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女孩董瑶琼被送株洲精神病院 中国各地急撤习画像

泼墨女孩董瑶琼被送株洲精神病院 中国各地急撤习画像

美公民力量发起拯救泼墨女孩紧急联署
上海女孩泼墨习近平。(视频截图)

北京 — 7月4日在上海泼墨习近平像而被捕的湖南打工女董瑶琼目前已被当局送进精神病院。几名湖南公民行动者7月22日赶到董瑶琼老家获得其母亲对这一事态发展的证实。与此同时,中共十九大以来开展的极力吹捧“伟大领袖”、“掌舵人”的造神运动明显降温,各地的习近平宣传画和以往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被紧急撤下。

美国之音获得的独家消息来源说,在上海海航大厦外向习近平画像泼墨的董瑶琼已被送往湖南省株洲市第三医院(当地一所精神病医院)。

泼墨女孩董瑶琼被送株洲精神病院
董瑶琼母亲周莲娇也是打工女。7月16日从广东赶回湖南攸县家乡在县政府见到被上海警方押送的女儿。(湖南公民行动者提供图片)

知情的公民行动者对美国之音透露说,董瑶琼7月16日被上海警方送回老家湖南省攸县,在当局的安排下与其母亲和当天从上海赶回的弟弟董瑶龙见面,当天就前往株洲市第三医院办理住院手续,董母周莲娇在株洲住了两晚后返回老家攸县,董瑶琼的18岁弟弟只住了一天又返回上海打工。

在网络上直播的董父董建彪与画家华涌在云南香格里拉深夜被国保抓走后,目前处于当局严密监控之中,外界无法与之联系。

湖南的一名公民行动者表示,他于7月22日到达董瑶琼的家乡湖南省攸县桃水镇,找到了董瑶琼的母亲周莲娇。周莲娇在工作地广东接到儿子董瑶龙的电话才得知董瑶琼被拘捕。

据介绍,周莲娇对看望她的公民行动者透露,当局出示的文书让她过目后即被收走,但是她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周莲娇说,上海政府安排的专家鉴定董瑶琼患精神病,株洲市第三医院的鉴定结果与上海的一致,只能听从政府安排。不过,据见到董瑶琼母亲的公民行动者介绍,周莲娇也表示,希望有独立专业机构为董瑶琼尽快重新作精神鉴定。她表示将拒绝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她说,情感上难以接受女儿被精神病,但她宁愿相信女儿真有精神病,不相信正常人在精神病医院被治疗出精神病来,并说治疗一段时间也好,等女儿出院后她再去打工。

消息来源披露,董瑶琼今年四月办理了离婚手续,目前5岁的儿子由前夫李凯歌抚养。据悉,李凯歌周日对湖南公民行动者表示,离婚是董瑶琼提出的,他起初并不想离。李凯歌对公民行动者披露,上海、株洲和攸县警方近期都找过他。李凯歌表示,至少在跟董瑶琼一起生活期间并未发现她精神方面有问题。他还表示,可能会在适当时候去探视董瑶琼。

泼墨女孩董瑶琼被送株洲精神病院
董瑶琼今年4月离婚后,其年幼儿子由前夫抚养。(湖南公民行动者提供图片)

美国之音记者周日致电株洲市第三医院多个病区科室查询,对方均称最近没有叫董瑶琼的人入院。有网友到该院打听到董瑶琼被化名办理住院手续,但用什么化名医院人士不便透露。

上海浦东潍坊新村派出所和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需要在周一上班后向该局宣传部门了解情况。

董瑶琼7月4日清晨在Twitter上直播了泼墨习近平宣传画的过程,声称反对习近平独裁暴政以及中共对其施加的“脑控迫害”,引发大批网民关注。当天下午警察登门将董瑶琼从住处带走,随后Twitter账号被删除。目前董瑶琼的Twitter账号已经恢复,然而仅能查看6月中旬以前的部分推文,泼墨视频和警察登门的照片以及泼墨前几周的推文则不知所踪。

美国之音在发生泼墨事件当天看到,董瑶琼在其推特账户里的自我描述是没有奴性,爱美国,承认她在关心政治之前是个小粉红。

泼墨视频直播事件发生后,广东肇庆的习近平宣传画被涂上泥浆,中国和其他国家一些地方也接连出现连锁反应,其中包括多处举行羞辱习近平像的抗议行为艺术和要求无罪释放董瑶琼及其父亲董建彪和艺术家华涌的声浪。广东网友王文彬因对习近平画像涂抹泥浆而被警方抓捕。老兵出身的广东画家苍鹰由于创作一幅毛泽东被泼墨的漫画而被强迫失踪。

与此同时,北京高层和中共党媒的宣传口径和排版出现一系列反常现象,习近平在党内被宣传为至高无上的权威似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摇撼,以至于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等嫡系亲信发出“定于一尊”的表态。

美国之音近日在北京、天津、黑龙江、内蒙古、贵州等地观察了解,突出习近平个人形象的宣传画和以往随处可见的与习近平思想或新生代有关的政治标语已经被紧急悄然撤下。网传北京市顺义区社会 宣传环境布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通知,要求限期在全区范围内撤下与习近平和十九大有关的政治宣传看板和标语口号。

泼墨事件发生后,网民对于董瑶琼所说的“脑控”争论颇多,有人认为董瑶琼存在精神疾病,“脑控”说法属于妄想。众多网民和董瑶琼的父亲董建彪则认为“脑控”意为中共的洗脑教育方式。

在华涌与董建彪被国保带走前的网络视频直播中,董建彪否认家族有精神病史,坚持认为董瑶琼无罪。五十多岁的挖煤工董建彪表示,事发后曾有两名上海警察到他打工的煤矿了解情况,指其女儿攻击国家领导人并询问家族精神病史,但没有出具任何手续。董建彪表示,他十多年前迫于为学习成绩优异的女儿筹集大学学费而盗窃煤矿价值三千元的铜,因此被判刑9年(服刑7年半后获释),读高三的女儿因为父亲入狱而辍学开始打工。

因多年坚持上访维权而被6次关进精神病院的苏州退伍军人朱永健对美国之音表示,董瑶琼跟他本人以及许多其他被送进精神病院的维权人士的情况相似,都属于政府行为。

朱永健:是政府行为,政府不讲道理的。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打110没用。

朱永健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部队服役。他表示,他上访维权过程中被送精神院,遭强力捆绑并被大剂量灌服抗精神病药物后又被送进拘留所和劳教所。他说,当局安排给他作的了精神鉴定,出狱后才看到了这份“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上写着“鉴定诊断:偏执性人格障碍。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对于董瑶琼事件,这位曾经是中共党员的54岁维权老兵指出,依照法律,精神病人住院治疗必须得到家属同意,但是他本人被警方哄骗强制送进苏州广济医院(精神病院)根本没有合法手续。

朱永健:这个按照规定要有家属同意呀。她是否有精神病?一定要有家属的同意。像我去年9月8号,他们就偷偷的,开始说我们给你调查,他就直接给你送精神病院了。

根据访民反映,被关精神病院是当局打压访民的手段之一。山东访民徐学玲曾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2008年3月徐学玲被鉴定患“癔症”,徐学玲认为自己“被精神病”坚持要讨说法,结果再次送进精神病院。2016年,山东省新泰市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徐学玲有期徒刑四年,法院判决书称徐学玲向维稳人员索要财物,镇政府迫于稳控和考核压力给她钱。而在徐学玲获刑前又被鉴定为“上访过程中无精神病表现”,当地信访办主任和政府工作人员也表示,徐学玲“就是正常人的精神状态”。

新闻来源:VOA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