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接受北京任命主教 教宗也向习近平低头?

梵蒂冈接受北京任命主教 教宗也向习近平低头?

据美国之音报道:星期四(2月1日),就在新版《宗教事务条例》在中国施行的同一天,梵蒂冈传来消息,教宗方济各决定接受七名由北京任命但为罗马反对的主教。

中国官方天主教会的天津圣若瑟主教座堂院内有关响应教宗方济各发起的法蒂玛圣母显现一百周年活动的通知。(2017年资料照) 图片来源:VOA

种种迹象显示,梵蒂冈正迫切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此前,梵蒂冈要求中国两位获其任命的“地下”主教让位给官方人选。反对者说,在中国越发钳制信仰自由的当下,教廷却不断向威权政府低头。

有宗教学者认为,教廷对北京已经展现出最大诚意,但目前还看不到北京有任何切实的修好行动,除非梵蒂冈放弃一切原则,否则谈论恢复邦交还为时尚早。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四说,多年来,梵蒂冈不承认这七名主教的地位,视他们为非法主教,因为北京未经教宗认可,自行“祝圣”的做法违反教规 。如今,教宗方济各决定取消将他们逐出教会的决定,承认他们为各自教区的领袖。

报道援引知情人的话说,尽管尚未签署成法,梵蒂冈已经非正式地将教宗的决定知会北京, 并将于春天正式对外公布。梵蒂冈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主教任命

另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未来几个月内会正式签署。报道称,这将为双方关系带来历史性突破,并有望重建中梵断绝了近70年的邦交。

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认为,现在谈论恢复邦交为时过早。 他说,这些报道忽略的一个问题是,根据双方协议,中国也必须认可梵蒂冈指定任命的几十名“地下”主教,但是目前看来北京方面没有任何切实行动。

“中国方面的表述一直都相当有限,”他说,“可以想象的是,中国当局中有些人会很希望跟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不论是从外交和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在外交上孤立台湾的角度考虑,都会觉得和梵蒂冈恢复关系是有必要的。”

杨凤岗认为,但是在执政者内部,反对和梵蒂冈建交的声音和势力也很强大。他说,这些“战斗的无神论者”对宗教,特别是天主教疑心很大,会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任何有利的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无论梵蒂冈方面做出多少妥协,都不太可能在外交关系上有很大进展。 梵蒂冈方面除非是完全放弃任何原则,否则很难建交,” 他说。

教宗方济各2013年上任以来,一直努力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也不讳言对中国的赞美。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中国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说到‘伟大’就会想起的地方。”

汕头事件

从2014年起,中梵代表在罗马和北京进行了四次秘密会晤。在去年12月的会晤中,梵蒂冈代表要求两名“地下”主教让位给北京指定的主教。知情人说,其中一名“地下”主教、88岁的庄建坚听到这个消息后难过异常,在从北京返回汕头的路上眼含泪水。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听闻此事后曾赶赴罗马,与教宗私下会晤。在反对中梵修好的声音中,陈日君的批评来得最为直言不讳。他曾在多个场合说,教宗方济各不了解中国共产党。

陈日君对BBC中文网说:“方济各很有爱心,同情穷人,可是他就是不了解共产党。他认识的共产党是南美洲的共产党,帮助穷人,所以他对共产党是容易起同情心的。可是苏联的共产党、中国的共产党不同啊,他们是难为人的,千千万万的人被他们害死了。”

陈日君说,他曾在中国大陆教会工作七年,那里的主教完全受控于当局。共产党的目的就是要控制宗教,不仅是对天主教,而且是控制所有宗教。他们现在已经控制得很好了,所以不会做出让步。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图片来源:VOA

教廷表态

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1月底接受梵蒂冈官网采访时解释了教宗为什么要跟中国政府对话。他说:“正在进行的对话中,圣座的主要目的恰恰是维护教会的共融、纯正的传统和恒定的教会纪律的共融。你看,中国不存在两个教会,而是两个蒙召走逐步修和的道路迈向合一的教友团体。为此,这不是两种对立的原则和机构维持长期的冲突,而是找到现实的牧灵解决办法,使天主教徒们善度他们的信仰、在中国的具体背景下共同继续福传事业。”

帕罗林说,宗教方济各了解中国天主教徒“所遭受的深重苦难”,但他呼吁中国教徒本着信仰,展望未来,“超越各种人的局限”,走上新的道路。他说,他相信中国的天主教徒会理解梵蒂冈的做法。他说,中国的教徒会明白“我们的行动是在对上主的信心激励下的,而不是回应世俗的逻辑。”

梵蒂冈官网星期五(2月2日)发表新闻发布中心主任伯克的声明,点名反驳陈日君枢机主教等一些人有关教宗不懂中国问题、梵蒂冈正在出卖中国教会的说法。

路透社援引一位不透露姓名的梵蒂冈人士的话报道说,教宗方济各密切关心着中国的问题,并支持让那两位一直效忠梵蒂冈的主教转任教区其它职务的建议,以促进跟中国政府支持的主教达成全面协议。

信仰坚贞

根据世界宗教数据库,2015年中国有730万天主教徒参加政治支持的教会,另有1005万天主教徒在不被官方承认的“地下”教会敬拜。陈日君说,中梵关系改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徒。

“他们这么多年,就是因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在地下,现在要强迫他们进地上的教会,参加爱国会,这是很残忍的事情,”他说。

美国普度大学教授杨凤岗赞同这个观点。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不愿成为所谓爱国教会的一员,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出于对宗教的虔诚,对教会的坚贞,希望保持信仰的纯洁。”

他同时表示,但是从梵蒂冈的角度看,当一个国家分成地上和地下教会时,很多信徒会感到无所适从,所以从教会组织的角度,自上一任教宗起就一直希望地上和地下教会和好。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现任教宗非常努力地,甚至做出相当大的妥协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杨凤岗说:“我觉得他已经表达了最大的诚意,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方面不做任何妥协, 就说明没有诚意嘛。”

“就好像踢球,现在球不在梵蒂冈一方,球在中方这半场。中国方面愿不愿意改善关系才是决定性因素,”他补充道。
新闻来源:VOA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