四川省自贡市人,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宁市。2014年9月12日,廖英在聚会途中被中共警察强行抓捕,后遭中共警察酷刑折磨,导致高位截瘫。

2014年9月12日晚上9点多,廖英去一基督徒家聚会时被早已蹲守在院里的三名便衣警察强行抓捕,押至胜利街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给廖英戴上手铐、黑头套带到一秘密审讯地点,将她固定在老虎凳上后离开。

次日上午,国保大队一警察审问廖英个人信息,对其回答不满,就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踢她的小腿。接连几天,警察逼廖英交代教会信息,只要她不回答,警察就用拳头、手铐在其头上反覆乱打、乱敲,狠扇其耳光,还用凉拖鞋在其脸上和头上抽打,打累了停一会儿接着再打。廖英的脸被打得麻木、肿胀,头上起好几个包。

第五天,警察把廖英从老虎凳上放下来,令其坐在地上双脚伸进老虎凳的铁环里。廖英的双脚被紧紧地铐上后,几名警察就强行给其打背铐。因廖英患有肩周炎手臂根本抬不起来,警察使劲拉她的手臂,使廖英的胳膊断裂般地痛。警察打完背铐后,又在手铐与背心中间夹一瓶开水,廖英感到又疼又烫,汗水直往下滴。警察半小时给廖英解开一次手铐,稍作停顿继续对其打背铐,如此反覆折磨了四次,廖英疼痛难忍躺在地上。一警察过来狠狠踢了廖英一脚,吼叫说廖英装死,把她架到老虎凳上铐住,又对其刑讯逼供了七天七夜。最终审讯无果,警察将她押至看守所。

羁押10天后,国保大队两名警察提审廖英,见其仍不交代教会信息,便令廖英站在老虎凳外面,把她的双手和双脚都铐在铁环里,使她无法站立,只能双手紧抓老虎凳的边缘趴在上面,警察恶狠狠地用棍子把她的手撬开,使得廖英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手腕上,疼得她汗水直往下滴。铐了一个小时左右,廖英才被放下来。警察又将其固定在老虎凳上审讯了半个月,仍没审出结果,才将她送回看守所。

2015年5月13日,廖英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于8月25日被押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女子监狱服刑。

一进监狱,狱警就给廖英强制洗脑70天,还逼她写亵渎神的揭批书。廖英不从,狱警便将其作为重点管制对象,专门让她干又脏又累的重体力活(撕钢丝球、抬箱子等)。2016年1月,廖英进监狱不到两个月,就感到后背疼痛难忍,连走路都困难,得用一只手撑着背心才能慢慢行走,狱警却不给她看病,仍逼着她干活。2016年6月22日,廖英病情恶化,实在走不动了,更无法干活,生活都无法自理,就连上厕所、睡觉、起床等都需要其他基督徒帮助,狱警才把她送到监狱医院观察。

住院期间,廖英浑身剧烈疼痛,后背疼得坐不住,医生也不给其吃药、打针,最后彻底瘫痪不能走路,狱警不得已才带廖英去医院做检查。在押廖英返回监室的途中,狱警故意把她横担在轮椅上抬着,使她的双脚在地上拖着,廖英的后背受伤部位正好搁在轮椅的扶手上,导致廖英的脊椎骨裂开,疼得她大声惨叫。

8月1日,医生告知廖英的诊断结果是:胸椎结核、椎旁脓肿、高位截瘫,急需手术。手术后,狱方怕担责任,才勉强同意给廖英办理保外就医,回家养病。9月11日,廖英被丈夫接回家,后背打钢板的地方至今仍未恢复。

案例二:

周友静,女,55岁,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人。2016年10月的一天,周友静在去一基督徒家的路上被中共警察抓捕。为逼周出卖其他基督徒,中共警察对其下迷魂药并酷刑审讯,将周的三根肋骨打骨折,致使周生活不能自理。

2016年10月25日下午6时许,周友静准备去一基督徒家,途经南京市浦口区汤泉街道龙山社区西二路时,被南京市公安局警察围捕。警察把周的双手反铐,给其头上套黑色塑料袋,将其押到浦口区江浦街道海都路时兴宾馆地下室审讯。

在地下室内,警察令周友静脸贴墙站着不许动,稍微一动就对她扇耳光、拳打脚踢,长时间的站立使周的双脚肿得像馒头。接下来的几天里,浦口区国保大队警察一日三餐给周送饭吃。周吃完那些饭后就出现头脑昏沉,迷迷糊糊,后来分不清白天晚上,脑海里出现很多幻觉:所有住房被查封,儿媳、孙子、婆婆等有的被推土机压死,有的被枪打死……警察趁周犯迷糊时,逼问她一些其他基督徒的信息。之后,周还出现幻听现象,听见好多汽车警报器在响,有人叫她往外跑,再不跑马上就被送走等等。这些幻觉促使她一个劲地往外跑,警察便使劲扇周耳光,周被打得脸红肿,嘴角出血。一警察又猛地将周踹倒,双膝跪在她的腰部,给其打背铐(将她一只手从肩往后拉,另一手从后背往上拉,用手铐铐住),之后,将其拽起摁住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身体虚弱的周被折磨得头脑胀痛,喘不过气,只能强忍着两腿跪在地上。由于周迷迷糊糊,出现幻觉,接下来受到了怎样的摧残折磨,她无法说清楚。期间,警察到周的住处搜走一台平板电脑、两台MP5播放器、手机以及一些信神书籍。

11月9日,国保大队的一女警再次审问周友静,此时的周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警察怕周死在宾馆给他们添麻烦,才将她送进浦口区中心医院。经医生检查,周的左侧第6 至8肋错位性骨折,右侧第4肋及左侧第5肋不全性骨折,胃部有聚液。住院期间,国保大队警察又采用软招诱骗周交代其他基督徒,还让她在不信神的保证书上签字,周未随从。警察强行抓住周的手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后又让周的丈夫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次日将周释放。

周友静出院后,生活无法自理。国保大队警察并没有放过周,在周的儿媳跟前挑拨说周信神会影响孙子上大学、参军,还欺骗周的丈夫说周的伤是自己跌撞的,导致周的家人反对周信神,对周说一些讥笑、嘲讽的话,使周身心受创。

新闻来源:寒冬/王公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