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家:孙文广被抓是中国当局打压反政府情绪行动的一部分

观察家:孙文广被抓是中国当局打压反政府情绪行动的一部分

观察家:孙文广被抓是中国当局打压反政府情绪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当局抓捕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而且是在美国之音现场电视广播的电话采访节目上抓走他。目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统治正在受到严重的挑战。
一些观察家表示,这种局面导致中国的安全机关采取迅速的行动打压正在日益崛起的反政府情绪。当局认为这种情绪是对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威胁。
孙文广教授被“强迫失踪”已经三天。中国国内外的人权活动人士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这位84岁的教授。他们担心,中共当局会对他实行酷刑,对他提出刑事指控,或酷刑兼指控。
活动人士还敦促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改变其政治和司法体制。他们说,中国政府正在继续滥用权力,镇压异议人士。
中国国内的孤立的独立声音
人权捍卫组织的共同发起人迈克尔·卡斯特说,“发现社会上有一点独立的声音就予以打压,这绝对属于习近平当局的做法。”孙文广被抓走“与中国大陆的政治形势有关,其中包括习近平的(绝对权威)形象近来受到来自体制内外的挑战。”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则表示,这种事情也可能对中国当局构成一种安全方面的担心。
卡斯特补充说,中国当局加强了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孙文广就成了一个明显的目标,因为他长期以来对政府提出批评,而且签署了《零八宪章》。那是由已故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牵头起草的宣言,鼓吹实行若干改革,最终实行分权,制定新宪法,在中国实行立法民主。
大胆直言
最近中国出现假疫苗丑闻,中国又与美国发生贸易纠纷,经济形势吃紧。这些事情的发生使批评者变得更加大胆,并公开质疑习近平的大权独揽。批评者包括北京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他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中国学术界人士对习近平的一次最尖锐的批评。
美国《纽约时报》星期三报道说,在中国知识分子的声音日渐消沉之际,许章润“挑战了”政治禁忌。
许章润敦促中国政府给1989年要求民主的天安门抗议活动平反,要求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投票恢复被取消的习近平国家主席的两届任期限制。
目前许章润正在日本访问。很多人在等着看中国当局在他返回中国之后如何对待他,或者他是否会促使其他人也站出来大胆直言。
无休止的骚扰
在许章润之前,孙文广就一直大胆直言。这使他成为中共政府持续不断的骚扰目标。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山东大学党委做出裁决,将孙文广的退休金削减几乎一半,理由是他发表颠覆性言论。山东大学党委还发出威胁说,假如他继续对外国媒体发表谈话,就要把他的退休金全砍掉。
孙文广有好长时间一直被严密监控。国安部门的人在他的家外安营扎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消息来源告诉美国之音中文部说,孙文广目前被羁押在济南军区的燕子山宾馆。 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先后联系了济南公安局山大路派出所、山东大学公安处及该校宣传部,济南市公安局宣传处和济南市外办等,但这些官方机构都不予评论。
现在外界不清楚孙教授被羁押的其他细节情况。人权活动人士担心当局下一步会如何处置孙教授。
卡斯特说,“中国的司法系统完全是服务于中共的意志,假如他们决定要给他罗织一些罪名,他们会罗织。或者,他们会羁押他一段不确定的时间。”
他说,孙文广可能会跟他一度的辩护律师王全璋一样。王全璋失踪了三年多没有任何音讯传出,尽管他据说是被关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有一个以前的同事说是在那里见过他。王全璋的妻子说,有报道说,他的丈夫依然活着,身体和精神状况还可以。
孙文广也有可能被迫在电视上认罪。人权捍卫组织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中国政府越来越依赖非法强迫在押的人权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认罪来给国内外的观众看,并以此来震慑其他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
捏造的指控
湖南的人权活动人士欧彪峰说,除此之外,孙文广还有可能面临与外国势力勾结的指控。
欧彪峰说,至少,他会受到警告,或被软禁在家。或者,当局可以捏造一些罪名给他。比如,说他跟国外敌对势力勾结。他说,中国当局在镇压中国公民说真心话的时候是“野蛮的,可笑的,邪恶的”。
包括记者无国界在内的国际人权组织已经联合起来表示支持孙文广,并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他。
记者无国界发表声明说,“这位教授以他的积极反对新闻审查和宣传而著称。记者无国界要求立即释放他,并强调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明文规定。”
“台湾人权促进会的秘书长邱伊翎说,“中国现在或许更富裕了,但肯定没有更自由。中国政权加强了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镇压,逮捕律师,使用高技术手段全面监控公众的网络言论和网下的言论。中国已经太过分了。”
新闻来源:VOA

相关新闻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