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警察暴力洗脑:基督徒遭烟烧、性虐、沸水烫

赵亮(化名),男,时年20岁,山西省人,系全能神教会一信徒。2014年5月,赵亮去一聚会所时被中共警察围捕,后被带到省防范办教育转化基地秘密审讯。为获取教会信息和个人信息,国保大队长程飞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乳头和下体;用滚烫的开水浇其下体及全身,一连浇了四壶开水,赵亮下体的肉皮全部被烫掉,浑身被烫出大大小小的血泡,后被医院鉴定为中度烫伤。

以下是赵亮被中共警察迫害的详细经过:

2014年5月26日上午8点,赵亮刚走进太原市一聚会所,就被国保大队中队长王某和刑警队、分局国保队及当地派出所等八名警察围捕,警察以赵亮没有身份证为由,强行将其带至当地派出所。当日下午4点多,赵亮又被转押至山西省防范办教育转化基地。

刑警队大队长、副队长和两名陪教审问赵亮的个人信息及信神情况,并颠倒黑白释放许多邪说谬论想给其洗脑,一连灌输了三天。

5月29日中午,山西省运城市国保大队长程飞审讯赵亮,程飞拿出纸和笔让赵亮写出家庭地址和姓名,赵亮怕给教会其他基督徒带来麻烦不愿写。程飞令赵亮伸出手,将烟灰弹到他的手心,又用火红的烟头烫其食指的最低端,并来回转动烟头,疼得赵亮冒出一身冷汗,食指下边被烫出一个血泡,直到逼得赵亮报出家庭地址才停止折磨。

5月30日中午,程飞给赵亮播放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视频,看完后逼其写感想。当晚9点多,程飞看到赵亮写的感想全是见证神的内容,当即兽性大发,狠扇赵亮几耳光,将其提起来摔打几次,又勒令赵亮脱光衣服,将一杯开水顺着赵亮的肚子往下倒,一连倒了两杯,但其仍不解气,又令陪教去烧一壶开水。程飞阴笑着对赵亮恐吓道:“这下,哼!让你尝尝被100℃开水浇的滋味!”在开水还未烧开之前,他命两名陪教将赵亮摁到床上,用火红的烟头烫赵亮的乳头,烫得直冒青烟,烫完乳头又烫其下体,边烫边逼其交代教会信息,疼得赵亮浑身发抖,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陪教把开水拿来后,程飞令赵亮站在床边,他端起热水壶口紧贴着赵亮的身体,见赵亮不肯交代,便抓住赵亮的下体,一连浇了三杯滚烫的开水,赵亮顿觉无数根钢针扎进肉里疼痛难忍,失声惨叫,下体的肉皮全部被烫掉,不停地往下滴油,他整个身体不停地抽搐、颤抖。程飞无视这一切,更加疯狂地往赵亮身上一杯一杯地浇开水,水用完了就命陪教去烧,一连浇了四壶开水,赵亮浑身被烫得都是大大小小的血泡,大的足有苹果大小,小的也有鸡蛋那么大,惨状不忍目睹,就连旁边的两个陪教都不敢直视。最终赵亮什么都没说。

5月31日早上,防范办的科长看赵亮的伤势严重,怕出人命但责任,不得已将赵亮带到太原市太钢烧伤总医院治疗,并威胁赵亮:“如果医生问起烫伤的原因,你就说是暖瓶破了烫成这样的,如果你说错话,后果你应该知道!”经检查,医生说赵亮的伤情被定为中度烫伤,需要住院治疗,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中共警方唯恐赵亮与他人接触,将他们的恶行暴露出去,拒不同意赵亮住院,答应每天带其到医院换药。

半个月后,赵亮的伤势还未完全好转,警察又安排心理学研究生、大学唯物论教授、宗教牧师、大学教师等八人相继给赵亮洗脑,强行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观点等思想,逼其观看诋毁全能神教会的视频,说亵渎神的话,软硬兼施长达两个月之久,最终洗脑以失败告终。
2014年8月1日,赵亮获释。

据悉:赵亮回家后,仍被中共警方监视,没有自由。每星期赵亮都得去派出所作思想汇报,并且随叫随到。一个月后,村书记还到赵亮家警告、威胁,不许他再信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