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迫害成为宗教难民

因中共迫害成为宗教难民

李传颂在韩国首尔“宗教迫害和难民人权”国际会议上发言 (图片来源:宗教自由与人权)

大家好!我叫李传颂,是来自中国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今天能站在这里讲述自己受中共政府迫害的经历,我心里很激动。

在中国信神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面临被抓捕的危险,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政权的迫害。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有我们教会的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捕、判刑、坐牢。200561日,我也在传福音回家的路上被三个中共警察抓捕。

警察为了逼我说出教会的信息,用鞭子狠狠抽打我,还说:“像你们这些信神的人打死也是白死!”我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连上厕所都是犯人架着去。十多天后,刑警队长来提审我,让我在电脑上指认弟兄姊妹的照片,我不肯。一个年轻的警察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猛地甩到地上,狠踢我的腰。然后他们给我铐上马牙手铐,让我两手平举蹲马步,用烟头烫我的手腕,一边烫,一边说:“好玩啊,像烤肉似的吱吱响……”我疼得心都快跳出来了,看到他们以折磨人为乐,我心里很气愤,也感到很寒心,心想:难道你们就没有母亲吗?怎么对信神的人这么残忍!他们看我还是不说,就用皮鞋的后跟狠劲跺我的脚,我的左脚二脚趾和三脚趾被跺骨折,我疼得浑身冒汗,嘴唇都咬破了。警察又把我薅起来,用膝盖猛撞我左侧的股骨头,导致我的股骨头塌陷,不能走路了,只能两手撑着地,拖着双腿往前挪动。

第二天,警察看我一直不交代,就说:“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治你,给你打一针你就什么都说了。”我一听这话心里很害怕,如果给我打针,我的大脑失控,就会说出教会的情况,就会连累其他弟兄姊妹,我就想咬断舌头。当我使劲咬舌头时,血一下子喷到嘴里,我的舌头开始肿大变厚,厚到顶住了上颚,嘴张不开了。警察看我说不出话了才没给我打针。

到了第三天,刑警队长看我不交代就恶狠狠地说:“告诉你,我们刑警队打死人不犯法!”说完,刑警队长把我的左胳膊掰断。然后他用一个黑色塑料袋套住我的头,用一个硬物不停地猛打我的头,我失去了知觉。当我醒过来时,看到自己躺在血泊中,头发、身上都是血,地上也流了一大片……我流了很多的血还没有死去,我真实地看到神的全能和主宰;当我遭受中共的酷刑折磨时,我的心是软弱的,甚至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是神加给我力量,才使我能承受住中共的残酷迫害。

后来我被判了一年劳教,在珲春市看守所呆了80多天。因我的病情严重监外执行9个月。监外执行期满,警察不许我再信全能神,也不许传福音,抓住就判重刑。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我又开始了四处逃亡的生活。

经受中共政府的迫害,我想起了全能神说的话:“……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中共无神论政府为了维持它的独裁统治,把中国建成无神区,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社会团体,只要形成规模,中共政府就寻找各种理由镇压、迫害、取缔。中共政府对外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欺骗世界人民,对内却是剥夺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把人民都奴役于它的权下,任它蹂躏、践踏、残害,连个上诉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基督徒的人格受到羞辱,人权受到侵犯,身心受到迫害,生命受到威胁,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自由地信神啊!

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始于1991年。2012年以后,中共政府借着各种媒体大造舆论,煽动民众举报,大肆公开抓捕、迫害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在这种恐怖环境下,我在中国已无处藏身,走到哪儿都要面临再次被抓捕、甚至有丧命的危险。20136月,我通过陈某办理了旅游签证来到韩国寻求避难。但6月下旬陈某回国时被中共政府抓捕,我的身份证、护照复印件等我的个人信息也随之落入中共政府的手中。

20138月底,一个从家乡来的朋友告诉我:2013820日,四个警察去我家抓捕我,他们对我前夫说:“要是抓住她,非给她判无期徒刑!”

20161月份,在韩国的女儿接到她爸的电话,说几个警察再次找到他,对他说:“你前妻够判无期徒刑,她要回来一下飞机就逮捕,她要是回来,你必须上报。”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感到很震惊,中共政府已经把我迫害得夫离子散,有家难归,四处躲藏,如今我逃到了海外,中共政府仍没有停止对我的追捕、迫害。

2013721日,我向韩国法务部递交了难民申请,讲述了自己信神受迫害的经历,附上我的伤痕照片,中共文件等等,遭到不认证和异议驳回后,我又上诉到韩国行政法院、高等法院、大法院,20166月,大法院驳回我的请求。一次次的驳回,一次次的上诉,给我留下的只有无奈和失望。

20169月,韩国《宗教与真理》的月刊和网站上,竟然公布了我们教会逃亡到韩国的74名基督徒的详细信息,包括真名实姓名、性别、民族、在中国大陆的详细住址,其中34名基督徒还附有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数都是护照上的相片。我的个人资料和照片也全部被公开。按着难民法第17条规定:不管任何人对难民申请者等的个人资料和照片等,没有难民申请者同意的情况下,不得刊登在出版物或是利用媒体或信息通信网来公开。我的个人信息是怎么被韩国的宗教刊物掌握公开,我不得而知。

2017124日,出入境管理所收回了我的登陆证,我随时都有被遣返回国的危险。在韩国,有许多弟兄姊妹和我面临同样的情况,如果我们被遣返回中国,都有被抓捕和监禁,甚至被迫害死的危险。我希望更多的人权组织、正义人士都能关注全能神教会受迫害的事实,谴责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我也希望韩国政府给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难民资格认证或人道主义滞留许可。谢谢!

中文译稿

(来源:宗教自由和人权)

原文链接:https://www.rphrr.org/being-a-religious-refugee-due-to-the-ccps-persecution.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