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世界人权报告—中国和西藏

2018年世界人权报告—中国和西藏

(图片来源:人权观察)                       《2018年年度报告》完整版

自五年前习近平主席掌权起,对人权广泛、持续的攻势在2017年未见稍减。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7月在重重戒护下病逝医院,凸显中国政府从骨子里蔑视人权。短期内,人权前景黯淡,尤其习近平至少可望继续执政到2022年。面对中国人权纪录不分对内对外日益恶化,各国政府在2017年并未努力加以抵制。

中国原本已是全世界网络言论审查制度最严厉的国家之一,2017年又加强限制翻墙工具以及对教育和大众传媒的思想管控。学校和官方传媒不停宣导中国共产党至高无上,并且比以往更强调习近平作为“核心”领导人的地位。

有关当局在2017年对更多人权护卫者──包括外籍人士──进行表演性审判,利用官方媒体和社交网站播出他们被迫认罪的录像,并且转播庭审过程。为确保囚犯服从,公安人员对部分囚犯施加酷刑,不许他们会见自行选择的辩护律师,且禁止对外联络长达数月。

在新疆,一个以1千1百万操突厥语维吾尔族居民为主的名义上自治区,尽管无法证明存在有组织威胁,当局仍不断加强大规模监控和增派安全部队。此外,当局并制定多项新政策,剥夺维族应享有的文化和宗教权利。

香港人权纪录骤然倒退。香港法院于7月取消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当选资格,8月又判决三名重要学运领袖入狱。

随着中国的全球影响力持续增长,其侵犯人权行径现已具有国际意涵。4月,维族人权活动者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经认证为非政府组织成员赴联合国出席论坛活动,却被联合国纽约总部安全官员逐出大楼,且未说明理由。

6月,欧洲联盟史上首度未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常设议程(standing agenda)项目发表声明,要求理事会关注特定国家情势。欧盟必须通过全体成员国一致的共识决才能做出这类干涉行为,但遭希腊作梗,因为希腊与中国贸易关系紧密,不愿批评中国的人权侵犯。中国官员全年不断施压世界各国政府,要求遣返涉嫌贪污的内地官员,毫不顾虑中国国内欠缺法律保障,以及中国境外的难民地位审定程序。

虽然代价极高,2017年的中国仍不乏有人为权利与正义挺身而出。维权人士,例如致力于女性、障碍者或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权利的人士,持续通过司法案件寻求有限救济,同时提升公众意识。其中重要的一小步是,河南某公立医院强迫男同性恋者接受歧视性的“扭转治疗”,7月遭法院判决败诉。但该判决意义狭隘,因法院仅认定医院若违反本人意愿收治病患将构成侵权。

人权护卫者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于2017年过世,令人看清当局对待和平倡导人权、民主人士多么残酷无情。7月,以“煽动颠覆”罪名判刑11年、服刑将满9年的刘晓波,因癌症病逝沈阳某医院,死前遭国家安全人员严密看管。在住院期间,当局将刘晓波与刘霞夫妇与其他亲友、支持者隔离,并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病的要求。刘晓波去世后,刘霞遭当局强迫失踪。政府并骚扰、逮捕一批公开表达悼念的刘晓波支持者。

在始于2015年7月的全国性镇压中被捕的维权人士和律师,于2017年持续遭到当局的政治性检控。律师王全璋、维权人士吴淦仍被公安机关拘押,以莫须有罪名等候开庭或宣判。11月,律师江天勇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因“709大抓捕”被捕人士大多已经获释,但他们继续受到密切监视,难以接触朋友、同事;有些人揭发在拘押期间曾遭刑讯逼供。当局也继续骚扰、恐吓在押人员的辩护律师,下令律师不得对媒体发言,并有数名律师因年度考核未通过而被吊销执照。

3月,广东省一法院先后以毫无根据的“煽动颠覆”罪名,将女权人士苏昌兰、网络政论家陈启棠分别判处三年、四年半徒刑。苏昌兰已于10月刑满出狱,但因狱中缺乏医疗照护、生活条件恶劣,导致她的健康严重恶化。3月,四川省一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名将艺术家陈云飞判刑四年,因为他参与纪念六四屠杀活动。

中国政府还企图消灭国内少数独立人权信息网站,将其负责人下狱。8月,云南一法院将公民记者兼抗争纪录者卢昱宇判刑四年,罪名是“寻衅滋事”。同样在8月,当局指控《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泄露国家秘密”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若被定罪,刘飞跃可被判处无期徒刑。资深维权人士、人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自2016年11月起被拘押,他身患肝病但无法得到适当医疗。

