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5 年度报告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5 年度报告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5 年度报告

2015年中国大陆境内的宗教自由形势比2014年更加恶化。同时,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法治进程则出现了自“文革”结束后最大的倒退。

2015年是习近平执政的第三个年头。习近平政权的“选择性反腐”运动还在进行,继公开审判原政治局常委、“政法王”周永康和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后,又把中央军委的两个副主席及原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一批中共高级党政军领导人清洗下来。这些举动可以看出习近平政权还不稳定,基于利益纷争的党内派系斗争十分激烈。2015年,数以百计的省、部级及大型国企的领导人相继被查处,以反腐败名义的权力整肃和权力重组正在向省、市级延伸。在舆论宣传上,左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很显然,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目前陷于停滞状态。

2015年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几十年以后首次趋缓。事实上,中国经济正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危机:很多产业如钢铁、建材、能源、房地产等产能过剩,制造业出现大量厂家倒闭,外贸严重萎缩,外资纷纷撤离,导致大批工人失业。股市大幅震荡日渐萧条,人民币急剧贬值。依靠政府投资来保证每年的经济增长已进入瓶颈阶段,投资早已严重过剩。地方政府的债务也到了偿还高峰,但一向严重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财政和税收收入逐年下降,根本无力偿还巨额债务,很多地方政府连准时发工资都无法保证。中国社会的贫富分化已严重到了惊人的地步,百分之五的人口占有了近70%的社会财富。

中国社会由于体制的和历史的原因积累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现在已进入了危机爆发的集中阶段。中国失业和半失业人口有两到三亿,中国贫困人口也有不少于两亿的人口。股市萧条,房地产面临崩盘,通货膨胀及金融危机一触即发。环境污染也严重到了令整个社会人心惶惶的程度。权贵经济的肆意发展造成了社会所谓的“精英阶层”与民争利,并且由于法治的严重缺失,普通民众在合法权益遭受侵犯后,不能通过正常的法律手段来维护自身的权益,造成了几千万的冤民成为访民。但地方政府动用公权力打压访民,使得访民几乎无法通过信访渠道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因此每年几十万起的群体事件给中共统治带来了挑战。自周永康时代建立起的维稳体制,每年消耗超过军费开支的维稳费用,也成了政府行政成本越来越高的重要原因。

中共在独裁统治中国大陆68年后,积累了大量无法化解的仇恨和社会矛盾。这个体制的受害者遍及社会各阶层,中国已然成了一个人人“互害”的社会。习近平政权不反思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一味依赖政治高压的手段来治理国家。一方面,通过大规模的选择性反腐来清洗政治上的异己力量,另一方面,对于敢于挑战中共一党独裁统治的政治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社会公知和人权活动分子,进行毫不留情的镇压。这种镇压是从1989年以后最严厉的。继以莫须有的罪名重判高龄女记者高瑜,到以7条推特言论而获罪的人权律师浦志强受审,重判维权普法女英雄贾灵敏,到大规模逮捕并重判政治异议人士如郭飞雄、刘远东、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等。尤其是在2015年7月9日到10日,中共大规模逮捕、拘押、强制传唤、约谈、威胁和警告全国的维权律师群体和人权活动分子近350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了一批著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分子如周世锋、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赵威、李姝云、吴淦、包龙军、刘四新、谢远东、谢燕益、黄力群、谢阳、戈洪国、李春富、胡石根等几十人。同时,大量律师及其人权活动分子及其家属被限制出境。被强制关闭的律师事务所有三家。涉及省份达到23个省市。7.10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惊。这种超常规、超法治的政治打压宣告了习近平政权为了维护统治稳定而不惜动用任何手段。

2015年7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字通过了《国家安全法》。这个法律再次确定了中共一党执政的合法性,表明了中国会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抵制不良文化。该法第25条规定“中国必须防范和惩治网络攻击和散布违法有害信息等行为”。这个法律的出台,宣告了中共把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各方面的安全纳入了国家安全的范畴,为中共政府实施的高压独裁统治打下了基础。2015年,中国还通过了《反恐怖主义法》草案、《网络安全法》草案以及《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

2015年宗教自由形势也到了文革后最为严峻的年份。中共政权把宗教势力当成了危害国家政权的力量。习近平参加了中共中央统战部在2015年5月18日-20日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习近平对国内宗教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习近平强调“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准,必须辩证看待宗教的社会作用,必须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导宗教努力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服务。”

中共中央统战部和国家宗教局数次召开宗教工作会议尤其是基督教天主教工作座谈会。2015年,中国各级政府加强了对所谓“邪教”和非法教会(即家庭教会)的打压力度。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浙江省省委省政府在2015年对全省教会(主要是三自教会)的打压更加严重。全省近90%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被强拆的教堂有几十所。全省逮捕或判决的教会牧师及神职人员有几十人。浙江温州警方还逮捕了三名为教会维权的北京律师。2015年1月29日,杭州警方刑事拘留了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全国“两会”常委、杭州崇一堂主任牧师顾约瑟。这是自文革以后被捕的宗教界最高职务人物。

2015年,浙江、广东、贵州、广西、四川、新疆、西藏等地区是宗教迫害最为严重的地区。出现了一批遭遇严重逼迫的教案,大量家庭教会被关闭,大批牧师、神职人员和信徒遭拘押,教会财产被没收。学校被全面限制有任何宗教活动,连各地教会的夏令营或主日学也被全面禁止。高校内开展清查有宗教信仰背景的师生,甚至发生多地学校倡议抵制圣诞节等节日。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加速推进“基督教中国化”的运动,无论从教堂建筑到内部传教,都要把基督教改造成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和谐的宗教。浙江省政府宗教管理部门还发起了多项针对教会的运动,宣告了政府全面介入教会日常管理活动的开始。
总之,2015年的各种情况表明,习近平政权全面收紧社会管控手段,对政治异议、依法维权和人权活动包括NGO非盈利组织实施全面打压。人权和法治状况全面退步,甚至又回到了“政治恐怖”时代。宗教界尤其是基督教家庭教会受到比以前更严厉的打压和逼迫。

2015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境内遭受政府逼迫的综合程度继续升级。根据迫害事件总数、迫害总人数、抓捕人数、判刑人数、虐待事件总数和受虐待总人数,这六项衡量指标的综合计算评估,相对于 2014 年大幅上扬了 4.74%。

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5 年度报告

报告来源:对华援助网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