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市一基督徒被通缉 两年后被中共抓捕惨遭酷刑

乌海市一基督徒被通缉 两年后被中共抓捕惨遭酷刑

辛明亮,男,时年57岁,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人。

第一次被抓逃跑后被中共通缉

1999年4月12日下午3点,辛明亮和二十多名基督徒正在乌海市一聚会所聚会,遭到警察抓捕,现场搜出的信神书籍、基督徒的个人笔记等一并被扣押。随后,警察强行将辛明亮等基督徒押到该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给辛明亮等十几名基督徒登记了姓名、住址,后来,辛明亮趁警察吃晚饭的机会逃离派出所。过后警察发现辛明亮逃走后,气急败坏地赶到他家搜家,一番搜查后,没有找到信神的任何证据。但警察却不肯轻易放过他,国家安全局、国保支队就给辛明亮扣以“‘东方闪电’头目”的罪名,在网上公开通缉他。此后,辛明亮有家难归,逃亡在外。

另十余名基督徒于第二天被释放。1999年7月,辛明亮的母亲去世,当地国保支队精心谋划安排便衣警察在辛明亮家附近进行布控,欲趁辛明亮回家奔丧之机将其抓捕,未遂。

辛明亮第二次被中共抓捕并惨遭酷刑折磨

2001年7月12日,辛明亮因惦记女儿,便从外地偷偷回到乌海市。

7月14日晚,辛明亮在妹妹家刚吃完饭,就被恶人举报,遭到国保支队的两名警察的强行抓捕。到了国保支队,一刑警针对教会的相关信息审问辛明亮至晚上10点多,无果。几名警察就开始轮流狠扇辛明亮耳光,甚至还用脚踹、用电警棍打,还强制辛明亮夜里一直站立,不许睡觉,致使辛明亮头昏脑胀、特别痛苦。

7月15日早上8点,警察给辛明亮戴上手铐,将他押到刑警队。上午10点左右,国保支队的警察就“为什么这些年在外地,在外地主要干什么,都去过哪些地方”等问题逼问辛明亮,均无果。警察见问不出什么,就将辛明亮带到一间极其狭小的房子里,铐在一根大约一米高的管子上。辛明亮被控制在管子上站不起,坐不下,只能弓着腰俯着身子,这样的姿势从中午12点一直保持到下午7点,致使他的腰如同断了一样疼痛难忍。接着,警察又把辛明亮拖到院子里,吊在一根电线杆上,迫使其脚尖点地。当时正值三伏天,辛明亮浑身汗如雨下,他不仅要忍受口干舌燥的痛苦还要忍受蚊虫的叮咬,长时间的吊铐致使铐齿深深地嵌进肉里,手腕处被锯齿磨破,钻心的痛苦让他感到生不如死。直至午夜1点,警察才将辛明亮放了下来。辛明亮从被抓到酷刑折磨的29个小时里,一直未合眼,也未进水米。此时辛明亮的体力消耗殆尽,已是奄奄一息。警察见状才暂时停止审讯,将辛明亮关进看守所。

7月25日下午3点,警察再次将辛明亮押到国保支队对其采取“车轮战”式审讯来逼他出卖教会。直至7月26日午夜1点,审讯仍无果,警察气急败坏开始对辛明亮进行新一轮的酷刑折磨。

他们将辛明亮双手反铐在一张单人床的木质床头上,令其仰面朝上,身体伸展,腿绷直,脚着地(腰部没有任何支撑),使他的身体与床腿和地面构成一个直角三角形。不一会儿,辛明亮感到全身撕心裂肺的疼痛,犹如被五马分尸一般。四十分钟后,辛明亮因无法忍受剧痛,晕厥过去,警察怕出人命才将他放下。审讯持续到27日晚上8点,仍无果。无奈,警方只好将辛明亮送回看守所。

9月4日,中共警方在没有任何证据且羁押期限已到的情况下,强制辛明亮上交6000元保证金,并勒令其不许外出,才将辛明亮释放。接下来,辛明亮被迫每周一次去国保支队报到,持续一年时间。此后,辛明亮一直被国家安全局监控,丝毫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