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看守所:出口大蒜之源

中国看守所:出口大蒜之源

出口作为国家的经济支柱之一给中国带来了巨额外汇收入,但也不时有血汗工厂的报道见诸媒体。英国一家知名报社向世人展现了中国出口贸易中鲜为人知的一面:强迫监狱犯人做体力劳动。

天刚蒙蒙亮,看守所的门就打开了。一辆卡车载着几吨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大蒜头缓缓驶入监区,这里关押着正在服刑的犯人和待审嫌疑人。几小时后,这辆卡车驶出了看守所,而这一次货舱里却装的是剥好的蒜瓣。驱车两小时后,这些蒜成品抵达了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在这个出口全球八成大蒜的集散地,它们会在被装袋后出口到印度。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发表的调查报道向读者近距离呈现了高墙下神秘的一面。

位于金乡以南90公里的江苏沛县看守所是这篇报道的聚焦对象。当地一位大蒜商人向《金融时报》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不同监室的看守所犯人正在狭长的房间里处理刚刚运达的新鲜大蒜。

因为鲜有外人知道高墙之下正在发生什么,这些看守所和监狱的隐蔽性为强制劳动提供了绝佳的温床。

不论从中国法律还是国际贸易法来看,出口在看守所或监狱内制造或加工的产品都是违法的。但它的烙印已经无声无息地嵌入了中国规模庞大的产业链,以至于国外销售商很难得知产品的不法来源。

除了沛县看守所的大蒜生意,《金融时报》的报道还通过来自全国各地的消息证实了中国的强制劳动产业仍然方兴未艾。其中,广西桂林的监犯加工的手提包销往美国亚利桑那州,吉林通化的监犯加工的花圈销往韩国,山东烟台的犯人加工的家电线路销往全世界。而这些只不过是中国监狱系统内强制劳动现象的冰山一角而已。

近年来,中国劳工的薪资已经远不像从前那样低廉。受此前长期的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中国工龄人口正在下滑。来自经济和社会方面的诸多压力让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名片逐渐褪色。很多跨国企业为了追寻下一批廉价劳动力,已经把他们的视线转向了工薪更低的孟加拉和越南等国。成本和利润间的博弈使得中国供应商不得不想方设法压低成本,而犯人和嫌犯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目标。因为他们通过劳动换取的远不是金钱而是减刑或假释的砝码,供应商就可以利用这些特殊劳动力节省下巨大的生产成本。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多地政府近年开始整治合同工,当供应商接到紧急订单或人手不够的时候,他们只能选择分包或转包生产。这样一来,即便他们没有遵守与客户之间的供应合同,但他们至少没有触碰劳动法。经过层层分转包的供应链使得客户越来越难以证实产品来源的合法性,而这也是强制劳动能够占据出口加工一席之地的催化剂。

这群本就时常被遗忘的人备受强迫生产的折磨。《金融时报》报道引述已出狱的囚犯说,沛县看守所内长期剥蒜皮的劳动腐蚀了很多人的指甲,而因此暴露的皮肉在大蒜的刺激下使人痛不欲生。有些已无法使用双手剥蒜的人只能用牙齿啃掉蒜皮。

一位曾在吉林通化服刑的出狱犯人告诉《金融时报》,他常常需要从早五点就开始制作花圈直到晚九点。另一位曾在山东烟台服刑的出狱犯人也描述了相似的工作时间,还说他每个月最多只能休息一天。

中国目前拥有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监狱人口,有大约230万人正在服刑或等待受审。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综合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章)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