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拆清真寺 新疆县长会有什么后果?

拒拆清真寺 新疆县长会有什么后果?

新疆一座清真寺的顶部的月牙被拆除,门口被挂上国旗(图源:寒冬)

新疆的穆斯林人士不分性别、年龄,也不管你官大官小,只要涉及伊斯兰宗教信仰,不将宗教“中国化”,都可能会被送入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一名哈萨克斯坦公民披露,她的表哥,新疆托里县前县长,因在任期间拒拆清真寺被送入教育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本周三(6日)再度重申,新疆不存在所谓的拘留营。一位从拘留营获释的哈萨克族人对本台讲述了他个人的经历。

一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妇女努尔加纳提.乌兰拜,本周通过视频发出求助,要求国际社会关注他被羁押的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儿特向本台提供的一段视频中,新疆托里县前县长卡哈尔曼.阿合曼的表妹讲述表哥被抓的情况。该组织成员热依斯汗本周四(7日)用汉语说:“哈萨克斯坦公民努尔加纳提.乌兰拜,申诉哈萨克斯坦政府和全世界各个人权组织,我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湾县人,新疆托里县县长,在任职期间拒绝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营,到今天为止,已经18个月了,没有任何音讯,不知死活。”

努尔加纳报称表哥卡哈尔曼拒拆清真寺被捕。(视频截图/乔龙提供)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本周二曾公开呼吁北京停止对居住在中国境外维吾尔人的一切骚扰,并允许他们与家庭成员自由交流而不受任何影响。他还提及多起案例,其中包括维族活动人士见美国官员之后,在新疆的亲属被带走关押虐待,甚至死亡。

中国外交部就蓬佩奥的相关言论

对此,中国外交部就蓬佩奥的相关言论,周三作出回应。发言人耿爽说,新疆不存在蓬佩奥所谓的拘留营。美方打着宗教人权的幌子,一而再、再而三污蔑抹黑中国的治疆政策,发表毫无根据、悖离事实的错误言论,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耿爽重申,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涉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反恐和反分裂问题。

对于中国外交部否认新疆有拘留营的回应。现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新疆居民努尔兰.库合都伯周四对本台说,他曾居住在新疆伊犁察布查尔县:“我叫努尔兰,住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不查尔锡伯自治县种羊场,大概的情况全部跟你说一下。”

从新疆教育营获释的努尔兰.库合都伯。(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现年56岁的努尔兰通过翻译对本台说,2017年8月15日,他持中国护照从哈国返回中国,9月3日他被无缘无故的带到察布查尔县政治教育培训中心,进去后才发现那是一所监狱:“我因被无理关押到这里感到非常愤怒,突然犯了突发性心脏病,差点失去生命。然后有几个国保把我带到县医院。我在那里接受了一个星期的治疗,又被带到了集中营。在集中营里,穿迷彩服的狱警手持电棒,每天对我们大吼大叫。”

努尔兰说,该教育营内羁押了一万多人,管教说他们都是罪犯:“我们所有人去上厕所,必须要在5分钟内上完厕所。吃饭前要唱红歌,吃饭、来回,限时10分钟。我们被关押的大约有一万四千人。他们把我们分成三类,强班、中班、普班。我在普班,普班也有酷刑室。”

从中国新疆逃亡哈国的哈斯铁尔,接受哈国安全人员调查。(阿塔珠尔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新疆再教育营囚室传出惨叫声

今年获释后,来到哈国的努尔兰说,他当时见到不少人被拖出囚室殴打,十分恐惧:“会有人被带出去殴打,经常听到他们的惨叫声。”

在教育营内,有羁押者被强行注射不知名药物。努尔兰说,他至今感到身体不适,相信与被注射药物有关:“2018年1月3日,我再一次犯心脏病,被带到察布查尔县县医院旁边的防疫站,防疫站大门口有军人戒备,围墙有防护铁丝。1月10日,防疫站的医护人员威胁我,要我接受注射。说我不接受的话,是假装患心脏病,会将我判刑。”

努尔兰的妻子收到的培训中心告知书,被人冒名签署。(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呼吸困难

努尔兰无奈之下,被迫注射不知名的药物。其后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包括呼吸困难,不能大声说话。去年1月28日,努尔兰再次回到教育营。他说当局罗列了160条罪行,强迫被羁押者自己“认领”其中任何一条或几条罪状,有的罪行是“曾经去过哈萨克斯坦”,又要求每人会写3000个汉字,否则不会释放。当努尔兰达到当局要求后获得释放。回家后,努尔兰发现,他的大哥、妹妹全被软禁。

努尔兰的妻子阿伊努尔(音)是一位退休教师,努尔兰说,他被羁押期间,其妻子被要求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读认罪书,内容是感谢中国政府给他们悔改的机会。

记者:乔龙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来源: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