8月,著名人权律师及维权人士高智晟从陕西省住处失踪。当局事后通知高家人说,他已遭公安机关拘留。

中国继续拘捕在中国促进人权的非公民人士。3月,广东当局任意拘押台湾民运人士李明哲。在将拘押并断绝与外界联系、不准会见亲属长达六个月后,湖南省一法院将李明哲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与李明哲同案受审的中国大陆维权人士彭宇华,也以相同罪名被判刑七年。

言论自由

当局采取多项新措施限制网络翻墙软件,即网民用来绕过中国防火长城以便不受审查浏览互联网的工具。2017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新规定,凡未经该部事前许可提供翻墙工具即为违法。

3月,重庆市政府出台新规定,禁止未经许可在该市使用互联网翻墙工具。任何个人或公司若违反规定,将被责令停止联网并给予警告。这是立法全面禁止使用翻墙工具的首例。同月,广东省一法院将非法贩售虚拟专用网络(VPN)的邓杰威判刑九个月。VPN可避免服务商或政府监控网络使用者的浏览活动,保护个人隐私。

7月,苹果电脑(Apple)以遵守政府法规为由,将其中国区应用商店的数十种VPN商品下架。8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下令电商巨人阿里巴巴等五家网站清除出售VPN服务的店铺。9月,公安机关以“煽动颠覆”罪名逮捕维权人士甄江华,他架设了一个教人如何避开网络审查的网站。11月,苹果公司致函答覆两名美国参议员询问,证实该公司今年已从中国区应用商店移除674种VPN商品,理由是遵守政府法规

有关当局进一步紧缩社交媒体审查。6月,当局关闭数十个娱乐八卦微信公众号,呼吁互联网业者“积极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遏制“低俗媚俗之风”。8月,网信办再度出台实名注册新规定。9月,微博开始封锁未实名注册用户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帖或跟帖他人文章。

9月,网信办规定线上聊天群组的建群者须为群组内其他用户的发言负责。这项规则要求网络服务商为聊天群组用户设置信用评分制度。违反中国法规的用户将被扣减积分。

9月,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微信群主刘鹏飞,其聊天群组经常讨论政治社会议题。

有关当局继续攻击学术自由。1月,广州中山大学禁止该校教员在课堂上批评中共。6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经过一个月调查后发布报告,指责14所主要大学在政治思想方面工作不力。数名大学教授因在社交媒体批评中国政府而被解聘。8月,北京师范大学古文字学副教授史杰鹏因发表“错误言论”而被学校开除;他曾说毛泽东是“魔头”。

8月,剑桥大学出版社坦承,该社出版的《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有超过300篇文章遭该社应中国政府要求而禁止浏览。此事引发强大国际反弹,迫使该出版社恢复文章连结。11月,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Springer Nature)承认,为遵守中国相关法规,已在其中国网站上撤下逾1,000篇文章。

3月,有关当局发布减少外国童书在中国出版数量的新措施。8月,教育部公布新版中小学人文科目教科书,大量增加介绍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篇幅比重。

经常出版批评中国领导人书籍的瑞典籍书商桂民海,2015年10月在泰国遭到绑架。中国政府将桂民海秘密拘押于国内两年后

香港

香港的公民自由,在该市主权于1997年归还中国20年后,因中央政府干涉力度增加而日益缩减。

反对党及其支持者日益面临当局骚扰。4月,公司注册处拒绝香港民族党办理登记,理由是该党推动“香港独立违反基本法”。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港期间,有些和平的民主派抗争者遭香港警察和内地公安跟踪、骚扰或逮捕。

4月,香港警察以“非法集会”、“妨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等罪名逮捕11名民主派示威者。这些示威者是为了抗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强迫香港法院取消独派议员资格而触法。7月,香港法院取消四位民主派立法会成员的议员资格,因为他们2016年宣誓就职时更动其効忠国家的誓词。

3月,两名大陆政府顾问表示,中央政府将更加依靠“法律手段”──暗示操弄特区司法制度──加强中央管控。4月,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首席法律官员表示,香港若“解决不了一国,就不要谈两制”。大陆官员6月宣布,规定香港除外交与国防事务之外应当享有“高度自治”的《中英联合声明》,“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

8月,香港上诉法庭将民运学生领袖周永康、罗冠聪和黄之锋分别改判六到八个月徒刑。这三人均因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发起和平示威而被控“非法集会”,原已获初审法庭判处社会服务令,但身为政治委任官员的律政司长显然出于政治动机而诉请法院加重三人刑罚。

同样在8月,香港上诉法庭将2014年因另一起反政府示威被控“非法集会”的13名被告定罪。这13人原本被判社会服务令,但在律政司要求量刑复核后,全被改判八至13个月监禁。10月,终审法院批准周、罗、黄三人交保释放,等候上诉。

