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被注销执业证 中国维权律师继续受压

程海被注销执业证 中国维权律师继续受压

程海被注销执业证 中国维权律师继续受压
2018年2月11日,北京律师程海认为司法局无理注销其律所,于是到法院提出控告。(程海提供)

北京市司法局8月9日决定注销北京维权律师程海的律师执业证。程海已经提出行政复议,表示注销决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展开新一轮打压行动,今年已有多位维权律师因政治原因被吊销执业证。事件显示,中国维权律师的生存空间正持续收窄。

北京市司法局发给程海律师的决定通知表示,由于程海没有在6个月之内获得其他律师事务所聘用,因此决定注销其执业证书。

此前,程海律师成立和任职的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于今年2月被北京市司法局以逾期未接受年度检查考核为由,强制注销牌照。

本台记者致电程海律师了解情况,但电话一直被挂断。

对于北京司法部门这次的相关举措,北京律师梁小军解释说:“中国的律师不能独立执业,必须要和某一个律师事务所有聘用合同,在这个律师事务所工作,挂在律所名下去做法律业务。这个律师事务所对律师而言是职业机构。法律规定,如果6个月之内没有职业机构聘用你(律师),执业证就要被注销。注销之后就不要再想做律师了。”

梁小军补充表示,这些被吊销执业证的律师们大多数的情况下根本找不到“职业机构”聘用,因为:“ 中国现实问题。如果这个律师是做维权的,还被司法行政当局关注到了,这位律师很难从一个律所换到另一个律所。律所如果不能要律师了,就会逼着和这个律师解除聘用关系,就很难会有另外的律所接收这位律师。”

山东维权律师祝圣武,2017年9月在网上公布维权人士王江峰案的辩护词而被当局吊销律师执业证,是中国第一个因“言论违法”而被吊证的律师。

北京市司法局2018年1月正式吊销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的执业资格,理由是余文生被律所解聘超过半年,还没有受聘其他事务所。余文生曾代理多起涉及拆迁和上访的案件,并曾出任“709案”被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

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今年1月23日发布消息表示,广东省司法厅突然对他作出吊销执业证的处罚决定。司法厅认为丁家喜、李蔚案受审期间,隋牧青扰乱法庭秩序,还有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会见陈云飞期间拍照。

今年四月,北京市司法局网站显示,“709”被捕律师谢燕益及李春富的执业状态为“注销”。

2018年5月,曾代理“非新闻”李婷玉案的黄思敏律师执业证被注销。据了解,在武汉市司法局多次压力下,原所于2017年8月不再续聘黄思敏律师。

广西司法厅今年5月14日发布文件表示,广西律师覃永沛在二十多年前冒用他人文凭参加律师考试,因此撤销其律师执业许可,并注销律师证。覃永沛指出,由于他名下的百举鸣律师事务所是广西人权律师集中的地方,司法部为了要取缔他的律所而对他进行打压。

“709案”被捕律师李和平,还有曾代理“709案”的湖南维权律师文东海、杨金柱2018年6月先后被司法部门裁定吊销执照。

据统计,自去年9月开始,中国各地已有十多名维权律师因发表批评政府言论、替委托人维权等各种政治原因受到吊销执业证、停止执业、律师年度考核被评“不称职”等惩罚。三家律师事务所被吊销营业执照,其中就包括“709”律师之一周世峰所负责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而根据司法部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周世峰因“故意犯罪”,被吊销执业证书。

北京律师梁小军就中国官方对维权律师的持续打压告诉记者:“官方在对待律师的态度上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想让律师去粉饰依法治国的态势;另一方面担心律师过度宣扬、维护权利,危害执政党的统治。所以对律师(执业权利)既有保障又有限制。中国律师是维护党的统治的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

梁小军强调,维权律师们会以坦然的心情面对将来可能发生的压制,做好该做的事情,以求对得起自己良心和职业道德。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