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难民人权应该得到保障

宗教难民人权应该得到保障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中)、罗西塔·索丽特女士(右一)接受记者采访

近年来,随着中共政府对宗教信仰的打击不断升级,全能神教会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也逐渐被外界所知,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权组织和西方学者开始关注并深入研究该教会,其中包括意大利著名的新兴宗教学者、新兴宗教研究中心主任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和国际难民宗教自由观察站现任主席罗西塔·索丽特女士。2018年3月29日,他们在韩国首尔就宗教难民人权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韩)记者对两位专家、学者的采访:

记者: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们!我来自国际笔会,北韩亡命笔友会理事长,而且我也是来自于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驻韩)记者。请问,您什么时候开始了解全能神教会的?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帮助这个教会?

英特罗维吉教授:我研究新兴宗教已有35年。作为一名学者,我的研究重点就是世界各地(包括亚洲)的新兴宗教。在2013年左右,一些中国学者用英语发表了一些关于全能神教会的首批学术资料,从那时起我就读到了关于这个教会的一些资料。我也参加了一些讨论全能神教会的会议。过去,在西方学术界,很少有人对研究全能神教会感兴趣,可能全世界也不到十位。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中共)于2017年两次(6月,中国郑州;9月,中国香港)邀请我去中国参加他们组织的有关全能神教会的会议,但是我想说其实是反对全能神教会的会议。实际上,从中共的角度来看,他们邀请西方学者很可能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我们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共识。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两次会议对我们很有帮助,因为我们获得了很多中共政府和中国媒体发布的有关全能神教会的文件。通过研究这些文件,最终我们得出结论:实际上,这些针对全能神教会的指控都不属实。我坚持我们要根据中共自己提供的文件而得出结论。我们曾试图去理解并尊重中国政府的观点,并仔细研究了中国政府给我们的所有文件。根据研究结果,我们得出结论:全能神教会遭受迫害并不是因为他们犯下的任何罪行。事实上,他们没犯任何罪行。他们受迫害是因为他们的信仰。如果他们是因为信仰而遭受迫害,他们就有权得到宗教自由拥护者的支持,也有权在其他国家获得难民身份。

记者:像我们北韩人,也都是经由中国来到这里的,所以在那里也能体会到对宗教迫害的事实。而且若被遣返到北朝鲜的话,会以信教、信神为由被拉去处决,或者被带到一个关押政治犯的监狱,在那里是永远出不来的。您对于中国的宗教迫害是怎么看的?

索丽特女士:首先,这些国家都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而信仰自由是人权的一部分。如果哪个国家不尊重人权、不尊重信仰自由,它就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对于我们所有人和我们的政府来说,我们有一套道德标准,比如生存权、就业权。信仰自由权也一样,这是最基本的权利,也是一切生活的基础。所以,如果哪个国家不尊重信仰自由还因信仰而迫害人民,那么就能看出它不仅推卸了责任还违背了它们所作出的承诺,就这么简单。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中国。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如果在法律中,明文规定信仰某些宗教就是违法,信徒就会被抓捕、被迫害,那么我认为,这就根本不需要再提供什么证据了,因为(迫害)已经被列入了法律,即中国的司法系统规定这些人违法了。也就是说,他们被剥夺了信仰的权利,这是无法接受的。我的组织(国际难民宗教自由观察站)致力于处理人们因受迫害而到海外寻求庇护的难民问题。我得出同样的结论,我们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因宗教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也就是说难民所在的东道国应该给予他们政治庇护。这是很简单的论证,都是从尊重人权的角度出发的。

记者:您二位也认为这些人可以被认定为难民吗?

索丽特女士:必须的。他们应该得到庇护,因为所有必需的证据我们都有。根据国际法,他们有权利被赋予难民身份,我们没有理由说他们不是难民。因为他们所有的特征都符合宗教难民的定义。

英特罗维吉教授:我们认为有两方面证据:如果你是全能神教会成员,在中国就要坐牢。不需要提供什么证据来证明个体受迫害,因为证据就在中国法律中,写在中国刑法的第300条中了。中国政府已经把这部刑法的英文版本放到网上了。根据这一条,利用邪教将被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邪教指的是非正统教义。在实践中,通过中国发布的名单,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些组织属于邪教。全能神教会被定义为邪教并列在名单里。那么,什么是“利用邪教”呢?在此,我们来看一些判例。中国政府网站正式发布了许多这样的法庭判决,利用邪教就是指在邪教中表现活跃的意思。那这个解释的范围是非常广的。只要你在家里放了一些被定义为邪教组织的书籍,那就构成利用邪教了,你就要进监狱。所以我们不需要再提供什么证据,因为法律里说的很清楚。如果你在全能神教会里表现活跃,你就要进监狱。所以我认为,我们惟一要取证的、政府也有权取证的就是:XX先生或XX女士的确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成员。他们当然需要得到这样的证据,因为任何人都可以说:“我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所以韩国和欧洲政府要求个体证明其真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的理由是非常正当的。但是一旦确定这个人是全能神教会的成员,那他/她回到中国就会被抓,这个事实是很清楚的。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这与(司法)解释无关,这是中国法律(规定的)。

记者:在国际范围内,不断的出现国家会以政权、权力来镇压难民和宗教(信仰)自由的现象。若要解决中国共产党、朝鲜劳动党镇压宗教的问题,国际社会该怎么作呢?这些人是做不了(什么)的,必须得我们来帮助,但是该如何做呢?

英特罗维吉教授:我觉得我们要尽快采取行动。首先,律师需要在那些签订了国际法的国家中继续奋斗。当然联合国、联合国难民署等国际组织也应该介入。然而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每个国家的手中,那么就应该说服这些国家、这些法庭来维护他们获得难民身份的权利。

索丽特女士:联合国难民署,尤其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他们仍应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尤其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一套程序,如果成员国和非政府组织能积极地起来捍卫、真正地为保护人类而努力呼吁,那么,难民问题就会有转机了。联合国难民署的直接职责就是保护难民,而人权理事会的职责就是保护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

韩国KNS相关报道:http://www.kns.tv/news/articleView.html?idxno=415665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