新疆

中国政府长期将新疆的和平维权活动与暴力混为一谈,将维族人的语言、宗教等民族认同象征视为威胁。维吾尔人对政府政策的反感,既表现在和平示威,也表现为暴力袭击。然而,由于当局在新疆严禁独立报导,不论和平示威或暴力攻击的细节都不为外界所知。

2017年,中国政府持续在新疆实施2014年以来的“严打”行动,声称要以“非常规手段”打击恐怖主义。自陈全国于2016年8月由西藏转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区政府为加强原已严密的安全措施,又增聘数千名保安人员。7月,当局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部分地区强迫居民在手机上安装监控软件。2017年,新疆区政府并在维族干部中展开打击“两面人”行动,整肃被认为反党的维族人士。4月,和田地区有97名官员遭到查处。

有关当局日益限制、惩罚维族人与外国保持联系。2016年10月,当局开始任意收缴新疆居民的护照。约自2017年4月起,当局任意拘押数千名维族及其他民族穆斯林,把他们关在学习中心强制接受“爱国教育”。

有关当局并且下令海外、包括埃及的维族留学生返回新疆;7月,埃及当局疑应中国要求开始抓捕滞埃未归的维族留学生。迄9月止,约有20名维权学生被强迫遣返新疆,但只有12人获释。部分被遣返学生遭到拘押;留学埃及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的伊斯兰学者海尔布尔・土赫提(Hebibulla Tohti)回国后,遭新疆一法院判刑10年。

2月,据信由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或称ISIS)传出的一支视频显示,有多名维族战士宣誓将让中国“血流成河”──该组织首度威胁以中国为攻击目标。据2016年的一项研究指出,至少已有114名维族人加入ISIS,但各方估计人数差别很大,参与程度也仍然不明。

4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生效,禁止蓄留“不正常”胡须或在公共场合穿着蒙面罩袍。同样在4月,新疆当局发布新规定,禁止父母为孩子起名时选择具宗教意义的数十个名字,例如沙达姆(Saddam)、麦地那(Medina),理由是这种名字可能“渲染宗教狂热”。

西藏

藏族地区有关当局持续严厉限制宗教、言论、迁徙和集会的自由,至于地方官员圈地采矿,有时并涉及安全部队恐吓、任意施暴等民众关切的议题,却置若罔闻。2017年,官员对电话和网络通讯的监控有所加强。

六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联名致函中国政府,关切2016年底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遭大规模驱逐僧众、拆毁僧舍事件。2017年8月,类似的驱逐拆迁行动据报又在甘孜州亚青寺重演。

持中国护照到印度参加2017年1月达赖喇嘛法会的数千名藏族人被提前召回,藏区官员企图没收所有出国护照,威胁要报复出国旅行人士及其境内家属。

6月,四川白玉县居民示威反对圈地;7月到8月,青海省居民为数项政策发动和平抗议。6月23日,拉萨市中心有一人高呼抗议口号后自戕。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之间,四川省阿坝州至少发生六起抗议,但因极端监控恐吓,外界尚无法获知详情。

藏人持续以自焚抗议中国政策。迄撰稿时止,2017年共有四人采取此举。

宗教自由

政府规定宗教活动仅限于官方认可的五大宗教,而且必须在官方许可的场所进行。宗教团体的人员任命、出版、财务和教育培训等事项,仍须经过有关当局许可。许多不受政府控制的宗教团体被列为“邪教”,其成员常遭公安机关骚扰、酷刑、任意拘押和监禁。

2017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加拿大籍富商孙茜,指控她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孙茜是1999年被查禁的气功及信仰团体法轮功的修炼者,她据报遭到辣椒水、工字鍊和剥夺睡眠等酷刑虐待。

5月,有关当局逮捕浙江省温州市天主教地下教会的邵祝敏主教。邵主教拒绝加入官方控制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北京和梵蒂冈持续谈判外交关系正常化,但双方对话仍因中国教区主教任命权问题而陷于拉锯。

9月,中国修改2005年《宗教事务条例》。新《条例》将于2018年2月生效,内容新增多项“遏制极端”、“抵御渗透”的规定,包括禁止擅自进行宗教教育培训、或组织公民到海外参加宗教培训、会议等活动。来自境外组织或个人的捐赠不得超过人民币10万元(约15,000美元)。新条例并使地方有关当局对宗教活动的控制权扩增。

云南省有关当局在2017年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起诉十几位基督徒。10月,其中至少三名被告遭判刑四年

女性和女童权利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报告,在2017年性别平等排名之中,中国在144个国家中落居第100名,而且是从2008年位列第57名以来,连续第9年排名下降。10月闭幕的中共党代会没有选出任何女性担任高层政治职务,令人讶异。中国女性和少女持续面临性侵犯与性骚扰、就业歧视以及家庭暴力。

