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援助协会报告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7 年度报告

2017年,习近平在中共19大党章里字里行间俨然被 “加冕”成为了中共自毛泽东以来又一个红朝皇帝!此事件将如何影响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未来整体发展走向尚有待观察,但肯定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则不言而喻。2017年,影响中国大陆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直接最大因素是中国国务院颁布的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和中共19大报告中关于宗教管理的政治决策表述。如果说2016年标志着中国大陆宗教政策的核心纲领正式由江泽民的“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转变为习近平……阅读全文

2017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遭受逼迫的十大案例

下面由对华援助协会所挑选的 2017 年度十大逼迫案例(有些是多个合并为一的案例),基于综合考虑逼迫的严重程度、影响力和意义,都属于代表性的案例。这些案例涵盖大陆境内东西南北中不同地区,涉及城市和农村,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遭受逼迫的基督徒个人,除境内之外,也有来自境外,包括教牧人员、普通信徒、基督徒维权律师、基督徒政治异议人士等。…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6 年度报告

2016年,影响中国大陆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最大事件是2016年4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与往年相比,或者说自进入21世纪以来,2016年标志着中国大陆宗教政策承上启下的大转折:中国大陆宗教政策的核心纲领正式由江泽民的“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转变为习近平的“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宗教政策主题词正式由“社会主义”转变为“中国化”。这种大转折在下述三个维度方面表露无遗。首先,继2001年15年之后,中共再次以最高规格于2016年上半年的4月份召开了全国宗教会议,习近平在继2015年9月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之后,……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5 年度报告

2015年中国大陆境内的宗教自由形势比2014年更加恶化。同时,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法治进程则出现了自“文革”结束后最大的倒退。2015年是习近平执政的第三个年头。习近平政权的“选择性反腐”运动还在进行,继公开审判原政治局常委、“政法王”周永康和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后,又把中央军委的两个副主席及原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一批中共高级党政军领导人清洗下来。这些举动可以看出习近平政权还不稳定,基于利益纷争的党内派系斗争十分激烈。……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4 年度报告

2014 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境内遭受政府逼迫的综合程度急剧升级。根据迫害事件总数、迫害总人数、抓捕人数、判刑人数、虐待事件总数和受虐待总人数,这六项衡量指标的综合计算评估,相对于 2013 年大幅上扬了 152.74%。参照对比对华援助协会往年的报告资料可知,在过去八年里逼迫程度持续上升,年度几何平均增长率为 166.47%。…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3 年度报告

2013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境内遭受政府逼迫的综合程度急剧升级。根据迫害事件总数、迫害总人数、抓捕人数、判刑人数、虐待事件总数和受虐待总人数,这六项衡量指标的综合计算评估,相对于 2012 年大幅上扬了 38.82%。参照对比对华援助协会往年的报告数据可知,在过去八年里逼迫程度持续上升,年度几何平均增长率为27.78%。…阅读全文

2013 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遭受逼迫的十大案例

2013 年是中国家庭教会继续受到无神论共产政权打压的一年,没有丝毫迹象表明中国政府会让家庭教会合法化和公开化,相反,它持续地进行骚扰、逼迫甚至抓捕和判刑。与此同时,中国的合法基督教教会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也由于教产、信仰活动与政权发生众多摩擦,基层三自会牧师、信徒和教会受迫害案例不断涌现,让世人看到连三自会都处境艰难,更何况家庭教会呢?……阅读全文

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 2012 年度报告

2012 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境内遭受政府逼迫的综合程度继续升级。根据迫害事件总数、迫害总人数、抓捕人数、判刑人数、虐待事件总数和受虐待总人数,这六项衡量指标综合计算评估,相对于 2011 年上扬了 13.1%。参照对华援助协会往年的报告数据可知,在过去 7 年里逼迫程度持续上升,年度几何平均增长率为 24.5%。…阅读全文

2012 年度基督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遭受逼迫的十大案例

2012 年是中国政局和社会急剧动荡的一年,此伏彼起的火爆突发性事件为国内和国际提供了一连串扣人心弦的戏剧化新闻。时事变更,政权交替,耶稣基督的教会仍然不断遭受多种形式的逼迫;同时,继续默默地持守着信仰,等候那风雨蹉跎的岁月满了。下面所挑选的 2012 年度十大逼迫案例(有些是多个合并为一的案例),基于综合考虑逼迫的严重程度、影响力和意义,都属于代表性的案例。这些案例发生在大陆境内的不同地区,涉及城市和农村的家庭教会、三自教会、天主教会,以及遭受逼迫的基督徒个人,包括教牧人员、维权律师、政治异议人士、高校学生、计划生育受害者。…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