中国政府仍然敌视女权行动。2月,女权人士发声平台“女权之声”遭新浪微博禁止发文30天。从5月到6月,广州市公安局强逼五名女权人士迁离租住地点,报复她们利用公共交通工具进行反性骚扰宣传活动。9月,当局终于取消对女权人士武嵘嵘的10年出境禁令,使她得以赴香港求学。

障碍权利

中国已于2008年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然而,身心障碍者仍持续面临教育和就业等各方面歧视。

2月,有关当局终于公布《残疾人教育条例》,取代早已落伍的1994年旧法。新法虽有进步但仍远远不足,众多被分配到普通学校就读的身心障碍儿童仍面临歧视性的阻碍。新法规定身心障碍学生由半官方的专家委员会负责评估,根据学生的“身体状况、接受教育的能力和适应学校学习生活的能力”提出入学、转学建议。然而,不让身心障碍儿童就读普通学校,或不提供他们就读普通学校所需的支持,本身就已违反《残疾人权利公约》。

3月,官媒报导一名15岁自闭症儿童在广东省某为流浪乞讨人员而设的“托养中心”死亡,引发舆论关注这类机构管理不善问题。

教育部4月出台值得肯定的新措施,规定高校入学考试应予身心障碍考生便利。虽然当局已在2014年规定高考须为视障考生提供盲文或电子考卷,但新规定包含更多实施细节,并将其他障别考生(如聋生)也纳入便利范围。

性倾向和性别认同

尽管中国早在1997年就将同性恋从精神障碍除名,但尚无法律保障人民免受基于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同性侣伴关系仍不合法。

5月,中国当局关闭一款热门的女同性恋约会APP。6月,政府禁止网络视听节目展现包括同性恋在内的“不正常性关系、性行为”。7月,当局强迫LGBT团体“Speak Out”取消成都演讲大会。稍早,Speak Out预定5月在西安举行的大会也被取消,筹办者被拘留并警告该市“不欢迎”LGBT活动。

难民和庇护寻求者

北京在2017年似乎也加强对朝鲜难民与庇护寻求者的强迫遣返行动:仅7、8两月就有41人被捕,而2016全年只逮捕51人。

主要国际行动者

虽然中国人权情况在2017年持续恶化,引起欧洲议会、美国国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以及各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纷纷公开表达关切,但“志同道合”的各国政府对于各种负面发展,例如香港和平示威者遭判监,反应却不如往年强烈。尽管美国曾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6年3月会期中代表12国发表关注中国侵犯人权的联合声明,但在该理事会2017年各项会议中,美国却没有再提出联合声明持续跟进。

2017年1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主持习近平主席在日内瓦万国宫对公民社会发表的闭门演说。然而,对于中国人权环境恶化,以及人权是联合国工作三大支柱之一,古特雷斯皆未置一词。

在6月1~2日的布鲁塞尔峰会上,欧盟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公开对中国人权侵犯“表达关切”,但并未呼吁释放政治犯(其中包括多名欧盟公民)或废除侵犯法律。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9月会期中,欧盟曾对中国提出质疑。

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要求中国当局履行承诺,让德国非政府组织(NGO)依据中国新订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办理注册。该法已于2017年生效。

同样在6月,意大利警方短暂拘留多里坤・艾沙后释放,作为着名维族人权活动家和德国公民,他当时受邀到意大利参议院演讲。意大利当局拒绝说明艾沙被捕是否应中国要求。

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引渡条约,因澳大利亚政治人物抗议而未完成签订。抗议人士反对将任何人遣送中国,因为中国司法系统充斥人权侵犯。

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商人向澳大利亚各政党捐赠了巨额外国政治献金,令人怀疑中国企图影响澳大利亚政府施政。澳大利亚国会3月呼吁禁止一切外国来源的政治献金,政府并下令检讨反间谍法。

7月,美国数度发出声明谴责中国不让刘晓波自由选择就医地点。但刘晓波去世仅几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盛赞习近平主席是“很棒的家伙”、“伟大领导人”。

外交政策

5月,中国主办“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最盛大集会,该倡议是横跨65国的开发计划,据中国表示将投入逾1万亿资金。许多参与国过去都曾有为重大开发与基建项目容忍严重人权侵犯的历史。

主要国际金融机构,包括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世界银行,都没有采取适当措施确保其参与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必须符合坚实的人权条件。

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俄两国联手在2月否决一项制裁叙利亚使用化武的决议案。9月,安理会就缅甸军方虐待国内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族群问题举行闭门讨论会,据与会外交官表示,中国反对任何肯定逾63万逃抵孟加的拉罗兴亚难民拥有返乡权利的说法。虽然联合国高级官员将缅军行动称为“族群清洗”,中国官媒却将其视为坚决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而大加赞扬。

《2018年年度报告》完整版

Human Rights Watch. 2018年世界人权报告—中国和西藏© 2018 by Human Rights Watch.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